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暗巷组】互利关系(三十四/完结)

好不容易等到完结。这下养肥了。

鸽子咕咕呀:

三十四。


“先生?”被Graves拉着走的Credence轻声地说,“我们现在是要去……?”


“斜角廊。”意识到对Credence而言,自己走得太快的男人放慢了脚步。


“斜角廊?”男孩的脸上露出雀跃的表情,但很快又变成了疑惑,“可我们去那里为了什么?”


“魔杖。”Graves敲了敲一家坐落在街角,看上去特别不起眼,大门紧闭的店铺,“你的魔杖。”


Credence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扇破败的大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股诡异的吸力把他们往店内扯。


就那么一瞬间,穿过了木门后的二人就抵达了热闹的斜角廊。


“我的魔杖?”Credence难以置信地问,“我可以拥有……一根魔杖了?”


Graves低头看着男孩乌黑瞳孔中绽放的光芒。


“当然,”他宠溺地抚摸着Credence的脸颊,“你是我的养子。”


Percival Graves运用了自己的权力,给Credence制造了一个新的身份,虽然敏感的国会主席在不久后就察觉到自己下属的意图,並对此感到十分不满。


但在Newt和Graves再三的保证下,Picquery只能接受Credence体内的力量已经消失,无法造成混乱这个说法。


毕竟,在长达半个月的焦头烂额后,Percival Graves终算是复职了,国会主席可不想为了一个没有威胁的男孩,重新过回公务繁重得喘不过气的苦日子。


连国会主席也都默许了Credence的存在,现在的他,不仅是拥有魔杖,就连到学校学习魔法,也不会有人异议。


只是Graves一向都是一个狡猾的人。


他的狡猾体现于方方面面,例如——


月初的时候,Newt拿着白鲜香精打算替Credence治好他手臂上的伤口时,是Graves拦着了好心的Newt。


男人知道,想要当初极度抵触他的Credence重新接纳自己,只能透过对方行动不便作为切入点。


又比如他明知道Credence有多宠爱Amber,因此他才故意地把黑猫送回大宅中。


Amber在无意间成为了Graves的“人质”,成功迫使Credence答应跟他回家。


故此,即使Graves知晓入读魔法学校对Credence来说会是有多幸福,即使他同时清楚,Credence缺乏同年龄的朋友对他的成长不是一件好事也好。


Graves依旧不愿意把男孩送到伊法魔尼,因为这意味着长时间的分别,和各种不稳定性。


撇开Credence远大于一年级生的年纪不提,男孩是个内向的人,Graves心知肚明,这类型的学生在学校中一向都是不受欢迎的,他很难相信那些毛燥的孩子会有耐性跟沉默寡言的Credence交往。


再说,倘若真的有孩子有这般耐心接近Credence,这才是更值得Graves担心。


光是看到Credence亲近Queenie他们,Graves就已经很不满意,他不能接受男孩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跟陌生人接触。


“就是这里。”他们站在一家破旧的店铺前,Credence抬头看了看,发现魔杖店招牌上的字经历了多年来的风吹雨打后,已经彻底掉漆。


Graves转而站在Credence的身后,他双手放在男孩的肩膀上,稍微用力把Credence推进店里。


店铺里面没有架子,一个个细长的盒子就这样从地面堆积到天花板,Credence相信那些盒子都被施了魔法才没有倒塌,毕竟它们是那样歪斜而随性地叠在一起,有些地方甚至突然缺了一个盒子的承托。


Credence从Graves书房中的存书知道,魔杖学是各种学科中最为复杂的一种,这门学门需要极长的时间来学习和实践,往往光是入门就已经用了十数年的时间,而能坚持下去,又能成功制造出出色而有个性的魔杖的匠人,更是少之又少。


因此当Credence看到从柜台后伸出头来的老头子,他不由得肃然起敬。


“欢迎……”老头子的头发花白,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他混浊的棕色瞳孔被镜片夸张地放大,但似乎视力还是很差。


他魏巍颤颤的走到他们面前,用手托了托厚重的眼镜,似乎没有留意到Credence,他眯起眼睛仔细地看着Graves,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地说:“是你,Percival,怎么了,你的魔杖坏了?”


“我的魔杖很好,Mr. Taylor,”Graves礼貌地微笑着回答,他把手重新摆在Credence的肩膀上,又说,“我今天来是想要为他购买一个新的魔杖。”


Taylor这才发现站在Graves身旁的男孩。


魔杖匠人隔着他那厚重的镜片,用混浊的棕色瞳孔死死地盯着Credence,又是隔了好一阵子,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你好,年轻人。”


听到老人的说话,Credence连忙点了点头:“你好。”


“他不是Graves家的孩子,不是吗?”老头子依旧盯着Credence,轻声地问。


Graves家族是最初的那十二个傲罗之一,他们在美利坚落叶生根,一位位优秀的后裔让Graves这个姓氏响彻了整个美国魔法界,跟其他家族一起发展出巨大的权力范围。


Graves家族的每一个人都是在Taylor这边购买他们的魔杖,当然,除了Taylor以外,他们也没有什么选择,毕竟这位老头是美利坚最优秀的魔杖匠人。


但这对于Taylor来说是一份不得不提的荣耀,Graves家族的每一个人他都认得,可这个男孩,光从外表,老头就能确定他不是姓Graves。


“他是我的养子,”Graves的手紧紧地握着男孩的肩膀,“他是Graves家的孩子。”


“原来……”Taylor微微一笑,似乎觉得很有趣,“原来是养子。”


“他不够优秀。”看着Credence,Taylor可惜地摇了摇头,小声地说。


“你错了。”Graves决绝的否定让Taylor感到诧异。


“他的力量强大得可怕,现在……”Graves礼貌而不失威严地问,“可以请你为他选一根合适的魔杖吗?”


老匠人似乎是察觉到自己刚刚的轻率了,他点了点头微笑着退了下去,从众多的狭长盒子中挑选着。


到最后,当他们离开斜角廊的时候,Credence不仅多了一根冬青木龙心弦的魔杖,还多了一副纯银的巫师棋、一支昂贵的钢笔、几套崭新的长袍和好几本新书。


男孩不愿意让Graves把东西都拿着,他抢过了自己选的一套新的参考书,放在怀里面抱着,紧紧地跟在Graves的身后。


“先生……”Credence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后悔过吗?”


听到男孩的提问,Graves放慢了脚步:“后悔什么?”


男孩低着头把怀里面的书籍抱得更紧,他低着头迟疑地说:“收养我。”


“他们都认为我不够优秀。”


虽然没有Queenie读心的本领,但敏锐的Credence还是能感到那些人背后在想什么,也能听到他们在背后议论些什么。


不光是卖魔杖的人,书店的老板,服装店的店员,所有人都在质疑。


作为养子,Credence不够优秀。
作为养父,Graves表现出的关爱越了界。


“你就不怕那些人在背后议论你吗,先生?你家族应有的荣光。”


Graves头疼地叹了口气,他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突然转身把Credence怀里面的书本夺去,放在自己提着的购物袋里。


男人二话不说执起Credence的手,他们肩并肩地走着。


“我以为你应该清楚,”Graves回答,“我不在乎。”


Graves的手似乎永远都是那样地温暖,暖透了Credence的心:“你身上有我渴望的东西,而我能提供你所渴求的。”


“我们能走下去,走得更远,比任何人都。”


Credence着迷似的看着Graves的侧脸,他突然感到有些生气,他气自己为什么要问出这些问题,明明答案是那样地显然易见。


“对不起,先生。”Credence小声地道歉,悄悄地用力回握着男人的手。


他们能走下去,走得更远,比任何人也。


————
*收尾无能选手
*完结撒花,爱你们
*我去开新坑了
*新坑见❤️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