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这是一个11岁妹妹画的魔道祖师的蓝汪叽和魏WiFi。我是她老阿姨(T▽T)

【Spirk】【AOS】Best couple Chapter 0

有趣

鄢绫:

Summary:


地球人James Tiberius Kirk与瓦肯人S’Chn T’Gai Spock是一对人人称赞的伴侣。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彼此相爱。


但有一个人知道真相不是这样的,他不能说出真相并且还要帮助他们遮掩真相。




 注意:



  • 大量私设。


  • 半AU背景设定


  • 先婚后爱


  • 欺骗众人





Chapter 0


 


三个月前。


Paul是星联民政局纽约总部的职员,负责为所有加入星联的各星球种族们结婚登记,随着星联成立的时间越来越长,跨种族结婚的不在少数,每天都要有几个异星恋来这里登记结婚。


他自己偷偷做了一个种族登记集邮表,工作十五年了,这张表上种族集邮已经接近了尾声……不,应该说是迟迟无法达成目标,作为早期加入的星球,瓦肯星的瓦肯人基本不与外族通婚,所以更不会有瓦肯人跑到地球这里来登记结婚,而目前唯一一例瓦肯人与其他种族的婚姻是发生在大约三十年前,地球人和瓦肯人的搭配,而当时他还未入职,不能算进他的集邮册里。


日复一日的工作,Paul已经不抱希望可以完成集邮了。


在今天之前他还是这么觉得的。


不,应该说是在半小时之前他还没有想到一切会发生的这么突然。


Paul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两个人,无意识的开口问道:“两位要登记结婚?”


“是的。”


坐在他面前的两个青年同时点头。


Paul的眼神游弋,他忍不住看向其中一个青年那标志性的锅盖头与尖耳朵,微微泛绿的皮肤,又看向坐在旁边略显年轻的地球青年,暗金色的短发,蔚蓝的双眼,两人长相都是极为英俊的那类。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好,今天到他们这里来登记结婚的第一对竟然是瓦肯人与地球人!


啊,多么熟悉的配方……不是,搭配!下班回家的路上买个彩票吧,肯定能中。


应该是他愣神的时间太长了,坐在左侧的瓦肯青年皱起眉头面无表情地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右侧的那位地球青年略显无聊地打着哈欠,雾气充斥他的双眼,眼神也扫向他,却并不说话。


这位地球青年看起来太年轻了,Paul怀疑他有没有成年,但是碍于那位瓦肯人神色不善——说真的瓦肯人永远看起来都是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他并没有直接问出来。


“不,没有……”Paul摇头,拿出两份数据储备PADD推了过去,“请填写这两张表格,并出示您的合法公民证。”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包括瓦肯星的公民证。”


两人无言地接过PADD,并没有理会Paul的意思,直接在PADD上填写着自己的信息。


Paul注视着两人填好信息并与个人公民证件一同交付了过来,诧异过后Paul已经可以专业地处理面前的这一对登记信息,只是……


“Kirk先生,数据库显示您今年还不满18岁,未成年人结婚需要有监护人的同意,请问您……”Paul看向那位金发小青年,完全没有意外地发现这个小伙子真的是未成年。


这位未成年小青年无言地看向坐在左侧的瓦肯人,眉头微微挑起 ,Paul随着他的视线也看向了那位瓦肯人。


瓦肯人的眉头一直皱着,略显不满地看着他,并交付出一个数据卡:“瓦肯人的婚姻伴侣具有特殊性,这是我作为星际联盟军官上层所批复的信息,而Kir……”


“Jim。”一直没说话的人类小青年突然笑眯眯地开口。


瓦肯人顿了一下,略显僵硬地继续道:“……Jim,还有11.58个月成年,这里面也另有一份他监护人所签署的婚姻同意书。”


Paul觉得牙疼,都要结婚了瓦肯人还是这副教科书式的面无表情,真不知道这个小年轻为什么要跟一个瓦肯人结婚。


想归想,他还是按照程序查看了他们的资料信息,确认无误后,按照规定程序对他们进行最后确认。


“James Tiberius Kirk先生,您确定要与S……呃……”念到那位瓦肯人的姓名的时候,Paul不想承认地发现他的舌头不听话了。


这情景让一直都是一副百无聊赖模样的人类青年笑出了声。


这位名字不好念的瓦肯人开口:“称呼我spock就可以。”


“哦,好的好的。”Paul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James Tiberius Kirk先生,您确定要与Spock先生结为婚姻伴侣?”


那人类青年停下了笑,似是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是的,我确定。”


这副表情让Paul觉得奇怪,但是他没说什么,毕竟别人的婚姻是否应该成立不是他可以说的,他转头对那位一点笑意都没有的瓦肯人重复了一遍:“Spock先生,您确定与James Tiberius Kirk先生结为婚姻伴侣吗?”


“肯定的。”瓦肯人毫不迟疑地点头。


“好的,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两位就是合法伴侣了。”Paul交过了已经完成程序的婚姻证书。


拿过东西的下一刻,瓦肯人直接站了起来,连那个年轻人也站起来,他们只是简单地对他点了点头:“感谢您的帮助。”


接着就没有任何犹豫地走人了。


如此干脆利落没有丝毫喜悦感的婚姻,让Paul不得不盯着他们的背影看个不停。


其他恋人拿到证件后都激动得拥抱亲吻,能激动多久就激动多久,为何两位如此特立独行???吻一下也好啊???传说中的瓦肯人是如何接吻的,让我这个小人物见识一下好不好???






==============================


520快乐呀!开个新坑,顺便今天应该会把之前那篇完结。


新文应该会勤快更新!




这篇的主题是还算是一个急于证明自己中二傻X地球小青年据说不会说谎中二期同样没毕业的瓦肯人组合成为被人人羡慕的“最佳伴侣”的故事。


会沙雕,请见谅【

吼出心声

七花七夕:

今天的观后感是个咆哮体。
今天才二刷,一周了,出差去别的城市顺便约同学刷了,假装自己忘记复联3了!!!!
可TMD没法忘记啊!!!!
还是大屏幕看老冰棍夫夫美颜很爽啊!!
每次特写都是暴击啊暴击!!我已经很爱队长长胡子的样子了!!胡子盾最爱没有之一!这么好看威猛的胡子男谁能遇见啊!满世界都找不到一个好吗?!!!
我冬的大特写也是分分钟美颜盛世啊!!我喜欢这个男人怎么办!!!和胡子队长完全不一样的气质啊!大家都是胡子男为什么一个A爆一个软萌啊!!连声音都那么软萌啊!跟干脆面那几句对话软得不像话啊!那声线队长你怎么抵挡得住啊!!!!!怪不得要把他藏在瓦坎达这个世外桃源,没事就来个湖边私会啊!!!!这日子过得不要太美好吗??两年了队长留胡子了我可一点都看不出破破烂烂啊!!美爆帅呆了好吗??爱情的滋润不是开玩笑好吗??????
这么美好的日子怎么能就这么结束!!!!没过够呢好吗?????一辈子都过不够好吗!!!!!
那是队长背后的男人啊!!!!是他的狙击手啊!!!是他辛苦寻觅了多久才终于重新拥有的珍宝啊!!!!他的快乐不多的啊,可以肆意聊天开玩笑的人也不多的啊!!!重逢时罗杰斯先生那明媚的笑容,不瞎的人都觉得自己被闪瞎啊!!!多快乐啊!!!
我队三部曲,快乐的时光有多少啊???没多少啊!!!!数都数得清啊!!!一部好结局都没有啊!!!没有!!!从来没有啊!!!!!人家电影结尾是赢了赢了又赢了,我队是吧唧没了吧唧没了吧唧又没了啊!!!!!
我冬也是分分钟在倒霉的男人啊!!!!他就是惦记他的小史蒂夫啊!!!他从来也不想要多少东西啊!!!!我冬没出现的复联,结局是大家打完怪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啊!!!好不容易我冬出现在复联啦,结局又变成没了没了没了大家都没啦!!!!!!!
我冬还当着我队的面没的啊!!!就那么呼啦一下子啊,变成一大坨灰啪叽拍地上了啊!!!!灰飞烟灭啊!!!我队还目睹全过程啊!!!我都整懵了啊!!!我队显然更懵了啊,懵得心里六神无主了啊!!!!一百多岁了啊!!!四倍心脏也受不了的好吗!!!!
我这么爱BE的人都受不了的好吗??玩虐恋你不能虐了那么多年每次都虐啊!!!还一次比一次虐得狠啊!!!我的百岁老人们就想安安静静放放羊做做爱而已啊!!!
我为什么出不了坑啊!!我就是想看他俩有个宁静的结局而已啊!!!等不到我不甘心啊!!!年纪大啦,退休啦!!!放放羊做做爱吧!!!!!
他俩没结局我就离不开啊!!!把我队的狙击手还回来啊!!!!功与名都不过浮云一场啊!!!人们记不记住复仇者对我队来说都不重要啊!!!他要的就那么一丢丢而已啊!!!索克维亚协议就是一坨屎啊,那些不满过我队的人还记得吗?他们自己都不记得了吧???百岁老人什么都不计较的啊,地球要保护就出来保护啊,不需要保护就去湖边小窝找老伴啊!!!他保护了地球那么多次,地球就不能赐给他一个宁静的角落有个健康的等他回来的人吗??????
我队的人生乐趣就剩下巴基那努力而平静的生活了啊!!!老伴平安就是他最大的愿望啊!!他从一百多个国家手里抢回来的人啊!!说没就没了啊!!!!他自己也再也没有平静生活可言了啊!!!此生没战胜灭霸他就根本不再允许自己停止了啊!!!这生活哪里有乐趣可言啊!!!一点都没有了啊!!!

你们还在评论里给我发刀啊!!!2018年的我队毫无幸福可言好吗??最倒霉就是他了好吗??2016年的罗先生可以守着冷冻舱过日子多幸福!!2014年的罗先生可以开启追妻之旅多幸福!!2011年的罗先生一无所知多幸福!!!2018年的罗先生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得又复失都经历了啊!!
逆转未来啊苦逼的2018年的大胡子罗先生!!!怎么逆转啊!!!穿越回1945将掉火车的巴基捞起来丢到小酒馆喝闷酒的罗先生面前啊!!穿越回2011年告诉当时的罗先生打NMB的沙袋啊去打九头蛇啊,你媳妇被他们虐待啊!!!穿越回2014年抓住cos小美人鱼要逃走的冬兵然后摇醒当时的罗先生表示有屁快放有话快谈啊!!穿越回2016年撕了协议毙了泽莫直接将当时的罗先生领到罗马尼亚团聚啊!!
宇宙各个空间流传着大杀四方的大胡子男的神秘传说啊!!!每一个巴基都见过一个眼神忧郁的大胡子美男啊!!!
我2018年最英俊的队长啊!!!!吼出来舒服多了吗???并没有啊!!!还有一年啊!!!如鲠在喉啊!!!!!

被虐的说不出话了(剧透显著)

在出发去影院前回复了站冬盾的堂弟妹“CP可逆不可拆”。然后开开心心去看复联3了,然后………………就被紫薯精拆了CP。编剧你出来,我保证不一下就打死你。那一声Steve ?后发生的事,让我当下就炸了。为什么要让Steve 再一次失去,这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我就失魂落魄的回家了。目前,依旧失魂落魄中,

复仇者联盟3倒计时,在511我进电影院前,不刷微博,不逛LOFTER,杜绝一切剧透。再撂狠话,“剧透一时爽,全家火葬场[骷髅]”。朋友们,请自觉

Evanstan索引

StuckyLibrary:

1. 目前已收录完毕Lofter上已有的Evanstan,包括完结、未完结及坑,嗯,很多坑请注意,若不想看坑的GN可在“一发完”和“完结”里找文看,也推荐在糖多的现在大力催坑。


2. 未收录含拆CP文,抱歉。be向文仅收录在be子归类里,最后没在一起都被算作be,再次抱歉。


3. 早期的一些evanstan文很多已经被删了,若是有曾经转载过的小伙伴也欢迎告知,谢谢。


4. 依旧欢迎补充及推荐O(∩_∩)O


如果你相信,它就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它就是AU。








Hail Evanstan


——————————————————————————————


入坑推荐&文章列表


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番外:2014 亲爱的克里斯托弗  2015


寻欢 (番外: 独自等待  樱桃炸弹 梦中人 Chris手机里写给Sebastian未发送的短信(部分) Sebastian在看完Before We Go当晚写给Chris的话(手稿)


Several Sins (番外:Redemption )


Time in a Bottle


亲爱的Sebastian和Christopher 




春意阑


屯文根据地屯文根据地屯文根据地屯文根据地


——————————————————————————————


风格


现实向


半AU


小甜饼


日常


BDSM


PWP



一发完


完结(多发完)


长篇


论坛体


翻译


三桃(Sebastian/Chris)


——————————————————————————————


AU


校园


邻居/室友


同事


演员


导演


总裁


神父


黑帮


运动员


青梅竹马


其他


————————————————————————————————



5+1


ABO


Sex to Love


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Outsider POV


非人类


魔幻


求婚/婚礼


告白


片场


出柜


双向暗恋


一见钟情


破镜重圆


误会


现实梗


Stucky&Evanstan


Not a Happy Ending


站街


双性梗


————————————————————————————————


节日/生日


————————————————————————————————


提问


队3宣传


Kid


校霸X小胖子


吃醋


黑化


Stucky和Evansta互穿


Drunk


带球跑



万老师的笑容宛若恶龙

染黑兔子:

Marvel幼儿园,全员三岁半系列

p1猎鹰小朋友表示报告老湿隔壁床罗大盾午睡不按时睡觉放了一中午的闪光弹本宝宝还睡个麻痹哟

p3三岁半的内战!好像只有个别小朋友是认真的,其他小朋友表示打内战不如吃果果、打内战不如早恋、打内战不如上天……

p5爱笑的老师最可亲!

以及长胡子的小朋友的胡子是画上去的才不是过早发育呢胡子也不是本体什么的呢哼_(:з」∠)_                            

第一个反应居然不是帅,是好可爱ȏ.̮ȏ

幸福、不需要太大的快乐:

P1 “老关,你看我这身儿怎么样?”
   “把外套穿上我看看。”
P2 “好嘞。”
P3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帅,迷倒万千少女那种。”
P4 “你还想迷倒万千少女?嗯?”
    推到。
   “没没没,我迷倒关老师就够了。”

沉迷王老师的颜无法自拔嘤嘤嘤 (ᕑᗢᓫา∗)

【白夜追凶】三尺

慢慢看

桑之未落:

·剧情接第一季结束


·粮食向剧情向


·可能插刀


目录:<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一>
周巡是个愣子。


以前他一直想着抓住关宏宇这个杀人灭门的凶犯,哪怕这号人是老关的亲弟弟——原则就是原则,别的可以搁一边,他身上这身人民警察的皮却不是摆设。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从老关回队当顾问以来,成天在他脸前晃悠的居然不只是老关一个人,而是暗地里变成了俩。


现在他面前的人好像也有俩。


“老关,你他妈不仗义,从213那天就瞒着我,辞职也瞒着我,回来当顾问也瞒着我,还暗地里整什么有丝分裂一个变俩……你可把我骗得够惨的,咱们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信我。”周巡唬着眼,努力辨认着眼前的影子,伸手去拍老关,却拍了个空。


对方咧嘴笑起来,脸上的刀疤也微微扬起:“我说你是个棒槌,你还不信……瞧你这酒量……”长得跟老关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关宏宇挣扎着去数眼前的酒瓶,“才喝这点,你就撂了。还说呢,你俩,啊,你都认识他十五年了,不照样分不清我跟我哥?”


周巡怒了,审讯室里对着这厮表错了情的尴尬历历在目,声音一下子拔高一个八度:“你才是棒槌呢,你跟你哥一块多少年了,他想什么你都知道?”


“我们都穿过一条裤子了!”


周巡被堵得滞住,这话八成还真没错。他不知道老关跟关宏宇那些日子里糅成一个人轮班出现的细节,可想想也能猜个差不多。依着老关那谨慎,哥俩连衣服都公用也不是没可能。


他一想这事儿就来气,看着眼前这张脸也愈发地不爽快,嘴一秃噜,不中听的就往出蹦了:“穿一条裤子有个屁用,你哥都不要你了!”


关宏宇被灌下去的酒激得哆嗦一下,“你哥才不要你了呢,我们俩,我们是同一个卵……”


周巡大着舌头纠正:“受精卵。”


“同一个受精卵里分出来的……”关宏宇晃着酒杯里又满上的酒,一仰脖子倒了下去。喝完他就老实得像个鹌鹑,出神盯着杯壁,看着上面挂的细小泡沫一个个破裂,茫然的目光像个接触不良的二极管,一会儿亮,一会儿灭。


“他怎么就能抛下我呢……”关宏宇喃喃地问。


两个人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周巡上一回见着老关,还是仨月前的事了。追悼完刘长永,他们在墓园摊了牌,老关说要回家喂老虎,周巡也没拦他。


周巡知道老关不会逃——他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了,他的父母早已经过世,弟弟被他栽赃陷害受大了罪,徒弟一个个想着亲手抓他,他平时连个朋友都没有,一身经验才学抓人断案可以,搁外头混社会连关宏宇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他能逃去哪里?


周巡千算万算,到底没算到,居然是这个被老关陷害过的弟弟替他戴上手铐,坐在审讯室里。等他们回过神来再想抓人,晚了。


周巡叹了口气,抓起瓶子给关宏宇和自己倒上,直摇头:“你说你吧也挺爽快一人,怎么到你哥的事上就拎不清,老关把灭门案栽给你,你倒好,你倒好,啊,”周巡咣咣拍着桌子,“屁颠屁颠上赶着去给他顶罪,自己还搭进去拘了一个月。”


关宏宇跟他碰碰杯子:“你要这回改名叫关宏雷,也还来得及。”


“别介别介,消受不起,”周巡连连摆手,凑到关宏宇脸前,压低声音问:“老关真没跟你联系过?”


“你真没监听和监视我?”


周巡厚着脸皮笑起来。一个刑警,一个跟遵纪守法好公民不搭边的监视对象,偏偏能坐一块喝酒,边喝边聊灭门案现嫌疑人关宏峰,这事到底是为什么,大家心里门儿清,就看谁道行高。


关宏宇甚至已经想出了六套联络方案,只等他哥联系他,然后他会摁着他哥把213前前后后的所有细节都吐出来,想办法把一切查个清楚。


可他哥却像太阳底下的冰棱,消融得无影无踪。有人帮过他吗?他不在津港了吗?晚上他怎么办?他还活着吗?


关宏宇攥着杯子,眼神飘向一旁,轻微摇了摇头:“没有,一次都没有联系过我。”


喝下去的酒刺激着他的胃,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关宏宇站起身:“我去上个厕所。”


周巡心事重重地挥挥手:“去吧去吧。”


周巡觉得不对,这一切从开始就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他努力思索着这中间的问题,但是酒一上头,思绪就飘飘摇摇找不着落点。


关宏宇手机钥匙放在桌上,周巡四处乱飘的视线落在手机上,忽然停下来。手机?哦对,手机……周巡下意识地去拿,刚抓起手机的瞬间,它忽然在掌中突兀地响起来,吓了周巡一个激灵。


是个没存名字的号码。


周巡没接,它就一直响,一直响。周巡让它给闹地心慌,索性一指头戳上去接了起来:“喂?”


店里旁边几桌嚷嚷得沸反盈天,周巡什么也听不清,大声道:“他没在,他上厕所去了……呦我这儿闹的,大点声,我什么都听不见!”


他对着手机嘶吼了半天,直到有人从背后拍他。


周巡回过头,就瞧见了关宏宇脸上的疤:“谁让你动我手机的,给我我接。”


关宏宇甩了甩手,接过手机。屏幕一片黑暗,不知什么时候,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关宏宇被吵醒的时候,宿醉后的脑袋还有点不灵光,外头天光大亮,床头的手机不知疲倦地响着。他摸索着抄起手机:“喂?”


“你在哪?”是周巡。


“在家呢,你说你这一大早的——”


周巡打断道:“我的人快到你楼下了,你收拾好马上下来。”


关宏宇一下子皱起眉:“你等等,谁?干嘛?”


“汪,警车。”


“嘿,”关宏宇盘腿坐起来,“我这会儿可是清清白白,你把警车开我楼下来找我,你什么意思你?”


“你记不记得昨天晚上有人给你打了个电话?”


关宏宇彻底清醒了。“电话怎么了?”


“我记下那个号码,让小赵查了查。”周巡在那头回答,听不出什么情绪。


孙子,又跟我来这套。关宏宇在心里暗暗腹诽,为什么没跟我哥交上朋友,你瞧瞧你这做派,自己心里没数?


关宏宇“哼”地冷笑一声:“你知道为什么你也是老光棍吗?不懂怜香惜玉!”


他嘴里这么说,思维却不受控制地发散开,这段时间以来,对每个打过来的陌生电话,关宏宇都报以十二万分的警惕和期待,但没一个是正主——卖保险的,联系业务的,搞诈骗的,拨错号的,什么都有,就是没他哥关宏峰。


昨天没接起来的那个电话,关宏宇回家又回拨了几次,却再也无法接通了。经验告诉他这个电话肯定跟先前那些差不多,但理智却又一直在提醒他,这次也许跟以前不一样。


谁家推销的这么敬业,大晚上的还打电话?


如果不是推销的谈业务的,那又是谁?是不是他哥?周巡找到他哥了?难道是来接他去跟他哥对质的?


“行行行别扯这废话,你又不是我爹,操这闲心。”电话那头不耐烦了。


关宏宇清了清嗓子:“我就知道你请我喝酒一准没好事,说吧。”


周巡的声音里仿佛有丝压抑不住的烦躁:“那个电话是从南河港码头附近打来的。”


关宏宇的心脏疯狂搏动起来,他吸了口气,问:“所以呢?”


“昨天夜里,那边死了个人。”周巡说。




“亚楠没在家?”到了支队,周巡一见面先问。


“昨天就带着饕餮回老家展示去了。”


“哦。”


关宏宇盯着周巡:“电话里说码头那事,什么意思。”


“昨天夜里我们接到报案,说码头出事了,电话里头说得很含糊,”周巡的脸色看上去很疲倦,很憔悴,也许是昨天一夜没睡,“接警的过去查了一圈,就找到了这个。”周巡指了指高亚楠以前那屋的方向,关宏宇伪装他哥的时候没少去过,尸检的地方:“小汪带他去认认。”


“行,咱们过去看看。”小汪看了看周巡,又看了看关宏宇,这张跟关队……关宏峰一模一样的脸,他到现在都还不大适应。


关宏宇却在看着周巡,一颗心忽然放了下来。 出事的人要是他哥关宏峰,周巡可能不会是这副反应,至少现在没有迹象表明他哥出事了;但同时周巡既然能让他来认尸,证明这件事也许跟他、跟他哥可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关宏宇走进法医室。


屋里没别人,除了解剖台上躺着的那位仁兄。这是个生面孔,留着个刺头,长得倒不难看,就是面相不太善,右耳骨极浅一道旧疤,颈下有小片淤伤。关宏宇伸手去拉尸体上盖着的布,小汪连忙把头转向一边,像是忽然对法医室里陈列的模型标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致命伤是在胸膛上,子弹应该是自背后射入,从前面穿胸而出,留下一个血流不止的狰狞豁口,很快要了这个人的命。他左手无名指小指上各一道深深的伤痕,虽然已经愈合,但不难想象,当时要是再深几分,几乎就可以将手指连根截断了。


有了这些,这个人的身份应该不难查清楚。


 关宏宇盖上白布,拉开门走了出去。


“周队。”小汪猴着腰,对走廊靠窗站着的周巡打了个招呼,一溜烟跑了。


“不认得?”周巡看着窗外,嘴里头还塞着饼干,八成没顾上吃早饭。


走廊上没旁人,关宏宇手揣兜里,背靠窗点点头:“嗯。”


“不认得算了,也没指望你认得,”周巡吃完最后一片饼干,拍了拍手上的渣,边揉弄袋子边开口讲,“技术上初步比对了一下,杀死死者的,跟杀死叶方舟的,是同一把枪。”


关宏宇猛地回过头。


周旋低头凝视着手里撕破的包装袋,好像上面开出一朵花来:“现场残留了两枚弹壳,其中一枚是跟杀死死者的子弹配套的;另一枚弹壳没有在现场找到相匹配的弹头和枪支。但是这两枚子弹,却不是从同一把枪里射出来的。”


关宏宇接口道:“也就是说,现场同时出现了两把枪,双方还可能交战过,最后结果是里头那位躺了。根据尸体情况来看,死者身上有伤,但大多是旧伤,常动刀动枪,很可能是道上混的;他的脖子上有淤血,其他地方搏斗痕迹不多,显示生前曾经被人袭击过,也许就是被锁住喉咙,然后从背后开的枪;像他这种混的,对一般人的戒备心会很重,也就是说能在他身后偷袭他的,有可能是熟人作案。等现场弹道勘察全部结束,我们可以对当时的情况做进一步还原。”他说完这些,自己忽然愣住。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哥教给他的东西就像春雷后拔节的笋苗,从心底破土而出迅速生长。周巡看着他,不由得有些出神,就像回到以前那些年,太阳把影子拉得长了又短,师徒两个站在走廊里,一起分析推演每一条线索。


关宏宇顿了顿,忍不住问:“我现在是关宏宇,既不是你们支队长,也不是聘来的专家顾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你知道吗,”周巡笑笑,“你们兄弟俩双簧唱了这么久,居然快把你唱出师了。”他用力把袋子揉成一团,向不远处的垃圾桶抛去。袋子在半空中展开,撞在垃圾桶上,又翻落在地上。


周巡没动,关宏宇也没动。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个手机,正是昨天夜里打电话报警的那个号码,”关宏宇一动不动,他知道自己的担忧很快就会有答案,“手机上有老关的指纹。”


全身的血液疯狂冲上头顶,关宏宇平稳地呼吸着,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也就是说,最大的嫌疑人是我哥,对吗?”


周巡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自顾自说到:“在现场,技术队目前发现了两种不同血型的血迹,一种是O型——跟死者的血型一样——还有几处血迹是B型。”


蛰伏了几个月的情绪忽然冲破冰面,翻起汹涌的波涛。关宏宇听见自己的声音说道:“我跟我哥……也是B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