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The Roses In Your Eyes(01)

NULL:

The Roses In Your Eyes


CP:Bruce Wayne × Clark Kent


【哥谭小少爷×闪点小酥皮】


来自 @安能如風 姑娘的被救到FOX哥谭的小闪点超设定






Chapter 01



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总是特别艰难。



对于尚在年幼时便承担起家业的布鲁斯来说,在立下承诺的那一刻起他便十分清楚这将是一条满布荆棘的道路。但面对坐在长餐桌彼端一动不动,对那些装在昂贵瓷器里的精美料理视若无睹的瘦弱男孩,他第一次发现世界上有些事真的很难。


“你…你不吃么?这里有牛肉塔塔与松露芦笋沙拉,藏红花酸奶酪酱配煮鹌鹑是阿尔弗雷德的拿手菜,你想来点姜汁苏打么?还是说法国菜不合你胃口?”


他用娴熟得体的动作切下一块鹌鹑胸肉,向长桌对面的男孩晃了晃手中的餐具,但男孩只是睁着眼睛,没有任何表示。


布鲁斯忽然发现他不知应该把那块肉放进嘴里还是放回盘子里,所以他只能维持着那样半举着胳膊的姿势。



餐厅里放着悠扬动听的古典乐,镀金的烛台闪烁着火光,一切都布置得十分完美。


但当阿尔弗雷德趁着面团发酵的时间走进餐厅,想要询问点心究竟是要舒芙蕾还是拿破仑酥,一进门就看到了如上那般尴尬的场景。


“咳咳——容我提醒一句,韦恩少爷,在客人面前挥动餐具是十分失礼的行为。”


他忠心耿耿的管家虽然语气中带着一如既往的说教氛围,韦恩家的年轻家主只能放下有些酸痛的手腕,拿起隔壁的高脚杯喝了口汽水。


餐桌对面的男孩穿着属于布鲁斯的浅蓝色衬衫,瘦弱的手臂乖巧地随在两旁,湛蓝的瞳眸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焦点。


这是男孩来到哥谭的第五天,而事实上他是在今天早上才刚刚醒来的。长时间的昏迷让他的身体严重脱水,只能靠输液勉强维持着。他醒来时饿得连举起手的力气都没有,全靠阿尔弗雷德给他喝了点肉汤才恢复点血色。


所以眼前这顿丰富的晚餐不就是他正好需要的么?虽然阿尔弗雷德再三建议还是让身体虚弱的少年多吃几天流质的食物,但韦恩家的主人还是坚持着。


虽然他自己也不懂是为什么,或者为何他会在对方昏迷的这几天里,每天至少要去房间好几次查看情况,甚至让阿尔弗雷德把男孩安排在自己隔壁的房间。


难道真的是如同他们所说的——是责任么?亦或是其它尚未明了的理由?


“克拉克先生,请问是今晚的菜色不合你胃口么?”


就在布鲁斯思绪游离的那几秒,敬业的管家已经走到长桌那头了。他的询问终于引起了少年的注意,可少年只是看着他,迷茫而愕然。


事情似乎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布鲁斯少爷,虽然我早已有预感…克拉克少爷他,虽然不知道在这十几年间他经历过什么,但他确实无法与常人交流,估计连基本的自理能力也… …”



在多次的尝试后,最终阿尔弗雷德只能摇了摇头。管家绕过桌子的这一端,看着年轻的家主眼中流露出惊愕与难以掩饰的愤怒。


布鲁斯一直不敢去猜想,猜想被巴里送来这个世界以前,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的遭遇。


他只知道少年的名字,只知道克拉克如果继续留在原本的世界会有生命危险,因此另一个世界的他把克拉克送到了这里。


但就如现在得知实情后的震惊。在韦恩家庄园的草坪上,当他看到那个在断裂的时空层中缓缓地被放在地上,犹如一个用力一点就会破碎的玻璃制品,身上布满着让人无法分辨且不忍深究的伤痕——那一刻他甚至不能阻止泪水涌出眼角。


如果…如果有一天。如果他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去到克拉克原本所在的世界,如果他能找到那些无情伤害过克拉克的人,如果他能为他报仇——





“布鲁斯少爷,你还好么?”


注意到自家少爷紧握餐刀的手,阿尔弗雷德侧身询问着,却没想到下一刻布鲁斯便站起来,抓起眼前那摆放着精致料理的碟子,径直走向餐桌那一端。


前一秒还处于神游状态的少年因为他的举动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但布鲁斯还是坚定地放下碟子,随手抓起一张餐椅坐到少年身边。


“你不会用餐具,对吧?”


这么说着,年轻的韦恩家主拿起银叉,把鲜嫩的肉块递到少年嘴边。少年因为他忽如其来的动作惊得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地躲避着,却被布鲁斯猛地抓住了手腕。


克拉克的手细得能感受到骨头的形状,与他们所说的钢铁之躯完全不同,可能布鲁斯稍稍用力便会把他弄脱臼,而这可不是一个代表友善地举动。


所以韦恩家主还是强忍着心中翻滚着的,不明所以的焦躁感,放开了少年的手。他把那块切好的肉塞进自己嘴里,一边咀嚼着,同时再次在那份煮鹌鹑里细心地切下一块没有骨头的,沾满着藏红花酱汁的肉块。


随后他用叉子举起那块肉,没有像刚才那般急匆匆地递到对方嘴巴,而是保持着一段适当的距离,等待着。


布鲁斯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姿势,过了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直到少年终于经不住食物的香气凑过来,缓缓地张开嘴,小心翼翼地含住了那块鹌鹑肉。


“现在,咀嚼,不要太急着吞下去。”


布鲁斯缓缓放下已经酸痛得几乎僵硬的手臂,这么叮嘱着,在活动了几下手腕后又再次切下一块肉递过去。


而这一次,少年毫不犹豫地张开了嘴巴。


“你要学会看到食物时就要把它们吃下去,不要犹豫,因为只有这样你才可以生存。你还要学会使用餐具,语言,一切能让你毫无阻碍融入这个世界的事情——只有这样,你才可以生活下去。”


他细心又娴熟地切下鹌鹑肉喂进少年的口中,喃喃地说着上面的话,也不管对方是否听得懂。而嘴里咀嚼着食物的少年紧紧地盯着他,在吃下了一整盘鹌鹑肉后终于眨了眨眼睛,随后颤颤颠颠地伸出那连指关节都清晰可见的手。


克拉克的手慢慢移动着,而布鲁斯的目光也随着他的动作移动着。直到那缺失了半块指甲的手指碰到桌上的玻璃杯,随后紧接着剩下的四只手指一起握紧了杯子。


期间克拉克因为光滑的玻璃而失手了一下,布鲁斯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如那个玻璃杯般颤抖了一下。


还好他最终还是握住了杯子,用一种充满着不确定的动作拿至自己嘴边。随后克拉克谨慎地闻了闻杯中冒着气泡的淡橙色液体,又大概过了十分钟,他终于鼓起勇气喝了一口。


“很好,克拉克,现在你学会了在渴的时候要喝水——你要记住这个,知道么?”


可回答他的只有少年大口吞咽汽水,以及因为这好喝得不可思议的液体而瞪得大大的蓝色眼睛。


但仅仅是这样,韦恩家的年轻家主却终于隐忍不住地,用几乎要溢出泪水的眼角笑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静静地站在他们身后,沉默地看着他们,脑海中回想起第一次得知这位即将到来的少年的事情时,他与布鲁斯之间的对话。


“不!我不同意!!”


他知道自己的声音十分坚决。


“这实在太草率了!布鲁斯少爷,你要明白——当你决定承诺照顾这位来自异世界的少年时,他的命运便与你的一生紧紧相连!而你现在还是个孩子,你还没有能力去承担这个,更何况,更何况他甚至不是人类…”


是的,他是反对的。


前任家族无数次地叮嘱他:假如某一日夫妇两人在布鲁斯还未足够能独当一面时便早早离开了,作为监护人的他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养育布鲁斯,教导他,使他能成为又一代了不起的家主。


但事实上,无论是他还是上一代韦恩老爷,却又无比希望布鲁斯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度过一个没有烦恼与哥谭地下世界那些破事的愉快童年。


可年轻的韦恩少爷只是看着他,表情坚定,虽然略带不安,却没有任何犹豫。


“我知道。”


布鲁斯仰起头,手中还有厚厚一沓的,关于那位来自异世界的少年到来以后应变计划的文件。他的脸上还带着些许少年的稚气,但眼神却锐利而沉稳。


他说。


“我明白,但我更明白我不能冷眼旁观,就这么让他死去。”



那天晚上,他们如约地在草坪上看到那位瘦弱得让人揪心的少年,看着那些无一不透露着残酷与诡异的伤痕。更重要的,是当他看到布鲁斯用颤抖的双手缓缓抱起少年时,那毅然坚定的眼神。


那一刻,阿尔弗雷德十分清楚地明白——韦恩家未来的领袖需要懂得如何与他人交往,懂得肩负责任,更重要的是: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



而克拉克的到来,不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



所以他转过身,带着安静但不失灵活的步伐离开了餐厅——是的,必须去看看还在盘子里发酵的面团了。为了庆祝这位新家庭成员的到来,他决定暂且放弃自己立下的‘晚饭后只能吃一份甜品’的准则,给餐厅里的两位年轻人制作那蓬松温润的焦糖舒芙蕾与松脆可口的奶油拿破仑酥。


而对于即将到来的崭新生活,这绝对是一个美好的开端不是么?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