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双关周】左右为难(20)完结,大关周结局

喜欢大关,是大关粉Σ>―(灬⁺д⁺灬)♡―――>

梅子玉:

(20)


关宏峰从来不相信直觉。


他是警察,向来证据说话,直觉是脑残剧里的愚蠢托辞。


可是这一次,他居然因自己的直觉而恐惧。


他总觉得周巡出事了。


事实上他一直很担心。周巡一线经验丰富,综合素质又高,让他参与的案子大多是大案要案。这次一去这么久,又是高度保密,不用说,案子一定小不了。


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他虽然做这一行多少年,对危险也算是司空见惯,但是牵涉到周巡,还是让他心慌意乱。


本来还好,但是那天突然爆发的黑暗恐惧症让他陷入极度的焦虑——他看见周巡死了。


原本连双胞胎的心灵感应都不信的他,却突然相信了直觉,相信了预感。


他不受控制地一遍遍回忆幻觉中看到的情形——周巡倒在血泊里,殷红的血顺着他的脸流到下巴,有一种诡异的美。


他绝望地试图伸手去抱住他,可是却无法触摸,只能无能为力地轻唤:“周巡,周巡……”


如果周巡真的死了……


仅仅是一个念头,他都觉得无法承受。以前他以为“心疼”只是一种形容,现在他才知道那是真的,一种生理性的抽痛,来自身体而非精神,就像心脏被人揪扯,他疼得喘不过气。


人就是这样,毫不费力得到的东西就不会懂得珍惜,比如这十五年来周巡对他的感情。


一旦失去,才会焦虑会痛苦会悔恨但也总是为之已晚。


这是个老套的道理,这是他以前不屑懂得的道理,可是如今却应验在他身上。


这大概是他的报应。


最近他发觉,弟弟值得他羡慕的地方有很多。他不知道弟弟是怎么想通的,但很明显他已经放弃了,并且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关宏宇向来是个很会生活的人,可是关宏峰不是,他能很好的“生存”,却不会很好地“生活”。


当他终于发现周巡身上有他想要的生活的时候,周巡却一去不返。


可是,这难道不是上天给他的报应吗?


关宏峰认真地想了想,就算是向周巡表白,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个“爱”字,甚至连“喜欢”都没有说过。


如果周巡真的死了,他是不是要悔恨一辈子?


不,不止如此,如果周巡死了,他就永远也学不会“生活”。


他的心坚固如铁,终于有一天它裂了一个口子,可是口子里只装得下一个人。


如果没有了这个人,他的心就永远留着缺口,再也无法愈合。


在经历了挣扎和绝望后,关宏峰平静地想,如果周巡真出了事,那就罚他孤独终老。


就在这一天,周巡回来了。


周巡拎着行李风尘仆仆地出现在警队里,头发一团糟,额头上贴着纱布,脸瘦了一圈,小肚子也不见了。


他照例地不敢先回家吓着老头子,想在单位洗洗澡收拾干净,等伤再好一些再回家。


第一个看到他的是小汪,小汪哎哟一声把文件甩给旁边的人就扑上来抱他。周巡连忙拦着他说:“别别别,我这儿还有伤,矜持点儿矜持点儿。”


还没推开小汪,听到消息的人就全涌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叫着:“周队周队!”


周巡笑着说:“看来我人缘儿还不错。”小汪说:“当然了,您是谁呀!大家都惦记着您呢!”周巡说:“拉倒吧,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都没人骂你们,你们开心还来不及呢?”


小汪说:“瞧您话说的,不被您骂两句我们干活都干不利索呢。”众人哄笑,周巡笑骂:“滚蛋。”


他抬起头,看到了远处的关宏峰。他有点僵硬地笑笑,故作轻松地说:“哟,老关,你也来迎接我啊?这待遇也太高了,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关宏峰不说话,大家都安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都觉得关队今天有点奇怪,而且有点吓人。


关宏峰朝周巡走过来,众人识趣地纷纷散开,关宏峰一直走到周巡面前。


周巡突然不敢看关宏峰,关宏峰直勾勾地看着他,毫不遮掩,眼神里有太热烈太沉重的东西,以至于那本不该在“关宏峰”的眼睛里出现。


周巡突然觉得畏缩,就在这时,关宏峰抱住了他。


非常用力的拥抱,毫不顾忌他脏兮兮的外套和臭烘烘的头发,用力到像要把他嵌入身体。


周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瞠目,包括周巡。


关宏峰哑着嗓子在他耳边说:“你回来了,我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


周巡去宿舍洗了澡换了衣服回来,关宏峰在他的办公室等他。


周巡用毛巾擦着头发说:“老关,我跟我家老头子打电话,他说这半年你经常去看他,真是谢谢了。”


关宏峰不应他的话,却说:“这几天去我家养养,等伤好了我陪你一起去看他老人家。”


周巡噎了一下,关宏峰看着他,目光非常柔软,他轻声说:“老人家一直在担心你没有人照顾,说你饭也不会做整天乱吃东西伤了脾胃,我好歹还是会做饭的,总比总吃泡面好。”


周巡低下头不说话,关宏峰说:“你不在的时候,我又犯病了。”


周巡抬起头,关宏峰说:“我看见你死了。”


周巡看着他,咧嘴笑说:“你怎么不盼我点儿好?”


关宏峰说:“如果你死了,我一辈子也学不会了。”


周巡说:“瞧你说的,堂堂关大队长还有什么不会的?你要学什么?”


关宏峰说:“学会爱,学会生活,学会幸福。”


周巡的表情凝固了。


关宏峰异常认真地说:“周巡,我知道我一直以来做的都很差劲,可是我真的在努力地去学。我希望我能好好爱你,我希望你能教会我如何生活,我希望我不会孤独终老。”


周巡定定地看着他,咧了咧嘴,没笑出来。


“老关啊,”他叹息着说,“你就是聪明,知道我的软肋在哪儿,也知道怎么让我感动得哇哇哭。”


关宏峰说:“我不聪明,在这件事上,我一直是个最大的傻瓜。我也不是耍什么手段,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周巡勉强笑道:“我没有怀疑你,也不是笑话你,我就是……”


他抽了抽鼻子说:“老头子说今天买了条草鱼,他做红烧鱼最拿手,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吃?”


关宏峰的眼睛亮起来,他微笑说:“我再给老人家买两瓶酒。”


周巡说:“正好,这半年都没沾过酒了,可让我解解馋。”


关宏峰脸一沉说:“不行,等你伤好了再说。”


周巡叫起来:“我说老关你怎么这么不通人情!”


关宏峰不理睬他,站起身说:“我工作去了,下班我们一起走。”走出门把周巡的抱怨关在门内。


他扬起脸,嘴角含着笑,眼睛里闪动着飞扬的神采。


他终于认清了周巡,认清了自己,也认清了他要走的路。


关宏宇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真他妈的倒霉,出远门来绿藤市谈笔生意,还没见着客户呢路上遇到抢劫。他顺手把劫匪解决了,结果被警察一起带到局子里做笔录。


要是黄了生意,警察叔叔管赔么?


好在给他做笔录的是个俊俏的小女警,跟警察妹妹多聊两句也不亏。


做完了笔录,小女警带他出来,路过审讯室,有两个人从里面出来。


“邰队,方警官。”小女警仿佛很雀跃似的打招呼。


关宏宇抬头看去,就是一愣。


——周巡!


不,不是周巡,可是像,非常像。


那个被称作邰队的注意到他的眼神,笑了笑说:“你就是那个见义勇为抓劫匪的人吧,行啊哥们儿,有两下子。”


关宏宇目不转睛地看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随后,他注意到旁边投来的目光。


那个姓方的警官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眉清目秀,模样标致,此时却用锐利警惕的目光盯着他,甚至带着冷冷的警告意味。


关宏宇看看笑得傻乎乎的邰队,突然忍不住笑起来。


他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自顾自走出警局。


天气很好,他站在阳光下微叹了一口气,然后带上淡淡的笑意走向自己的车子。


有些人,有些事,是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他也可以就此走向新的生活。


(完结)


PS:


我还是站大关周的,其实关于老关对巡花的感情,第三章就已经说的很明白。里面带了我的个人看法,关于他这种性格的人为什么会喜欢周巡。


而且我还是认为,小关这样的人失去了一个还可以再爱上别的人,而老关,他如果可以爱,一辈子也就只能爱一个人了。——我这样说只是为了安慰小关粉,不是因为这个选择站大关周,站大关周是因为我认为巡花只会爱大关这样的人


终于写完了(可以写别的了😂)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