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Somebody You Never Met》15

甜蜜蜜

Philosophy:

警告:RPS


配对:Colin Farrell/Ezra Miller,退休的爱尔兰大佬/新晋好莱坞演员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正文:戳我


 


-tbc-


 被LOF屏蔽了,真的我干了啥?


好吧,改成链接,它又把我放出来了(。)




废话扯一句,这文看到现在大家也能理解,虽然是RPS,Ezra同样是好莱坞演员的设定,但是这里的Ezra事业比现实的Ezra要好的多,现实Ezra如果能让小闪大热,那么咖位绝对要上升一级,成为B-list,什么时候他能独立让一部电影票房大卖,厂牌亮绿灯,那么准A也就妥了,不过,鉴于他已经进了超英和华纳爸爸,一切都不会遥远哒。


以及,剧情线一定会解密的,慢慢来,你们一急我就急啦。



《Somebody You Never Met》10

@

Philosophy:

警告:RPS


配对:Colin Farrell/Ezra Miller,退休的爱尔兰大佬/新晋好莱坞演员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Ezra下发布会的时候,Abel把一部手机塞到他手上。他拿着手机,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经纪人,说嘿,你真的太神奇了,Abel,你从哪儿找到它的?Abel朝他翻白眼,把他从后台拉了出去,坐上了回去的汽车,她盯着Ezra上下打量了一通,皱着眉头说:“你最近认识了什么人,Ezra?我不想你有事情瞒着我。”


“最近?”Ezra想了想,然后耸耸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直在洛杉矶影城拍电影,然后放假去朋友家玩,直到被你接出来,我哪儿也没去Abel。我没嗑药,没和粉丝约会,我就要像一个安静听话的小姑娘了。”


Abel的眉头皱地更紧,她怀疑地盯着Erza的眼睛:“可那个来还你手机的人怎么回事?你知道我有多惊讶吗,那个恐怖的大块头突然走进后台,然后说什么‘这是Ezra Miller的手机,请你转交给他,谢谢’之类的话,他到底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的?我问了发布会的负责人,人家说不知道,他们的闭路电视和看守人员没有看到这么一个人,问我是不是精神太紧张,记错人了?”


“……Abel,你真的没记错吗?”说完,Ezra就大笑着竖起双手挡在胸前,Abel伸过去打他的手被他一把住住,“淑女淑女,Abel,你忘了你那位Mr.Right喜欢Lady吗?”


Abel没收回手,仍是倾身压上去,给了Ezra后背好几拳头,把他揍得哼哼唧唧的大声呼救才放开:“别提他了好吗?他就是个白痴。”


Ezra龇牙咧嘴地把自己缩在车座的边上,紧紧依靠着车窗,调侃地说:“可他还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Abel,说实话我觉得这次是你做得不太地道,他做错了什么?就是跟你求婚?”


“我就跟他就睡了几次,我真的一点不了解英国人到底在想什么,你会因为跟一个姑娘睡几次,就要娶她吗?Ezra?”Abel抓狂地说,她在等着Ezra同意她的话,结果她转头看见Ezra神情古怪地端坐着,刚刚还兴致勃勃地表演着被揍得很痛的小可怜表情已经消失不见,似乎在认真而严肃的思考怎么会回答她的话。


她疑惑了一秒就笑着伸手指着Ezra,“我都忘了,Ezra,我跟你没法讨论这个问题,你还是个Boy,抱歉,我下次会谨慎地选择话题的。”


Ezra恼怒地瞪着她,急急地为自己辩解:“这都怪谁?Abel?是你给我安排那么多戏,我除了跟女演员待在一块对台词,就是面对一大堆狂热的粉丝,我微笑着签名合影签名合影,其他什么都做不了,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那么多问题要问我。”


“但他们喜欢你不是吗?我以为你早就适应了这些。”Abel安慰他。


Ezra郁闷地把头靠在前座的靠背上,侧着脸看自己的女经纪人,褐色的眼睛在灰色的玻璃光线下黯淡了许多,他说:“我很感谢他们,他们都很可爱,但是我也想有自己的私人生活。”


Abel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几把,然后在他的背上轻拍几下,待Ezra重新坐直后,她恢复自己冷静的声音问:“你说你交了个朋友,但你可没说他长得这么英俊,而且关系这么亲近……”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在Ezra听地皱起眉毛的时候,继续道:“Ezra,你才和他认识多久?”


Ezra沉默了很久没说话,Abel静静等着他,车厢里瞬时就安静了下来,阳光从车窗的玻璃上投射下来,落在Ezra一边的脸上,将男孩的轮廓照得愈发深刻,浓黑的睫毛随着他的视线不时颤动着,Abel看着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好像亲眼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男孩要不属于自己,他的目光幽深又坚毅,那视线与Abel对视的时候,Abel再也无法给他一个敷衍的笑意。


“他是个好人,Abel,虽然我很多时候搞不懂他。他一开始很烦我,好像我是个随时要给他惹事的小鬼一样,恨不得我离他远远的,一辈子不再见第二面才好。但当我有了麻烦,他又没真的把我放到一边,而是安慰我、说好些好听的话哄我,我觉得我很幸运,我能糊里糊涂地认识他,再和他做朋友,你也是,Abel,我也很谢谢你一直容忍我的脾气,为我挑选代言、挑剧本,和剧组谈判,你和他一样都是我的生命里很重要的人。”


我和他不一样,Ezra,Abel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孩,起码在你心里不一样,只是你还没明白。Abel没把这些话说出口,而是暗暗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任由Ezra东倒西歪地靠在她的身上,她摸着Ezra的头,轻声说:“那我不允许你短时间见他,你也不会同意了?”


Ezra倒着脑袋看她,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Abel见状没有妥协继续盯着他的眼睛,Ezra终于不再看她,他苦恼地皱紧眉头,嘴巴张了几次都没有说话一个单词。


“一定要这样吗?他只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什么绯闻女友?”Ezra最后倒在后座上,把头扭在车窗那边,有气无力地说。


Abel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前的你当然没问题,可是你忘了前段时间上映的电影把你的人气提高了多少吗?不要跟我说什么你不在乎,Ezra。你在乎,你是演员,是好莱坞明星,你必须在乎,听我的话,打一个电话给他,把实话跟他说,他会理解你的。”


这一通电话一直到了Ezra吃完晚饭都没打过去,Abel受不了他那副犹犹豫豫的模样,把他交给Lilah和Josh就不管了,照她的原话就是“这个家伙没救了,他甚至不如我手下的姑娘勇敢”。Lilah和Josh是Ezra的朋友,和Ezra青梅竹马,长大后志同道合地一起组了一支乐队玩小众音乐,关系很铁。他们俩满头雾水,接手了Ezra后他们就各种拷问他,但Ezra这次铁了心一句话不说,就连Josh拿走了他最心爱的绝版专辑都拼命忍住没去抢回来,他恶狠狠地瞪着Josh,Josh扔着手上的专辑,亲了一口上面的封面,大笑着飞快地躲到了Lilah身后朝他做鬼脸,他气哼哼地吃完晚饭把两个损友扔在身后钻回了房间。


他抱着自己的手机来回在卧室里绕圈圈,超薄手机的重量很轻,Ezra却觉得这么小块的电子板他都快拿不住了,因为一直握着手机,手机壳都被他的手心捂得热热的,好像电池都要被他烧热了一样。Lilah还好,过了那段时间她就恢复了她的酷样,Josh就不行了,隔一段时间就要跑到Ezra的房门前鬼哭狼嚎一番,吵得Ezra差点就要出去和Josh决一死战,还彼此一个清净。


不过,到底是手机通讯录那个号码留住了他,就在他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拨通电话,一个短信铃声响起来,吓得他把手机都要扔了出去。等他重新握住手机,瞧见锁屏上发短信的人后,他有那么一小会儿心跳停止,他咽了口口水,把锁屏打开,竭力地不让手指颤抖地点开那通短信。


“如果你的事情解决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Colin。


他原来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也轻易地原谅了我,还叫我给他回电话……他再没生我的气。Ezra不知道自己该跳起来欢呼一声还是蹲下去抱着头猛亲自己的手机屏幕,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这封短信,Josh还在门外,他这次似乎抱着一把吉他过来,唱着自己改编的曲子,Ezra一开始还能听清他在唱什么,渐渐地Josh的声音慢慢远去,他的耳朵里出现Colin的声音,他能想象这个年长的家伙用什么语气读这句话,他的表情,他微微皱起来的眉毛。想到这里,Ezra忍不住露出一个笑,他不知道他到底笑成了什么样,只是笑容自然而然流出来,他想管也管不住。他动了动拇指,拨通了Colin的电话。他想立刻就听听他的真实声音,他那副明显的爱尔兰口音英语,说话的时候明明很软得要命,却总能不给人软弱的感觉,反而有种沉淀的力量在里面,让人不敢轻视,就像他看人的目光,认真的时候刀一样锋利,钻进身体的皮肤和骨头,看穿你隐藏起来的所有心思,


电话拨过去,刚刚响了第一声,就被接起来。


 “喂,是Ezra?”电话那边说。


这句话刚落音,Ezra就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发热,他急忙忙地嗯了一声,结果那边像是听不到他说话,没给他继续说话的时间,接着说:“你在酒吧?谁在唱歌?我一点都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Ezra这时才想起来,门外还有一个Josh,他大概自己唱嗨了,根本不管Ezra有没有反应,独自唱个开心。他大声对着电话吼了一句“你等我一下!”就冲到了门外,Josh确实没理Ezra了,他此时正深情地对着墙壁唱“我的爱人啊我永远不会离开你”,Ezra直接把飞扑过去,把他下一句的“你愿意等我吗?”给冲没了。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Ezra压在他身上,Josh毫无防备,身上负重了一个Ezra外加一把吉他,几乎喘不过气。


“那张CD你要是没把上面留的口水擦干,再好好送到它原来的地方,Josh,下一次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简单了!”


威胁完,Ezra又迅速地跳了起来冲回自己房间,Josh好不容易重新呼吸上了新鲜空气,他缓了几秒才瞪圆了眼睛大骂Ezra:“卑鄙无耻!”可惜,回应他的只有那扇闭合得紧紧的房门。


Colin在自己的家接电话,完全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只被Ezra吼得把手机拿开了半米远,耳膜到现在还隐隐的回音。


“Colin,你还在吗?Colin?”Ezra喘着气说道。


Colin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把手机拿到耳边,“我在。”他说。


Ezra呼出了一口气,“刚刚有个意外情况,我顺利解决了。”


Colin听出他的口气有点自豪,顺着他的话道:“听起来战功不错。”


“那当然,Josh就没打过我,小时候都是我在保护他。”


越发骄傲了,Colin弯下了嘴角,“Josh是你的朋友?”


Ezra嗯嗯了两声,电话那头传来脚步声,还有布料摩擦的声音,“我们一起长大,一起读的小学和高中。”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换了动作,Colin听到他的声音更清晰了一点,“我们都不是那么主流的人,你知道的,学校里的边缘人物,每所学校都有不少这样的人。我成名后,很多人都不记得我跟他们同班过,还因为欺负Josh和我打过架,只有老师对我记得比较深刻,大概是我的课堂比较太糟糕了点。”


他的声音轻而飘,还有点鼻音,他应该是趴在枕头上说话,不然他不会让鼻音重过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疼。Colin想摸一摸这孩子的头安慰他,但连接他们的只有一台手机,他只得道:“我和你差多了,Ezra,我那个年代读书是一件比较费钱的事,我父母在我很早的时候就死了,我在孤儿院长大,院长出钱资助我读书,我很想报答她,结果读到高中就因为被栽赃偷窃而被退了学,你之前说我爱读书,那大概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习惯,读书能让人头脑清醒,我很珍惜读书的时间。”


Ezra没想到他的话会引出Colin的这段过去,他紧紧地握着手机,只能轻轻地呼吸,他刚刚说了一声Colin,那边就传来笑声,Ezra皱眉想听得更仔细一些,Colin已经开口继续说话了:“Ezra,我听你的声音怎么比我还要难过?没必要,那已经过去了,我很高兴你替我难过,但是我说这些是因为想告诉你,你肯替朋友出头真的很了不起,我那个时候如果有像你一样一样的同学就好了,那我就不会觉得孤单。”


Ezra被他的话弄得又难过又想笑,他说:“那不一定,我交朋友很挑剔的,如果合不来,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有交集。”


Colin认同他的观点,“所以我很珍惜和你的友谊,你下午为我反击记者的话我每一句都记得。”


“……”Ezra突然觉得自己的耳尖发烫,记者会上发生的一切在他下了台就忘光了,他为Colin说过什么话?


“咳,‘他不是同性恋,我也不是,现在美国难道因为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做朋友就是同性恋?’‘我和他抱在一起?照片里这样没错,但是如果你们做过调查,就应该知道我们在一个几十人的聚会里跳舞。’‘至于我和他是不是情侣,我想我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把我的私人生活完全公开,尤其在你们这样没有证据就胡编乱造的情况下。”


Ezra已经完全听不下去Colin再这样模仿他的声音,他立刻喊停:“Colin,你到底看了那段新闻几遍?”


Colin笑着答:“一遍,我也许可以再多看几遍?你这么刻薄地说话时候真不多。”


“那不是刻薄!”Ezra生气地反驳。


“好吧好吧,不是刻薄,你只是情绪激动了一点。”


Ezra怎么听这对话都觉得不对味,“你是不是在嘲讽我,Colin?”


“上帝作证,绝对没有,这是赞美。”Colin一本正经地说。


“……暂时相信你。”


Colin真想看看这孩子这时候的表情了,一定很可爱,唔……虽然说,他一直都挺可爱的,但生气又憋闷的时候尤其可爱,像只将信将疑地挪威森林猫,允许你靠近它毛绒绒的爪子,却又在你更靠近它们的时候,怀疑地睁大眼睛看着你,眼睛里是纯真又好奇的光。


“Ezra,为什么当时不把事情告诉我?怕我担心?”Colin问。


Ezra倒在自己的枕头上,柔软的头发散在上面,他闷闷地说:“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的职业会给你带来麻烦,如果我能解决,我不想你知道,我是个成年人了,我不可能永远是个孩子,让别人给我收拾烂摊子。”


“但我也回答过你,如果有麻烦,我们会一起解决,你以为被朋友瞒着就很高兴吗?”Colin说,“再说,你是成年人的事,全美国都知道,你不用怀疑自己。”


“……对不起。”Ezra老实道歉。


Colin有些头痛:“对不起我收下了,但是我不是要你说对不起,你可真狡猾,Ezra。”


Ezra知道他想要自己说什么,只是他根本不能保证下次有什么事扯到Colin,他还能跟Colin报备,他想保护Colin,就像小时候他看到Josh被人推倒在地上,他会直接走上去把Josh拉起来,站在Josh前面,他想到Colin说到自己上学的事,他说的很笼统,可是他只是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了那副画面,他也许根本等不到Colin跟自己有交集,他也许在Colin不认识的时候就会默默关注他、帮助他,在他最无助地时候拉住他的手。有时候他自己都很奇怪,在Colin身上发生的任何事,他都很容易被感染,他难过的时候,他会比他更难过,他的一点点拒绝都伤心地要死了一样。


那根本不是原本的Ezra,而原本的Ezra是什么样?Ezra自己都不知道了。


“我不想说,Colin,”他对着电话说道,“你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Colin靠在自家的沙发上,他听到这孩子的答案,眼睛正看着客厅的天花板,他想,这孩子真是狡猾到没别了,是他这辈子遇到最狡猾的人,但是心却丝毫不能抵抗地柔软下来,他回道:“不能,Ezra,你必须现在说。”


那边沉默下来,Colin觉得自己可真有点残忍,为什么要逼迫一个孩子。


“没有下次了,我说了。”声音听起来沮丧了。


Colin听到这句话终于松了口气:“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我也很讨厌被欺骗,Ezra,你现在答应了我没有下次,那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永远也不会骗你。”


“真的?”那孩子终于来了点精神。


“是的,我说话永远算数。”


“哇哦,这句话可真酷,像电影台词。”


“电影源于生活。”


“那我问你一件事,我的手机是你让人送过来的吗?”


“我找了一个熟人帮忙,他吓到你了?”


“没有,你那位朋友吓到Abel了,她还把我教训了一顿,让我短时间不要见你。”


“这么严重?我记得他挺有礼貌的。”


“哈,我不知道,不过,你下次可以带我见见他。”


“可以,我们得约好一个时间。”


“圣诞节就别想了,我要回新泽西,我姐姐说要她的新男朋友回来见家长,我们全家都要回去给她把关。”


“上帝,我同情那位男士。”


“为什么?我们都很好的,尤其是我爸妈,我就没见过他们那样养孩子的家长。”


……


 


-tbc-


跨年没赶上QWQ


 


但是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Miss璐小姐:

E宝——埃兹拉·米勒(Ezra Mille)

【果然不是我一个觉得e宝有点日系的感觉,但没有资料显示他是混血,也许是因为是犹太人的关系吧!】

代表作:《包法利夫人》、《壁花少年》、《神奇动物在哪里》、《蝙蝠侠大战超人》、《闪电侠》(未上映)

VICKYCATLOCK:

Ezra超可爱!!!就喜欢这种神经兮兮脑回路清奇又超级sweet的男孩子_(:з」∠)_每天都死在E的可爱里😢😢😢

超越性别的美

Drug Lover:

E宝——埃兹拉·米勒(Ezra Mille)

第一次知道他是因为他要出演影版闪电侠,估计是那张照片的问题,导致我觉得怎么会找这么样个人来演,但最近上映的《神奇动物》里米勒饰演的那个默默然男孩,倒是给我了不错的印象,尤其是他和囧林的暗巷很有cp感啊!但在片中为啥要给设计个这么丑的锅盖头呢!

代表作:《壁花少年》《神奇动物在哪里》影版《闪电侠》

《Somebody You Never Met》08

Philosophy:

警告:RPS


配对:Colin Farrell/Ezra Miller,退休的爱尔兰大佬/新晋好莱坞演员




01 02 03 04 05 06 07




Moore总会在圣诞节的前两周办一个大型Party,但他不止邀请自己修理厂的所有员工和家属,还有Estes街区内的街坊们。他的Party就像一场大家庭的内部聚会,大家在天黑之后,带上自己烤的小饼干或者一瓶自己酿的葡萄酒,就能被一个宽厚的拥抱邀请进家门。


去年,Colin自己一个人参加了这场Party,被整个Party的女性们围观、打量、窃窃私语。而Colin很难把那叫作窃窃私语,基本她们说什么,整个大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挣扎了很久是不是要先行离场,是男主人Moore拉住了他,并悄声告诉他说,Colin,如果你不想一整年都面对妇女们的闲言碎语,那我劝你还是忍耐一下,至少等到12点。


不过,今年Colin很庆幸自己不用处理这样的场景,他把打扮得漂漂亮亮的Ezra一扔进会场,就撒手不管了。Ezra成为整个聚会绝对的宠儿,Colin猜他已经签名签到手软,他似乎中途有几次伸着脖子想找Colin救场,但Colin一眼就看到他那个蓬松的后脑勺,赶紧和几个同事凑在一起谈新英超最近的走势,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足球迷,最喜欢的可能不是英超,但是不妨碍他以一个球迷的身份喜欢英超激烈的后半赛程。似乎是意识到Colin是真的不管自己了,Ezra就自己玩开了,他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也很尊重女性,把每个想找他讲话的女人都哄得开开心心,9点多的时候,Moore请的那支乐队终于到场,吉他的电音一经响起,Party的气氛更为热烈起来,大家都在舞池的中央晃动身体,Colin陪了Moore的老婆Arlene跳了一只舞,Arlene是意大利人,跳舞是她的拿手绝活,Colin必须很小心的不让自己舞步出错才能让她满意,她说整个Estes就Colin跳舞能跟上她,还不会老踩她的脚。


这个评价可把Moore嫉妒得不行,一开始去修理厂把最难搞的接待客户伙计交给他。但凡做生意总会碰到挑刺的客人,修理车子也不例外,昂贵的汽车当然是修理厂的一个大订单,但也意味着会面对更多的刁钻,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般都是Moore亲自去招待这些人。他想着,让Colin被客人问到哑口无言、或者被骂到狗血淋头的时候,他在以负责人的身份出现,完美的解决问题,最后他再告诉这个连这么点工作都做不好的外来佬:想在Estes安安稳稳待下去,就不要想着去招惹他老婆。


Moore那天一整个白天都在幻想着这个美妙的场景,到了修理厂下班时间,Colin把今天所有的账单交到他手上,他几乎是有点懵了,接过账单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在绕着Colin打转。Colin问他看什么,Moore干巴巴地说你今天工作的感觉如何?Colin听到是问这个,表情就放松了,他拍了拍Moore的肩膀说:你不说我都忘了,有一个叫Bonnie想跟你长期合作,她还把号码给了我,我把写着号码的餐巾纸夹在账单里,你待会儿检查别弄丢了,也许还有几个,你仔细检查就知道。Moore听得瞪大了眼睛,Colin离开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很快把账单找出来一一核对,共有六张写着电话号码的便条,有些直接是修理厂前台提供的廉价餐巾纸,还有些是擦着香水的名片,还有的号码是用口红写上去的,看上去十分鲜艳诱人。


无一例外,她们都是女性。Moore不是滋味地想,自己老婆还算不错的,起码没有直接往人家怀里塞号码。同时他也同情这些号码的主人,显然这个叫Colin的对她们都不太感冒。第二天,Moore没把他放到前台去,而是让他钻到汽车肚里修底盘和轴承,好让人不再瞧见他那张帅脸,前台长着青春痘的小姑娘为此不高兴了很久,背后把Moore偷偷叫“无情的老胖子”。Moore不理她,专心治理这个Colin,一般修理厂的工人会根据工作强度人性化的进行调换,但Colin修了一张整个月的底盘,整日满头大汗,灰头土脸,却没叫过一声苦,更没有跟任何人抱怨过Moore,而Moore仗着老板的身份要整治Colin的消息不知怎么的传遍了整个街区,引起大家的不满,Arlene问他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针对Colin?Moore一脸要哭地看着自己的老婆:你要相信我Arlene,我没想这么对他,真的。一开始我确实是想让搓搓他的锐气,但我没想到他那么能抗,35度的高温,一直待在几寸大的底盘下拧螺丝,他一次都没找我换班,后来我自己忍不住去找他,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吗,他说他喜欢这份工作,然后就不理我了,我像个傻瓜一样站在那儿看他修了一下午的车。Arlene最后还是把Moore责骂一顿,然后夫妻俩商议着通过老Henry邀请了Colin一起来家里吃饭。有了老Henry的帮助,他们终于能够在餐桌上顺利沟通起来,也明白过来,Colin不喜欢到前台抛头露面,他想要一份不用跟人做过多交流的工作,Moore答应了他,Colin也留在了Estes,一直到现在。


去年他孤身一人面对众人的打探目光和窃窃私语,今年他带了一个朋友过来,他那个朋友漂亮、热情,名气大却一点也不高傲,对谁都一副笑脸,大家迅速忘掉了Colin那张富有魅力的老脸,开始真心地拥护着这个笑容迷人的年轻人。舞会的高潮是一曲华尔兹,小提琴悠扬的开场让整个Party的人都不由放慢身体随着音乐节拍晃动,有伴儿的伸手搂住对方在一起站在舞池边缘说着悄悄话,Ezra不知道从哪儿溜了过来,他站在Colin的面前,头发因为汗水而黏在额头和鬓角上,运动过后的皮肤泛着健康的红色,他喝了点酒,原来身上穿着的红色外套也不知道在哪儿丢了,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和脖子上的酒红色领结,那双褐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Colin,湿润的水色让它们看起来像清晨的露珠一样透亮,Colin伸手拉住他的胳膊,不让他东倒西歪,Ezra倒无所谓地把自己靠在Colin身上,Colin只好伸手把他搂着,让他不再乱动。


“她们告诉我了好多你的事,你真的在你上班第一天,就跟自己老板对着干吗?”Ezra把头伸到Colin的面前,他们靠得非常近,Colin能感受到Ezra的呼吸,闻到他口中的酒精味道,Colin看着这个男孩,没说话,Ezra见他不说话,不满地嚷嚷:“嘿,我没怪你今晚把我丢在人堆里,你倒好,现在一句话不肯跟我说了,到底是谁把我约出来,自个却不见人影?”


Colin徒然将额头抵在Ezra的额头上,Ezra的皮肤很热,上面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Colin感觉自己贴着他的皮肤都被酒精燃烧起来一样,他弯下唇角看着男孩突然一下子噎着的表情,他长长的睫毛近在眼前,每每颤动一下,Colin都想伸手把他的眼睛遮住,用手心安抚它们的不安,没等Ezra开口,Colin的手勾住他的腰,他只穿了一件衬衫,所以Colin贴着的衣料就可以感受他的皮肤在他的手掌下滑动的触感,接着他扣住Ezra不让他再动。


“shhhhhh……会跳Tango吗?”Colin伸出食指贴着自己的嘴唇,轻声问。


Ezra微微张着嘴唇,他像是不认识一样看着眼前的Colin,他穿着一件黑色西装,头发像是特地去搭理过一次,服帖的束在脑后,粗重的眉毛下那双深棕色的眼睛盯着他,像是一块磁铁,Ezra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视线,牢牢地被它们吸引着,他的脑子混沌一片,思考了半天才不确定地说:“好像会一点。”


“不会女步?”Colin从他的额头上移开,再次问他。


Ezra感觉自己好像能呼吸了一样,他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是的,”接着又补充一句:“我没事干嘛要学女步?”


Colin说:“是这样的,没错。”说完,他手掌一用力,Ezra没注意地被他推到了舞台的中央,他这么一站,Party的所有人都朝他们看过来,Ezra刚要说话,Colin又伸手拉住他的手,Ezra被他手心的温度烫得再无言语,他看到Colin拿下乐队的一个给吉他的话筒,然后听到Colin对着话筒道:


“Estes的朋友们,你们喜欢Ezra了吗?”


他的声音还是以前一样的声音,但传到Ezra的耳朵里,却觉得这声音经过扩音器,变得更加醇厚有力,他的耳朵不自觉地有些发痒。Estes的住户们不知道Colin要玩什么花样,要知道Colin是他们街区最安分守己的人,此刻他突然露一手,大家都给面子地扯着喉咙给他尖叫,还有轰然的掌声。


“当然!我有了Ezra十张签名海报!”“你是怎么认识他的Colin!我女儿爱死他了!”“他是我的甜心!我爱他!”


Ezra听到最后一句不禁看了一眼发声的方向,发现是一个抱着孩子的棕头发姑娘,忙给她一个微笑,把姑娘弄得差点把怀里的孩子惹哭了,他赶忙转回头看Colin。Colin已经开始说接下来的话了:


“但他说他今晚有点不太高兴,因为这个还有一个人不愿意陪他跳舞。”


Moore性急地就朝他吼一句:“是哪个这么没眼光啊Colin?”


Colin笑着看Ezra,“是啊Ezra,是谁这么没眼光?”


Ezra被他牵着手,脸都憋红了,他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刚刚想让Colin陪陪他,不要再把他推到人堆里。


“那为了报答Ezra今晚来我们的Party,并且让他重新开心起来,就让我用女步陪Ezra跳最后一支舞怎么样?”


老Henry怪叫着跑到乐队那里去,他的夸张耸着肩,一边朝Colin做鬼脸,大家像是都知道他要做什么一样,跟着起哄地吹口哨,当即现场就扬起了Por una Cabeza的前奏。阿根廷人发明出来的浪漫舞步,对舞者的要求极高,其中对女步尤甚,大家都喜欢在电影里看到冷若冰霜的美女弯着膝盖,不停得换着重心与男主角若即若离的挑逗,然而现场没有人看过男人也能跳出女步,他同样的微微弯着膝盖,面部表情严肃,眼神却紧紧地盯着他面前那个跟着一起转动的Ezra,两个人时而对视一眼,时而彼此交缠在一起,所有亲密的动作,在下一秒迅速分开,踢腿、跳跃、旋转,直到两人跳完一曲,一起给大家躬身后,大家才醒过似的拼命的鼓掌。


“Colin,你哪是在跳女步啊?你们就是两个男人一起抱在一起瞎跳。”Arlene对舞蹈要求很高,她不满地指责Colin。


“哎呀,我倒觉得不错嘛,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我们大家一起跳一次?今年的风头可不能又叫Colin一个人出尽了。”


Moore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这个时候,Colin已经拉着Ezra偷偷从大厅的侧门跑出去。


他们俩跑到了街区周边的一条河边,冬天河边的树木黑色阴沉,Colin把自己的外套搭在Ezra身上,再拉着他的手带他走过这一片树林,徒步来到河水流淌的岸边。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带了几个孩子到这里洗澡,他们几个还算不错,被家长发现跑去河里洗澡,也没把我供出来,于是我就答应他们,明年夏天,我再他们过来玩一次。”


Colin从岸边上捡起一块被河水冲刷的圆润的鹅卵石扔进河里,咚得一声,鹅卵石沉进缓慢流淌的河面,他转过身,走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的Ezra身边。


“不过,其中一个孩子在去年秋天的某个早上突然失踪了,警察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他的人,家长等了一整年都没有等到要赎金的电话,这家人就此崩溃了,做父母的整天以泪洗面,他们责怪自己怎么会让孩子一个人去上学,他们应该跟过去的,后来,他们开始害怕这里,害怕这里的每个地方,他们不敢再提关于这个孩子的一个字,最后他们搬走了,Estes才重新开始有了笑声。”


Colin说这话的时候看着Ezra,而Ezra抱着膝盖看着河流的河面,因为水流平缓,粼粼水光中,倒映着深蓝色的夜空和几颗星星。


Ezra听他说到这里转过脑袋,看着Colin,他的眼睛此刻比水里的星星还亮,却又比星星更冷,他说:“后来呢?那个孩子再也没被找到吗?”


Colin摇了摇头,“没有,这并不奇怪,Ezra。在美国,这是很寻常的一件事。”


Ezra点点头,他把头转回去,盯着自己鞋子上面的白沙,身上Colin的大衣温暖的包裹在他的身上,他想起今晚Colin陪他跳的一支舞,还有牵手走过的羊肠小道,昏暗的光线里,他好像能隔着Colin的手,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在前方为自己带路。


“我以前也有过一次被人绑架的经历,我的家人吓坏了,他们把我找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抱着我哭,我的姐姐搂着我的脖子差点把我勒断气,还是我妈妈发现才把我救了出来,结果她们哭得更惨了,却不敢再碰我一下,我那个时候就很庆幸,我能够回去看看他们,起码让他们知道,这不是因为他们的疏忽才导致的结果,”Ezra把头埋深了一些,这也让他的声音小了一点,“就像你说的,在美国,这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那那个绑匪呢?”Colin问。


Ezra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的肩膀微微地发抖,Colin感觉他在哭,他伸手抱住那个孩子的肩膀,他没有听到哭声,他感觉自己脖子上有冰凉的液体滑落的触感,接着那个孩子抬起头看他,他的眼眶很红,眼眶里却已经没有了眼泪,那眼神冰冷又锐利,像一把刀,他说:“我杀了他,警察判定我是正当防卫,可我知道不是,我就是想杀了他,他想给我拿水喝,我就趁着背过我的时候,从餐台上抽出刀捅进了他的背,他好像被我刺穿了肺,血溅到我的手上和脸上,我就站着那里看着他一点点咽气。后来我姐姐抱着我哭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我把这件事告诉我妈妈,她跟我说,那是那个人活该,叫我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件事,爸爸也不行。”


Colin看着他,没说话,Ezra继续道:“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像他,可是我接近你,又发现你不是,你们俩完全不一样。”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Colin把这个孩子搂得更紧,他知道他在发抖,不仅是因为回忆的沉重,更是因为他在害怕。


“我不知道,Colin,我已经把他忘了,结果见到你的时候又突然想了起来,我那个时候才11岁,他已经45岁了,儿子死在一次车祸中,他妻子因为孩子的不幸,还有丈夫振作不起来的现实跟他离了婚,到了加拿大的父母那里定居。他从妻子走了之后就控制不了自己对儿子的思念,我是他抓住的第三个孩子,前两个都被他杀死了,尸体被埋在后花园的土里,上了种满一簇簇金盏花。他说,他儿子以前最喜欢那片花园,他需要玩伴,他真叫我感到恶心,他还叫我扮演他的儿子,我演得很好,他很高兴,答应让我做他的临时儿子,还同意我从地下室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我有机会能杀了他,他死的时候一直看着我,说我的眼睛很漂亮,像极了Eden,他求我蹲下来让他再看一眼,我没同意……Colin……我恨不得他立刻就死,但同时我又觉得他很可怜,他有跟你一样的身形,你们身上的气质也很像,但你跟他不一样,你不会求我,你不会求任何人,Colin。”他把脸埋在Colin的颈窝,呼吸轻轻拂过Colin颈部的皮肤,他说:“上次Abel拿走我的手机,其实电话响了的时候,她把电话给了我,我没接,我在想,你会不会再打过来,我想,你再打过来,我就接,可你没有,你再没打过来。Abel后来把手机还我,我叫她自己收着,她不愿意,她说我每次听到手机铃声响了,都像个触发我的机关,我会像个变态狂一样盯着手机看个不停,她怕了我,再不要我的手机了,可你再也不给我打了。”


Colin把脸贴在的头发上,他搂住他的肩膀,他们静静地一起呼吸,面前是静谧流淌着的河流,水里有闪烁的星星和深蓝色的天空晃动。


“Ezra,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很喜欢你。”Colin说。


Ezra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沮丧:“你从不说喜欢,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想讨好你,可是每次你都拒绝了我,就像现在,你说你很喜欢我,可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认真的,你是不是哪天又突然不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Colin,我每一次试探你,都只会让自己更狼狈和后悔。”


Colin轻轻抚摸这个孩子的后背,然后在他蓬松柔软的头发上落下一个吻:“我不知道你怎么才会信,但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是个好孩子,我不介意再说一百次、一万次,别让那个混蛋影响你的人生,就像你妈妈说的,他该死,我也很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还有,你的电影很好看,我不喜那个眼神,只是因为那个眼神让我想到如果出现在你身上,才让我不喜欢,不是因为你演的不好,所以,去拍更多更好的电影吧,让我无论在哪儿,都可以骄傲地对身边的陌生人说,嘿,你认识Ezra Miller吗,他是我的朋友,他真的很棒。”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Ezra把下巴他的肩膀上,他的呼吸很轻,直到他说完,他几乎都有点听不到Ezra的呼吸声了,他刚想低头看这孩子怎么了,Ezra却突然伸手盖住了他的眼睛,他感到Ezra把他的额头靠在手背上,他们俩的呼吸侵染在一起,他听见Ezra用鼻子嗯了一声,然后呼吸离去,Ezra停顿了一会儿,那双盖住他眼睛的手也离开了。


“谢谢你,Colin,谢谢你,所有的事。”那个孩子的眼睛重新有了光彩,星空下像发光的钻石。


Colin拍了拍的他肩没有说话,两人肩并着肩一起原路返回,留下身后仍在缓慢流淌的河流与河水里晃动的深蓝色夜空。


 


只有凝视着他们的星星记住了刚刚那个年轻人虔诚地亲吻了自己的手背。


 


-tbc-


爆发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