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沙李】假如李达康是李沙写手(下)

沙李不拆不逆ฅ(⌯͒•ɪ•⌯͒)ฅ❣

阿布汪汪汪:

*无逻辑恋爱脑 私设有 OOCwarning
*沙李没有逆




李达康觉得自己的心乱了。
那天晚上沙瑞金指腹蹭过自己脸颊的温度仿佛还在,给自己披上的外套还放在自己床头,昨晚零碎的梦里都是沙瑞金的笑。
李达康迷迷糊糊地揉了把脸,习惯性把手放在床头柜上胡乱摸了一通。
我的手机呢?
十几秒后他才反应过来。傻眼了。




“达康同志,可别再这么粗心了。”
“哎哎,谢谢沙书记提醒。”李达康笑着点头,按捺住内心一把抢过来的冲动,把手机恭恭敬敬稳稳当当地接过来,放进口袋。
沙瑞金挂着一贯的笑容,叉着腰看李达康欲言又止的表情。
“达康同志,你还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李达康的表情相当纠结,踌躇一会儿,他露出两颗小兔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沙书记…您没看到别人给我发的奇怪的消息吧?”
“怎么,你李达康抵挡不住诱惑,怕被我知道啊?”
“沙书记您别开我玩笑了,”李达康倒不觉得沙瑞金懂年轻人说的那个沙李啊李沙是个什么意思,他担心沙瑞金看到“李沙”误会了他这市委书记想爬到省委书记头上去,“就是最近我手机老收到一些奇怪的消息,我也看不懂,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怕您看到误会了。”
沙瑞金的笑容漾得更深了:“放心吧达康同志,你的私人物品我是不会乱动的。不过这乱发的消息你可得当心了,别上当受骗,也别暴露自己身份了。”
“是是是,沙书记提醒得好啊。最近电信诈骗的事情群众反映是越来越严重,京州市的电信诈骗我让赵东来那边严抓了,我给您汇报一下成果……”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神采奕奕的双眼,不着痕迹地侧过身和他拉近距离,笑得兴趣盎然:“达康同志,抓电信诈骗是我省目前非常重视的工作,做好了能定民心,做不好会影响社会秩序。今晚你直接来省委大院汇报工作吧,晚饭顺便一起吃了。”
李达康满心满眼都是工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李达康在去省委大院的路上摸出手机。
京州GDP:各位昨晚我手机落别人那里了,不好意思没回复。
李沙生一堆:没关系没关系拿回来就好…不过太太为什么昨晚沙书记莫名其妙攻一脸啊TvT说好大家站定李沙一百年不动摇的呢?
做梦想睡沙瑞金:求太太再写一写各种宠溺沙素鸡的达康素鸡啊,每次重温那个晚上达康素鸡给沙素鸡做了他爱吃的菜我就萌得不要不要的,宠溺飞了,甜哭。
康康的小金子:[网页链接]…看这个新闻…昨天京州市光明区建业大厦大火的现场照片…太太是不是受这个刺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一天不在京州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沙瑞金又想反攻!!!哼!!!!!!P.S.我康怼人技术依旧杠杠的。
李达康看着群里的消息,脑仁疼。胡说八道,他明明就是站定李沙不动摇,谁说他要逆了!他李达康再抽风也不会让自己被沙瑞金压吧!




李达康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香味。沙瑞金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达康同志来了啊,坐,准备吃饭了。”
“沙书记,劳您费心了,还特意准备了我的晚饭。”李达康笑得露出他那两颗小兔牙,从门口晃去餐桌前。
“来达康,尝尝我的手艺。”
“哎,沙书记,您做饭手艺真好啊,”李达康连正眼都还没看那桌上热气缭绕的菜就开口称赞,这闻到味儿也肯定好吃,不管,先吹了沙瑞金再说。“这菜……”
李达康僵住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桌上的菜式和他那李沙文里自己做给沙瑞金的菜式一模一样?!
沙瑞金斜倚着餐桌旁的高背椅,似笑非笑看着李达康:“怎么,达康同志不喜欢吃?”
“不不不,这都是我爱吃的…”李达康赶忙回过神来,干巴巴地搓了搓手,“您,您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菜啊…”
“我让白秘书去问了金秘书。”沙书记替李达康拉开椅子,“第一次请达康同志尝我做的饭,自然要好好调研。”
李达康面上挂着欣喜的笑容,六分真诚三分腼腆一分恭维,不多不少。
小金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回来削他!哎哟妈,吓死我了!
不过真别说,沙瑞金做的饭挺好吃的。李达康顾着吃东西,两颊塞得满满的,沙瑞金还不停地往他碗里夹菜。
“那个…京州市…的…电信…诈骗…”李达康一边说话一边不忘停下来嚼吧嚼吧,沙瑞金看着他这模样都笑乐了。
“我的达康同志,吃饭时就别讲工作了,来,先把这排骨吃了。”
李达康顺从地点点头,跟只仓鼠一样鼓着两颊埋头吃饭。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眼里一半宠溺一半无奈,给李达康舀了碗汤推了过去。
“这汤熬了有些功夫,尝尝。哎,你慢着点吃。”
李达康点点头端起碗,呼呼吹了几下就喝了。
“达康啊,你怎么看——沙李呢?”
听到“沙李”两个字,李达康做贼心虚吓得手一颤,汤碗身子歪了一下,呛着了。什什什什么?沙李?!“咳咳咳咳咳!”
“达康同志怎么了?沙李——”沙瑞金拖长了音调,停顿了一下,“的传闻这么让你吃惊?”
李达康掩饰地清了清嗓子:“烫到舌头了。”露出一截嫣红的软舌配合装出烫到的模样。
沙李配的传闻啊。这沙瑞金讲话怎么大喘气呢。
沙瑞金的眼神暗下去了,盯着李达康的涂了一层汤汁而发亮的嘴唇和唇隙那抹嫣红看。
“沙书记,我腰不硬,也不想硬,我只知道把我手头上的事情做好,我珍惜党和人民交给我的这份事业,也珍惜和您一起工作的时光。对沙李配的态度,我的态度是没有态度。”
沙瑞金只是露出了往常的笑容。




李达康瞅着电脑屏幕,满脑子都是刚刚离开沙瑞金家时的画面。
沙瑞金抬手帮他整理领子,手指却若有似无地扫过他脖子后那块敏感的皮肤。再加上两人距离极近,气息缠绕,竟生生有几分旖旎的气氛,李达康当时蹭地就脸红了,结结巴巴说了一句“沙书记明天见”就夺门而逃。
不科学,这不科学。李达康默念,我是李沙写手,怎么能因为沙瑞金一些关爱同志的动作就动摇了自己的信仰。
于是他飞快地敲下了下一章的内容。
李达康邀请沙瑞金去家里谈工作,临走前给沙瑞金整理领子,沙瑞金脸红,夺门而逃。
论坛的消息提示闪了几下,李达康在一大溜“好甜啊!!!”的评论中扒拉出一条私信。
“林城玫瑰:您好,我是您的读者,我个人对您笔下的李达康和沙瑞金的关系存在一点疑惑,不知您是否能抽空给我解答一下疑惑?”




白秘书发现沙瑞金最近心情特别愉快,每天工作完后都会抽空看一下手机,看着看着就笑了,而且上扬的角度比平时工作的招牌笑容大了约5.20º,根据白秘书往常的观察记录来看,当沙瑞金露出这样的笑容时,可能是在默默布下一个宏大的局,等待猎物。
看,沙书记又笑了。白秘书后颈凉飕飕的,该不会有人要倒霉了吧?




林城玫瑰:在您的笔下,沙瑞金对李达康是一往情深的,但李达康对沙瑞金的感情情深不寿,已是刹那芳华了。但是我个人觉得李达康是仍旧爱着沙瑞金的,甚至比沙瑞金的爱更深。
京州GDP:何以见得?
林城玫瑰:李达康是一个孤独的人,但他并非喜欢孤独,他其实也渴望一个能够理解他支持他的人能够和他一起共担风雨,可惜这个人并不是他的原配妻子。李达康心中有党性,有信仰,有人民,有国家,可是他一个人茕茕孑立、踽踽独行在这片浑水中,却未能找到一个真正理解他的人,他用他的孤独和无情无义来掩饰内心求而不得的空虚。然而沙瑞金,是唯一一个懂他的人,他懂他的坚持,懂他对自己的爱惜,懂他的孤独。李达康的爱人不会是只懂得小情小爱的人,也不会是毫无底线的人,只会是沙瑞金。
林城玫瑰:另外从您的描写来看,李达康从行为举止上都对沙瑞金有一种越界的亲昵。为对方脸颊擦灰,给对方整理领子这种事情,不是简单的同事之间的关爱之情。李达康潜意识里还是爱着沙瑞金的,否则也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林城玫瑰:您的文章非常细腻,斗胆冒昧几句,这其中或许有您的经历掺杂在其中。我感觉您是一个很像李达康的人,您很孤独,却爱护手里的事业,其实渴望有人和您一起并肩前行,无论风雨。或许您现在就和您笔下的李达康一样,其实您有深爱的人可以和您一起走在您憧憬的道路上,可是您却不敢踏出这一步。
林城玫瑰:或许李达康也可以试着踏出一步,试着去接纳沙瑞金。
李达康眼里的光彩渐渐冷了。他按下几个字,又删掉,最终归于沉默。




沙瑞金点开李达康今天的更新,看着看着,皱起了眉头。
文中的李达康在向沙瑞金踏出一步告白后,第二天工作时突然呕血,诊断已经是胃癌晚期。在李达康仅有生命的最后,是沙瑞金陪着他度过的。
白秘书进来时,感觉到办公室里异常的低气压,但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
“沙书记,金秘书来电话,三个小时前李书记在市委大楼门口突然呕血晕倒了。”



“什么?!”沙瑞金腾地站起来,眼里掩饰不住的震怒和惊讶,“三个小时?现在才通知我?李达康他人呢!去医院了吗!”
“金秘书刚刚回电话李书记从医院回市委大院了,对不起沙书记,您刚刚在开会,我下次会注意的。”
沙瑞金攥紧手里的手机,冷着脸道:“我去市委大院。”
白秘书看见沙瑞金这副紧张得失去往常稳重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省委书记的专车呼啸着进了市委大院。
杏枝开门时看见是沙瑞金,眼睛不禁一亮:“沙书记,您怎么来了?”
“李达康人呢?”沙瑞金强压着怒气,进了李达康家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
“我哥在楼上卧室呢!”
沙瑞金点点头,直接往楼上走。
沙瑞金推开李达康卧室门时,李达康正窝在被子里玩手机。
——“李沙写手群-康康的小金子:为什么为什么要BE啊!!!!好难过今天我上司才刚刚急性胃炎呕血吓了我一跳,结果太太的文…胃癌晚期…简直吞刀。”
“李达康!”
李达康抬头一看,一头发怒的狮子站在自己的床边。李达康下意识地拉了拉被角。
原来沙瑞金被逼急了生气是这个样子。总算是知道了。
“你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沙瑞金开口竟有些气急败坏,“你的身体不仅是你自己的,还是党和人民的,达康同志,你这样对得起你京州市委书记的职务吗?”
“沙书记,我检讨。”李达康自知理亏。
沙瑞金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坐在李达康的床边,直视着李达康,李达康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了视线,伸手搓自己的耳朵。
沙瑞金开口了,和昨日开会时一样平稳低沉的声调,但细听竟有似有些颤抖。
“达康同志,胃癌…什么地步了?”
“哎?”李达康回过神来,“胃癌?沙书记,我只是急性胃炎啊…”
突然悟到了什么,李达康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白了:“沙沙沙书记…您看了那篇文章…”
“沙书记,您听我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
“宁愿胃癌去世,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沙瑞金突然凑上前来,一只手撑着床板,一只手紧紧握住李达康的手,“达康同志,你就不愿意做我沙瑞金的爱人?”
李达康愣了愣,呆坐在哪里,眼睛里映出几分迷茫。
沙瑞金心里苦笑,这个人果然是不会开窍。
下一秒,李达康抿了抿唇,笨拙地吻了上来。没有激烈的唇齿交缠,只是一个直率而简单的吻,像极了李达康的风格。
这大概是李达康能给的最直白的回应了吧。




“李达康同志,听说,我和你还有过一段露水姻缘,我怎么不知道啊?”沙瑞金笑着把李达康裤腰束着的白衬衫扯出来,顺着那截腰线摸了进去。
“沙书记你还当真啊,我就是写着玩玩…”李达康刚刚喝完粥,迷糊着眼睛有些困,突然被沙瑞金带着入秋冰凉温度的手冻了个激灵,“沙瑞金!你的手!拿出来,摸哪儿呢!”
“达康同志,我觉得我应该好好和你探讨一下,那一晚露水姻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沙瑞金的手有慢慢向上爬的趋势。
“沙瑞金…你!我以党性的原则发誓,我李达康绝对不和省委书记权色交易!……杏枝!杏枝!!!你怎么让沙瑞金进我卧室了!”




第二天早上,李达康腰酸背痛地爬了起来。卧室的门开着,楼下厨房飘来的粥的香气钻进了卧室。李达康想起昨晚半睡半醒间沙瑞金亲着自己眉头说“以后你的三餐我负责”,忍不住露出一个有些轻快的傻笑。他摸出手机看了看。
——“李沙写手群-康康的小金子:太太!什么时候开新的李沙文坑啊!”
“京州GDP:我再也不当李沙写手了!”
回忆起昨晚沙瑞金龙精虎猛的模样,还有现在难以言喻的地方隐隐作痛,李达康气不打一处来。
李沙个屁!




至于后来李达康被吃干抹净了不知道多少次后,在沙瑞金的手机里发现汉东♂论坛的网址和“林城玫瑰”这个帐号时,他才明白。
李达康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沙瑞金的套路。


-END-


彩蛋:金秘书的自述
金秘书身份的脑洞来自 @没有岁月可回头 


大家好。我是金秘书,李达康书记的秘书。
其实我还有一个隐藏身份,那就是一位粉丝不少的李沙写手——康康的小金子。
作为我家书记的实力康吹,我坚定李沙不动摇。我家书记怼天怼地没商量,世界第一总攻无误!
最近我追起了一篇李沙文,作者太太的id叫京州GDP,很有我家书记的风格,文笔也和我家书记有的一拼。然而这篇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隐隐有了沙李的倾向,沙书记的人设越来越苏。
当这篇文最后以李达康胃癌晚期be时,我家书记竟然也在同一天因为急性胃炎呕血了。不过幸好我家书记没事。
当我一个晚上都因为这个结局哭得死去活来时,第二天早上我去市委大院接我家书记时,我居然看到了沙书记和我家书记一起出了家门????
喵喵喵???
当专车抵达省委大楼时,两位书记从车里出来时,我看见我家书记脚步趔趄了一下,沙书记不着痕迹地扶了我家书记的腰…然后我看到我家书记脖子上的红印了。
#亲眼看到自己萌的cp逆了是怎样一种感受#
金秘书谢邀。
我含泪看着他们两个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走进省委大楼准备去开会。
我安慰我自己:
“不是国军无能,只是共军太狡猾!”

评论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