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沙李】鳏寡孤独(上)

兰台少卿:


 
佳佳相关,私设如山。
————————


李达康洗澡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沙瑞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写的是佳佳。
沙瑞金推了推眼镜,他知道这是李达康的女儿。
他是从来不接李达康的电话的,就算李达康实在腾不出手也不会接。更不要说这样半夜三更的时候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这样的关系,又在一套班子里,被人知道了添油加醋那么一说,两个人的名声都要臭到水沟里去。
尤其是李达康的。
但是这个电话不一样。
这是李达康唯一的女儿的电话。
沙瑞金想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伸出手拿起手机,按了接听键,温和醇厚的声音平稳从容:“喂,你好。”
电话对面愣了一下,可能是把屏幕从脸旁边拿下来又看了看,然后一个清脆的声音问:“喂?请问您是……?”
客气得小心翼翼的语气。
沙瑞金笑了笑,他喜欢彬彬有礼的乖巧女孩儿。李达康和欧阳菁脾气都不算太好,他其实有点怕李佳佳有点不好沟通。
他说:“你好,请问是李佳佳……”
他在称呼纠结上卡了一秒。
同志?不知道她入党了没有啊。小姐?感觉有点怪怪的?小朋友……?
沙瑞金眨了眨眼睛,说:“请问你是李达康同志的女儿李佳佳么?”
电话那边的清脆嗓音十分犹疑,焦急地试探着问:“我是。同志你好,请问我爸……李达康他人呢?你是哪个部门的?纪委还是检察院啊?他是不是……犯事儿啦?”
沙瑞金懵了一下。
他爱人家里这个小同志的思路有点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啊……
他立刻替爱人同志澄清声誉:“没有没有,李达康同志是党内难得的好同志啊,我是你父亲班子里的同事,汉东省省委书记沙瑞金,佳佳你先不要担心——”
电话对面一个隐约带泣的声音颤抖着打断了他:“这位领导,我爸他怎么了?您是在医院吗……他是正在抢救吗?”
沙瑞金第一次正面地感受到了和小年轻们的代沟。
李佳佳小同志很关心她爸爸啊,这一点是值得褒奖的,不过……她就不能盼她爸点什么好吗?
沙书记吸了一口气说:“没有没有,你父亲身体很好,工作也很顺利,中组部已经决定了由他出任汉东省的省长……他正在洗澡,没法接你电话。”
李佳佳似乎是松了口气,她过了一会儿说:“那领导同志麻烦您了,您替我转告一声,让他有空了给我打个电话。”
沙瑞金温和地道了声好。李佳佳很快挂了电话,沙瑞金想她可能得平复一下心情。
又过了几分钟李达康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问他:“刚才跟谁说话呢?”
沙瑞金把手机递给他:“佳佳的电话,找你的。”
想了想忍不住加了一句:“我觉得她还是……挺关心你的。”
李达康脸色不太好,一边瞪沙瑞金一边播通了电话,气哼哼地坐在了沙发上把电话播了回去。
“喂佳佳啊。嗯,对我刚才在……不是!不是在洗浴中心!”
“对,他是省委书记,对,官儿比我大……正部级啊。对,是我领导……诶呀说了不是洗浴中心不是三温暖!温泉也不是!”
“我没陪领导洗澡!不需要你的理解!我没违反纪律!我们俩在谈工作!”
“不是我为什么非得跟领导在澡堂子谈工作呢?!”
……
沙瑞金坐在沙发对面听得大开眼界。
他开始后悔刚才主动接这个电话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不过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官场上的饭桌文化澡堂文化,真是蔚然成风啊。
汉东省省委书记有点走神地想,是该开个会整顿一下了。
三分钟之后李达康一脸身心俱疲地挂了电话,瘫在沙发里说:“佳佳放暑假了,说要回来。”
沙瑞金坐到他身边,伸手去握他的手,被啪得一下打开了。
李达康斜眼睨着他,手指连续地弹动轻敲沙发扶手:“沙瑞金同志,来说说,你是出于什么样的意图告诉我闺女,我是在洗浴中心陪领导搓背的呢?”
沙瑞金一脸无辜:“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就说你在洗澡了。”
李达康恍然大悟:“谁半夜三更和领导一起洗澡啊?!难怪佳佳死活要说我在澡堂子里……”
沙瑞金也恍然大悟。
这个脑回路原来是一脉相承的……?




————————
本节又名:一个正常女儿在父亲的领导半夜接了父亲的电话时做出的合情推理。

评论

热度(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