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Creves】 Safe and sound(ABO)

<( ˘ ³˘)/🌹

吱吱鼠爷:

目前设定蘑菇16岁,身高167(严重营养不良哦!因为按照Credence的遭遇,他怎么可能长成E妹那么高,得被部长喂出来是不是?)
部长32岁,身高178
本章为一三人称。
第一人称为八年后Credence视角。
第三人称是当下。
有一段除外。
分界线就是隔开时间。
比较难懂,我是第一次尝试。
赐我小红心吧!!!


(三)
Credence跟着Graves走出了监狱。
外面阳光亮的刺眼。
他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条件反射地抬起手,遮住那温暖的光。
啊,他看着街上各种各样的摆设,才想起来。
今天是圣诞节了。
他看见面包店里有许多孩子牵着父母的手兴奋地挑选着,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如此明亮。让他更察觉到自己的阴暗。
长期被压抑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就是生活在黑暗中,像是下水沟的肮脏灰色老鼠,苟且偷生,浑浑噩噩。
他不属于阳光,他是怪物。
阴暗角落里的怪物。
即使渴望,但又极其畏惧。,
连他自己都唾弃自己,又怎么能得到神明的关爱,得到人类的认可。
“怎么了?”男人觉察到他的异常,回身问道。
“先生……我们,要去哪里?”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撒了一个谎,掩盖了自己的恐惧。
“回我家。”Graves言简意赅地回答。
“……”Credence小心翼翼地看了几眼男人,还是把想问的话咽下去了。
像是察觉到他的举动,Graves回过头。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养子。”男人接着把话说完。
“哎?”Credence再也抑制不住惊讶,猛的扬起头看着男人。
“你将冠以我的姓氏。”男人在大街上停下,回身看着他。 
“Graves。”
一个带着百年荣光的姓氏。
而他,此时还不知道这个姓氏的分量,也不知道他最终没有辱没这份荣光。


_﹉﹉﹉﹉﹉﹉﹉﹉﹉﹉﹉﹉﹉
Credence后来在自己的采访中说到。
那天Perce在街上看着我,你知道吗,那么专注地看着我,然后他伸出手,赋予我新的姓氏。
其实也是赋予我新的人生。
那时候我黑暗的人生突然被照亮,他是带着光走进我的生命。
让我知道,原来被神明抛弃的孩子,原来也可以得到救赎。
那种热泪盈眶的幸福感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和他答应嫁给我时一样幸福。


﹉﹉﹉﹉﹉﹉﹉﹉﹉﹉﹉﹉﹉﹉
那是一种熟悉的感觉,熟悉到——来自灵魂的呼唤和冲动。
伴随着以往的记忆纷至沓来,曾经的温暖,曾经的眷恋,曾经的幸福在Credence脑中飞快地闪过。
“……”Credence鼓足勇气颤抖着问出他的疑问 ,“您——您和她——和她——是不是一样的人?”
他的心几乎要跳出来。
那是渴求着认同,渴求着归属。
那个她不是Mary,而是他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女人,用魔法,为他编织过美好幻想。
那是他进入第二萨姆勒之家之前的记忆。
他看着男人,眼睛里带着祈求。
告诉我,你是不是和我一样?
你是不是巫师?
我的身上……流淌的血统是不是没有那么肮脏?
告诉我……
求你了。
“对。”男孩的眼神让Graves有明显的动摇。
“别这样看着我,孩子。”男人低下头 ,吻上了男孩的额头,“你是alpha,是战士。”
“不要懦弱,往前看。”
“坚强起来。”
“我会成为你的道路。”


﹉﹉﹉﹉﹉﹉﹉﹉﹉﹉﹉
他成为了我的道路,而我,则是为他而生。
他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阴暗角落里的怪物也可以得到关照,而不是像瘟疫一样被所有人唾弃着诅咒着。
或许愚蠢,但是这是我所坚守的。
今时今日,我不会畏惧别人的眼光,我不会在意别人说我是他的棋子,因为我爱他。
我属于他,他也属于我。
这就是我的爱情。


 


﹉﹉﹉﹉﹉﹉﹉﹉﹉﹉﹉﹉﹉﹉
从懦弱的蝼蚁到强大的巫师,他经历了坎坷,赤脚踏着荆棘而过,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最终走向神坛。
他用八年的时间成长,最终长身玉立,挺拔如松。
坚定地站在那个男人的前面。
在星光铺天盖地倾洒下的夜晚,在荧光动人闪烁的星空下,单膝跪地。
他扬起头。
对着男人说。
“我渴望的不只是亲情,父亲。我要的是爱情。”
“它将伴随着我的生命。”
“我不会畏惧一切流言蜚语。”
“梅林将见证我的真心。”
青年将盒子打开,璀璨的戒指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
他第一次没有用敬语,直呼了在心底反复念了千百遍的名字。
“嫁给我吧,Perce。”
最简单的一句话,包含着他八年来的暗恋。
他终于有勇气,向自己的omega求婚了。


那些爱,透过冗长的史册,挣脱虚荣的赞美,穿梭八年的纠葛。


年长的omega看着他的alpha,嘴角动了良久,最后还是那句话——


我愿意。


历史上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爱情不及他简单的一句我愿意。



你以姓氏荣光为我加冕,我用赫赫战功站你身畔。


我们都没有辜负彼此,我们都没有相互错过。


你一人就是我是的全部幸福。


我的困境因你而起,我的荣耀因你而生。


而最终,你我都将安然无恙。


You and I will be safe and sound,forever and always.


﹉﹉﹉﹉﹉﹉﹉﹉﹉﹉﹉﹉﹉﹉﹉
“我会成为你的道路。”Graves看着男孩,做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承诺。
然后他低下头,吻上了男孩的额头。
一股很好闻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安抚与温柔,和Graves本人大相径庭的味道让Credence的脸腾地红了。
“先生……为什么是我?”男孩干巴巴地问了一句,欲盖弥彰地匆忙导致自己被口水呛到。
“咳,咳……”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生理性的痛苦让他眼圈泛红。
Graves看着他,目光却深远起来。
“因为你是特别的。”
“我的男孩。”
Credence的脸更红了。
那时候他不知道那个眼神背后包含着什么。
也来不及思考。
他被那句你是特别的冲昏了头脑,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那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站在了阳光下。
沐浴着圣恩。
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不是吗?但又不是虚幻。
万能的神明啊,你终于也眷顾着我了吗?


﹉﹉﹉﹉﹉﹉﹉﹉﹉﹉﹉﹉﹉﹉﹉﹉﹉﹉
故事的最后啊,是青年挽着他的新娘,深情地望着他琥珀色的眼眸。


他灰白的鬓角。


他过肩的卷发。


他骄傲的姿态。


他温柔的微笑。


“My life is for you. ”


“I give you my word.”


“I do.”


“I do.”


然后他吻上了新娘的额头,就像是最初他的新娘为他做的一样。


上一次只有他一个人笑得开心。


这一次。


他们都笑得很幸福。


那一天,也是圣诞。


﹉﹉﹉﹉﹉﹉﹉﹉﹉﹉﹉﹉﹉﹉
“那么。”男人看着Credence身上破破烂烂而且不合身的衣服,皱了皱眉。“我们先去个地方吧。”
然后他就随便走进了一条小巷。
Credence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跟进去了。
他看着男人抽出了魔杖——他知道,那根细细的棍子总是有着无尽的力量。
它会制造奇迹。
他是如此渴望着它。
他还记得那支被妹妹丢弃在桌子底下的魔杖。
那本是魔力的源泉,却被厚厚的灰尘所覆盖。
他眼睁睁地看着,无力改变。
一天夜里小心翼翼地捧起,满怀虔诚地擦拭,却被母亲看见——如果她可以被称作母亲的话。
然后就得火辣辣的伤痛和不绝于耳的鞭打声。
还有恶毒的诅咒。
“巫师的杂种!”
上帝诅咒你们被绑在十字架上承受烈火焚身之苦!
邪恶的!
肮脏的!
上帝诅咒你们!
不要再说了!!!
Credence猛然从回忆里摆脱出来,冷汗不断冒出来。
他眼角发酸,但是这一次他强行忍住了。
“怎么了?”男人的声音将他唤回现实,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服装店里。
“你需要衣服,孩子。”Graves对他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忍无可忍。
梅林啊,你让一个出身贵族的完美主义者看着破衣烂衫这么久,他没有疯掉就已经很不错了。
看见了吗,他的额角在抽搐。
哦,Graves先生的耐心快消耗殆尽了。
“我……”
“你在走神,孩子。”Graves随手施了一个清理一新和恢复如初,把男孩身上的污垢伤痕都消了。
嗯,看上去好多了。男人很是满意。
“是什么?”他问。
“……妈妈……她……”Credence犹犹豫豫嗫嚅地说。
但Graves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你是一个巫师,孩子,那并不是诅咒。”
他看过第二塞姆勒之家的宣言,字里行间的怨毒让人发指。
以那个女人内心的仇恨,一旦看见了一个巫师的孩子,她会做什么便可想而知。
“没有人天生低贱或者高贵,人们是要用行动去争取自己的尊严。”
“忘记它。”
他拉过少年,将他推给了店员,“给他挑几身合适的衣服。”
“好的先生。”年轻的女人微微躬身,然后笑着请Credence进了试衣间。


Graves等的时间并不长,就是那么一会,男孩就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Graves不得不承认他当时有些愣神。
男孩纤细的骨架带着那么点瘦弱的味道 ,被擦干净的脸白皙的过分,眼角微微挑起,睫毛长长的。
当真是个漂亮孩子。
至少比大街上那些五大三粗的alpha好多了。
Graves庆幸自己没亏,毕竟收养个丑八怪是谁也不愿意的。
除了那微躬的瑟缩背脊,这气质一下子就下去了。
不过这些都好说。
毕竟他以后会手把手地教他。
“过来Credence,”他记得男孩的名字,想了想,还是把孩子换成了Credence,毕竟这样能少点生分。
果然,Credence的眼睛亮了,听话地走到男人面前。
那双好看的眼睛弯起来,瞳孔中的欣喜明明白白地展露着。
那是如此的清澈。
说到底,他毕竟是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
一点点关怀都能成为救命稻草,被他死死扣在手中,丝毫不松手。
他是如此的偏执,如此疯狂,Credence一直像一头小兽,沉迷于父母给予的温暖,却又难以掩盖他内心深处的暴躁与野性。
“看上去不错。”Graves眼神柔软了下来,他摸了摸男孩的头发,“白衬衫不错。”
“谢谢……先……”Credence红着脸道谢,但是被男人打断了。
“父亲。”Graves纠正,“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监护人,你也是我的养子。”
“叫一声?”他调笑道,饶有兴致地看着男孩窘迫的样子。
Credence紧紧咬着下唇,浑身发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那么一点不情愿,他们不该是这样的,他渴望更深的……


 


 


 


但看着男人眼中的期待,他又不忍心,而且这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荣耀不是吗?
这个男人位高权重,连署长都对他唯命是从。
何况他并不是为了权势。
只是为了那份温暖。
“父……父亲……”他还是开了口。
这一声过后,他们之间似乎就有了无形的联系,他们看着彼此。
男人眼中的温暖。
男孩眼中的依恋。
相互缠绕。


四目相汇。
“乖孩子。”Graves笑了,那是一个极浅的笑容,但他身上的棱角似乎随着这些棱角一同消失,模模糊糊带着亲切,就像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烘暖了Credence冰冷了八年的心。
他真的觉得自己可以为这个笑容付出一切。
毕竟没有谁对他这么笑过。
他的眼睛转不开,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
然后他下意识地吞吞口水,结果肚子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咕噜声。


 


哦,天知道他多久没吃过一次饱饭了。
Credence的脸彻底红了,那红色一直蔓延到脖子,眼神无措。
而那片红色的主人,浑身僵硬地站着,窘迫极了。


“饿了?”Graves有些惊讶,少年肚子里叫唤的那声实在是太响了,这确实是他大意了,看见少年身上的伤却只是下意识地像对待自己手下的傲罗一样第一时间进行医治而没考虑到饥饿。


看着少年尴尬的样子又不禁莞尔,看样子这衣服是挑不下去了,他得先填饱男孩的肚子。


毕竟他现在看是去实在是不好,脸色白中带青,原来他还以为是因为狱警的虐待,但是现在看来还有伙食不佳这一条。


真是让人厌恶的老家伙。


政府中恶心的爬虫,还真是狂妄自大。


Graves自然不会动用家族的力量去干涉麻鸡政治中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但是没眼力见到阻挠他的蠢货也真是少见。


爬到署长就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估计也离被人整进局子里不远了。


想到这里,Graves的心情显然是好了不少。


亲自动手,反倒有失身份,在适当的时刻推波助澜一下即可。


愚蠢的恶心的alpha。


Graves心里暗暗嫌弃,却忘了自己刚刚收养的孩子也是个alpha。


 


TBC


PS:小剧透,部长对Credence的小亲昵是出于移情作用。


 

评论

热度(76)

  1. 阿羽胖得像个二百斤的鼠子 转载了此文字
    ( ˘ ³˘)/🌹
  2. 异想天开胖得像个二百斤的鼠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