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Somebody You Never Met》10

@

Philosophy:

警告:RPS


配对:Colin Farrell/Ezra Miller,退休的爱尔兰大佬/新晋好莱坞演员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Ezra下发布会的时候,Abel把一部手机塞到他手上。他拿着手机,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经纪人,说嘿,你真的太神奇了,Abel,你从哪儿找到它的?Abel朝他翻白眼,把他从后台拉了出去,坐上了回去的汽车,她盯着Ezra上下打量了一通,皱着眉头说:“你最近认识了什么人,Ezra?我不想你有事情瞒着我。”


“最近?”Ezra想了想,然后耸耸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一直在洛杉矶影城拍电影,然后放假去朋友家玩,直到被你接出来,我哪儿也没去Abel。我没嗑药,没和粉丝约会,我就要像一个安静听话的小姑娘了。”


Abel的眉头皱地更紧,她怀疑地盯着Erza的眼睛:“可那个来还你手机的人怎么回事?你知道我有多惊讶吗,那个恐怖的大块头突然走进后台,然后说什么‘这是Ezra Miller的手机,请你转交给他,谢谢’之类的话,他到底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的?我问了发布会的负责人,人家说不知道,他们的闭路电视和看守人员没有看到这么一个人,问我是不是精神太紧张,记错人了?”


“……Abel,你真的没记错吗?”说完,Ezra就大笑着竖起双手挡在胸前,Abel伸过去打他的手被他一把住住,“淑女淑女,Abel,你忘了你那位Mr.Right喜欢Lady吗?”


Abel没收回手,仍是倾身压上去,给了Ezra后背好几拳头,把他揍得哼哼唧唧的大声呼救才放开:“别提他了好吗?他就是个白痴。”


Ezra龇牙咧嘴地把自己缩在车座的边上,紧紧依靠着车窗,调侃地说:“可他还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Abel,说实话我觉得这次是你做得不太地道,他做错了什么?就是跟你求婚?”


“我就跟他就睡了几次,我真的一点不了解英国人到底在想什么,你会因为跟一个姑娘睡几次,就要娶她吗?Ezra?”Abel抓狂地说,她在等着Ezra同意她的话,结果她转头看见Ezra神情古怪地端坐着,刚刚还兴致勃勃地表演着被揍得很痛的小可怜表情已经消失不见,似乎在认真而严肃的思考怎么会回答她的话。


她疑惑了一秒就笑着伸手指着Ezra,“我都忘了,Ezra,我跟你没法讨论这个问题,你还是个Boy,抱歉,我下次会谨慎地选择话题的。”


Ezra恼怒地瞪着她,急急地为自己辩解:“这都怪谁?Abel?是你给我安排那么多戏,我除了跟女演员待在一块对台词,就是面对一大堆狂热的粉丝,我微笑着签名合影签名合影,其他什么都做不了,真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那么多问题要问我。”


“但他们喜欢你不是吗?我以为你早就适应了这些。”Abel安慰他。


Ezra郁闷地把头靠在前座的靠背上,侧着脸看自己的女经纪人,褐色的眼睛在灰色的玻璃光线下黯淡了许多,他说:“我很感谢他们,他们都很可爱,但是我也想有自己的私人生活。”


Abel伸手在他的头上摸了几把,然后在他的背上轻拍几下,待Ezra重新坐直后,她恢复自己冷静的声音问:“你说你交了个朋友,但你可没说他长得这么英俊,而且关系这么亲近……”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在Ezra听地皱起眉毛的时候,继续道:“Ezra,你才和他认识多久?”


Ezra沉默了很久没说话,Abel静静等着他,车厢里瞬时就安静了下来,阳光从车窗的玻璃上投射下来,落在Ezra一边的脸上,将男孩的轮廓照得愈发深刻,浓黑的睫毛随着他的视线不时颤动着,Abel看着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好像亲眼看着自己一手带出来的男孩要不属于自己,他的目光幽深又坚毅,那视线与Abel对视的时候,Abel再也无法给他一个敷衍的笑意。


“他是个好人,Abel,虽然我很多时候搞不懂他。他一开始很烦我,好像我是个随时要给他惹事的小鬼一样,恨不得我离他远远的,一辈子不再见第二面才好。但当我有了麻烦,他又没真的把我放到一边,而是安慰我、说好些好听的话哄我,我觉得我很幸运,我能糊里糊涂地认识他,再和他做朋友,你也是,Abel,我也很谢谢你一直容忍我的脾气,为我挑选代言、挑剧本,和剧组谈判,你和他一样都是我的生命里很重要的人。”


我和他不一样,Ezra,Abel看着自己面前的男孩,起码在你心里不一样,只是你还没明白。Abel没把这些话说出口,而是暗暗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任由Ezra东倒西歪地靠在她的身上,她摸着Ezra的头,轻声说:“那我不允许你短时间见他,你也不会同意了?”


Ezra倒着脑袋看她,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Abel见状没有妥协继续盯着他的眼睛,Ezra终于不再看她,他苦恼地皱紧眉头,嘴巴张了几次都没有说话一个单词。


“一定要这样吗?他只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什么绯闻女友?”Ezra最后倒在后座上,把头扭在车窗那边,有气无力地说。


Abel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前的你当然没问题,可是你忘了前段时间上映的电影把你的人气提高了多少吗?不要跟我说什么你不在乎,Ezra。你在乎,你是演员,是好莱坞明星,你必须在乎,听我的话,打一个电话给他,把实话跟他说,他会理解你的。”


这一通电话一直到了Ezra吃完晚饭都没打过去,Abel受不了他那副犹犹豫豫的模样,把他交给Lilah和Josh就不管了,照她的原话就是“这个家伙没救了,他甚至不如我手下的姑娘勇敢”。Lilah和Josh是Ezra的朋友,和Ezra青梅竹马,长大后志同道合地一起组了一支乐队玩小众音乐,关系很铁。他们俩满头雾水,接手了Ezra后他们就各种拷问他,但Ezra这次铁了心一句话不说,就连Josh拿走了他最心爱的绝版专辑都拼命忍住没去抢回来,他恶狠狠地瞪着Josh,Josh扔着手上的专辑,亲了一口上面的封面,大笑着飞快地躲到了Lilah身后朝他做鬼脸,他气哼哼地吃完晚饭把两个损友扔在身后钻回了房间。


他抱着自己的手机来回在卧室里绕圈圈,超薄手机的重量很轻,Ezra却觉得这么小块的电子板他都快拿不住了,因为一直握着手机,手机壳都被他的手心捂得热热的,好像电池都要被他烧热了一样。Lilah还好,过了那段时间她就恢复了她的酷样,Josh就不行了,隔一段时间就要跑到Ezra的房门前鬼哭狼嚎一番,吵得Ezra差点就要出去和Josh决一死战,还彼此一个清净。


不过,到底是手机通讯录那个号码留住了他,就在他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拨通电话,一个短信铃声响起来,吓得他把手机都要扔了出去。等他重新握住手机,瞧见锁屏上发短信的人后,他有那么一小会儿心跳停止,他咽了口口水,把锁屏打开,竭力地不让手指颤抖地点开那通短信。


“如果你的事情解决了,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Colin。


他原来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也轻易地原谅了我,还叫我给他回电话……他再没生我的气。Ezra不知道自己该跳起来欢呼一声还是蹲下去抱着头猛亲自己的手机屏幕,他只是呆呆地看着这封短信,Josh还在门外,他这次似乎抱着一把吉他过来,唱着自己改编的曲子,Ezra一开始还能听清他在唱什么,渐渐地Josh的声音慢慢远去,他的耳朵里出现Colin的声音,他能想象这个年长的家伙用什么语气读这句话,他的表情,他微微皱起来的眉毛。想到这里,Ezra忍不住露出一个笑,他不知道他到底笑成了什么样,只是笑容自然而然流出来,他想管也管不住。他动了动拇指,拨通了Colin的电话。他想立刻就听听他的真实声音,他那副明显的爱尔兰口音英语,说话的时候明明很软得要命,却总能不给人软弱的感觉,反而有种沉淀的力量在里面,让人不敢轻视,就像他看人的目光,认真的时候刀一样锋利,钻进身体的皮肤和骨头,看穿你隐藏起来的所有心思,


电话拨过去,刚刚响了第一声,就被接起来。


 “喂,是Ezra?”电话那边说。


这句话刚落音,Ezra就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发热,他急忙忙地嗯了一声,结果那边像是听不到他说话,没给他继续说话的时间,接着说:“你在酒吧?谁在唱歌?我一点都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Ezra这时才想起来,门外还有一个Josh,他大概自己唱嗨了,根本不管Ezra有没有反应,独自唱个开心。他大声对着电话吼了一句“你等我一下!”就冲到了门外,Josh确实没理Ezra了,他此时正深情地对着墙壁唱“我的爱人啊我永远不会离开你”,Ezra直接把飞扑过去,把他下一句的“你愿意等我吗?”给冲没了。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Ezra压在他身上,Josh毫无防备,身上负重了一个Ezra外加一把吉他,几乎喘不过气。


“那张CD你要是没把上面留的口水擦干,再好好送到它原来的地方,Josh,下一次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简单了!”


威胁完,Ezra又迅速地跳了起来冲回自己房间,Josh好不容易重新呼吸上了新鲜空气,他缓了几秒才瞪圆了眼睛大骂Ezra:“卑鄙无耻!”可惜,回应他的只有那扇闭合得紧紧的房门。


Colin在自己的家接电话,完全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只被Ezra吼得把手机拿开了半米远,耳膜到现在还隐隐的回音。


“Colin,你还在吗?Colin?”Ezra喘着气说道。


Colin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把手机拿到耳边,“我在。”他说。


Ezra呼出了一口气,“刚刚有个意外情况,我顺利解决了。”


Colin听出他的口气有点自豪,顺着他的话道:“听起来战功不错。”


“那当然,Josh就没打过我,小时候都是我在保护他。”


越发骄傲了,Colin弯下了嘴角,“Josh是你的朋友?”


Ezra嗯嗯了两声,电话那头传来脚步声,还有布料摩擦的声音,“我们一起长大,一起读的小学和高中。”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换了动作,Colin听到他的声音更清晰了一点,“我们都不是那么主流的人,你知道的,学校里的边缘人物,每所学校都有不少这样的人。我成名后,很多人都不记得我跟他们同班过,还因为欺负Josh和我打过架,只有老师对我记得比较深刻,大概是我的课堂比较太糟糕了点。”


他的声音轻而飘,还有点鼻音,他应该是趴在枕头上说话,不然他不会让鼻音重过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疼。Colin想摸一摸这孩子的头安慰他,但连接他们的只有一台手机,他只得道:“我和你差多了,Ezra,我那个年代读书是一件比较费钱的事,我父母在我很早的时候就死了,我在孤儿院长大,院长出钱资助我读书,我很想报答她,结果读到高中就因为被栽赃偷窃而被退了学,你之前说我爱读书,那大概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习惯,读书能让人头脑清醒,我很珍惜读书的时间。”


Ezra没想到他的话会引出Colin的这段过去,他紧紧地握着手机,只能轻轻地呼吸,他刚刚说了一声Colin,那边就传来笑声,Ezra皱眉想听得更仔细一些,Colin已经开口继续说话了:“Ezra,我听你的声音怎么比我还要难过?没必要,那已经过去了,我很高兴你替我难过,但是我说这些是因为想告诉你,你肯替朋友出头真的很了不起,我那个时候如果有像你一样一样的同学就好了,那我就不会觉得孤单。”


Ezra被他的话弄得又难过又想笑,他说:“那不一定,我交朋友很挑剔的,如果合不来,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有交集。”


Colin认同他的观点,“所以我很珍惜和你的友谊,你下午为我反击记者的话我每一句都记得。”


“……”Ezra突然觉得自己的耳尖发烫,记者会上发生的一切在他下了台就忘光了,他为Colin说过什么话?


“咳,‘他不是同性恋,我也不是,现在美国难道因为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做朋友就是同性恋?’‘我和他抱在一起?照片里这样没错,但是如果你们做过调查,就应该知道我们在一个几十人的聚会里跳舞。’‘至于我和他是不是情侣,我想我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把我的私人生活完全公开,尤其在你们这样没有证据就胡编乱造的情况下。”


Ezra已经完全听不下去Colin再这样模仿他的声音,他立刻喊停:“Colin,你到底看了那段新闻几遍?”


Colin笑着答:“一遍,我也许可以再多看几遍?你这么刻薄地说话时候真不多。”


“那不是刻薄!”Ezra生气地反驳。


“好吧好吧,不是刻薄,你只是情绪激动了一点。”


Ezra怎么听这对话都觉得不对味,“你是不是在嘲讽我,Colin?”


“上帝作证,绝对没有,这是赞美。”Colin一本正经地说。


“……暂时相信你。”


Colin真想看看这孩子这时候的表情了,一定很可爱,唔……虽然说,他一直都挺可爱的,但生气又憋闷的时候尤其可爱,像只将信将疑地挪威森林猫,允许你靠近它毛绒绒的爪子,却又在你更靠近它们的时候,怀疑地睁大眼睛看着你,眼睛里是纯真又好奇的光。


“Ezra,为什么当时不把事情告诉我?怕我担心?”Colin问。


Ezra倒在自己的枕头上,柔软的头发散在上面,他闷闷地说:“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的职业会给你带来麻烦,如果我能解决,我不想你知道,我是个成年人了,我不可能永远是个孩子,让别人给我收拾烂摊子。”


“但我也回答过你,如果有麻烦,我们会一起解决,你以为被朋友瞒着就很高兴吗?”Colin说,“再说,你是成年人的事,全美国都知道,你不用怀疑自己。”


“……对不起。”Ezra老实道歉。


Colin有些头痛:“对不起我收下了,但是我不是要你说对不起,你可真狡猾,Ezra。”


Ezra知道他想要自己说什么,只是他根本不能保证下次有什么事扯到Colin,他还能跟Colin报备,他想保护Colin,就像小时候他看到Josh被人推倒在地上,他会直接走上去把Josh拉起来,站在Josh前面,他想到Colin说到自己上学的事,他说的很笼统,可是他只是已经在脑海里想象出了那副画面,他也许根本等不到Colin跟自己有交集,他也许在Colin不认识的时候就会默默关注他、帮助他,在他最无助地时候拉住他的手。有时候他自己都很奇怪,在Colin身上发生的任何事,他都很容易被感染,他难过的时候,他会比他更难过,他的一点点拒绝都伤心地要死了一样。


那根本不是原本的Ezra,而原本的Ezra是什么样?Ezra自己都不知道了。


“我不想说,Colin,”他对着电话说道,“你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Colin靠在自家的沙发上,他听到这孩子的答案,眼睛正看着客厅的天花板,他想,这孩子真是狡猾到没别了,是他这辈子遇到最狡猾的人,但是心却丝毫不能抵抗地柔软下来,他回道:“不能,Ezra,你必须现在说。”


那边沉默下来,Colin觉得自己可真有点残忍,为什么要逼迫一个孩子。


“没有下次了,我说了。”声音听起来沮丧了。


Colin听到这句话终于松了口气:“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我也很讨厌被欺骗,Ezra,你现在答应了我没有下次,那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永远也不会骗你。”


“真的?”那孩子终于来了点精神。


“是的,我说话永远算数。”


“哇哦,这句话可真酷,像电影台词。”


“电影源于生活。”


“那我问你一件事,我的手机是你让人送过来的吗?”


“我找了一个熟人帮忙,他吓到你了?”


“没有,你那位朋友吓到Abel了,她还把我教训了一顿,让我短时间不要见你。”


“这么严重?我记得他挺有礼貌的。”


“哈,我不知道,不过,你下次可以带我见见他。”


“可以,我们得约好一个时间。”


“圣诞节就别想了,我要回新泽西,我姐姐说要她的新男朋友回来见家长,我们全家都要回去给她把关。”


“上帝,我同情那位男士。”


“为什么?我们都很好的,尤其是我爸妈,我就没见过他们那样养孩子的家长。”


……


 


-tbc-


跨年没赶上QWQ


 


但是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