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Gramander】精神链接 [一] abo

厉乾泽:

分级NC-17

前文传送门:http://winter72.lofter.com/post/1cff098f_d623810



正文
正是那次难以分辨究竟是好是坏的遭遇才使Newt时隔多年后在魔法国会上再次见到Graves才能发现他是被他人所假扮的一些端倪。尽管他分明顶着与以前无二的容貌,衣着细节一丝不苟,也依旧散发着夹杂熏人酒精的苦涩味道却只像一个陌生的alpha,Newt清晰地记得当年喝下魔药解除标记后自己每一次见到他依旧难以自制想要接近的感觉,而绝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句句冷硬果断轻易就能判决曾经自己手下的傲罗与友人的弟弟死刑的人,他甚至于如同挥开苍蝇一般有些不耐的驱赶手势更证实了Newt心中的怀疑。

那日格林德沃在魔法下显形后Newt不知为何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或许是Graves曾经标记过自己的原因,Newt并不希望他会变成这样刻意损害巫师界的人。至于接下来如何去寻找被格林德沃绑架的真安全部长则就是魔法国会的问题了。

Newt本着既不愿意见到他想起陈年旧事,也是自我避嫌的心思,准备早早就离开美国,回到家将自己所记录整理的东西最终做个了结并出版。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正当他准备登船时却看到了正在一个拐角悄悄经过的Credence,他依旧是处于默默然的形态下却只剩了极度虚弱的一小缕,这显然是是继他作为超龄存活的默默然之后巫师界的又一大奇迹。顾不得惊讶什么或去通知谁,等Newt哄着他进入自己的箱子后回头一看,轮船早已驶离。

尽管有些尴尬Newt还是不得不回到了Tina那里,毕竟假如住在麻瓜的小旅馆要是再让自己箱子里的魔法生物甚至于更危险的东西跑了出来,他就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弥补了,而现在他却为了照顾易受惊吓又对旁人缺乏信任的Credence,甚至不能给自己的箱子多加几道防护咒。

当Tina听到Newt用依旧带着一些无辜的表情向她阐述出足以令她再次失去傲罗职位的事实后极其没有形象地翻了个白眼,一旁笑盈盈的Queenie已经用轻柔的嗓音替她说出了心里所想的:“Tina希望你最好看好那些动物们,不然她应该会挺乐意看到你被莫特拉鼠咬到肛门冒火的样子。

Newt至今还记得他刚到美国土地上时与这位暂时被卸任的女傲罗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自己在银行旁的一处被她找到,不由分说就是一个幻影移形带走开始细数他无意间所触犯的魔法国会所定下的一条条法律,碍于这样的威慑Newt低着头抿了抿唇没有敢再说什么。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Newt就这样在Tina的家中住下了,尽管为了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个箱子里照顾着他的魔法生物们以及陪着Credence试图帮他慢慢恢复,而努力也没有白费,不知是什么最终奏效,至少Credence现在看起来要比原来好得多,尽管要从默默然恢复成人形还并不太稳定但不再是那一小缕看起来随时都会被吹散的黑烟。

这边处于劫后平静温馨的生活下而魔法国会的善后事宜也大多完毕,刚被救出不久就主动重新投入工作来弥补过失的安全部长这时才暂停下了一系列忙碌给自己休一个短假。听闻魔法部同僚提到这次救了自己以及整个美国魔法界的居然是Thesues家那个容易害羞的幼弟,这令他感到稍有意外。总之不管是因为这层关系而临时起意还是对于救了自己的人计划中的道谢,Graves都准备去探望一下这位大男孩。

Tina对于自己的“单身公寓”即将迎来第三个大男人实在感到有些无力,只能两害择其轻带着自己的上级一个幻影移形避过房东太太来到屋内。往四周环视一眼发现并没有Queenie的身影,猜她也是又上街去找Jacob自己索性也不留着打扰他们,感叹了一下被鸠占鹊巢的无奈再次回到魔法部。

这下屋内只剩下了Graves和地面上那个老旧的箱子,看上去有些尴尬的氛围而他倒是对于Tina的处事方式愈发满意,至于可能会有的腹诽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他走上前敲了敲箱子却并没有见回应,倒也不急切只是整了整衣物坐在一旁等待着,不难猜出这位神奇动物学者应该正心于照顾他的动物们,只不过没有想到还有一些更危险的存在。Credence自从知道这是在一位傲罗的家中后就处于一种紧张且易受惊吓的状态下,刚才箱子外面传来的声音让他又有了一些要雾化的趋势。Newt有些疑惑,这个时间Tina通常应该在魔法部上班并不会找他,不过他安抚好Credence之后还是从箱子里钻了出来。当他打开箱子刚探出头时却见到了那张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的人,也闻到空气中若有若无勾着他的信息素,顿时僵在当场。

Graves此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景象,原本静静放在地上箱子突然有了一些动静,Newt先伸出一只手打开了箱子随即慢慢探出头来,样子真像极了警惕的小动物,看到了自己之后明显地身体僵硬了起来,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除了看上去成熟不少内里依旧是个羞涩的大男孩。他稍微愣了愣,没料到自己居然会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对方,心思过了几遭面上依旧不苟言笑,站起身拢了拢外袍往前走几步向他伸出手:“我是听闻这次是你打破了Grindelwald阴谋把我救了出来,所以前来道谢,希望不会太过冒昧。…需要帮助吗?”当他对上Newt祖母绿还带着诱人微红的眸子时话语稍微顿了顿。

Newt现在有些后悔当时没有让哥哥也给自己来一个遗忘咒,他躲闪着对方投注来的目光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现在既然已经见到对方再去逃避也来不及。出于礼节他还是轻轻搭上对方的手从箱子中踏了出来。

“这没什么,Mr.Graves。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他站在一旁垂眸应答着,有些庆幸自己自从那次事件后身边总是带够了足量的优制抑制剂,这次肌肤相触尽管令他心跳有些加速但至少没有像上次一样引起更多后果难以弥补的事件。不过与一个和自己有着精神链接的alpha共处一室压力实在是说不上小。

他不由得想起曾经在外寻找魔法生物时正好救下的一位omega对自己说过的话“O与A之间的精神链接出现几率小到宛如神迹,如果他们相遇那接下来相伴一生则就是注定的。这使他难以抑制地回想起两人初遇时自己就被他引发初次情潮的那场性事,以致于他把这句话与那个omega带着些许憧憬的眼神记得太牢。可对于他来说这个精神链接简直就是如同毒苹果般诱人而无法去接近的存在。

看着他竟然陷入了自顾自的思索之中,Graves也极为绅士地没有出言打扰,颇有兴致地在一旁看着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居然连耳根都开始发红,而脸上的红晕衬着细碎点缀在柔软皮肤上的雀斑显得犹为可爱。看着Newt每次见到自己时过度紧张的表现Graves稍感奇怪,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又寻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甚至有些怀疑Thseues是否给自己下过什么遗忘咒,不这这样荒诞的想法也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还是很快收束了自己对于这个年轻人超乎寻常的好感出言安抚。

“你不必太过紧张,这次我是为私人而来,与魔法国会没有关系。”
他说这些本来只是为了不要让Newt误以为自己是来带走他的动物而感到不安,毕竟他也大略知道之前那些日子Grandelwald用自己的脸干了些什么,而话音还未落看到一旁没有合的箱子里钻出来的黑色物体眉头骤然拧起,一手探进衣袍就要抽出魔杖。“Mr. Scamander,我想对此你应该给一个解释。”

可怜的Newt被这一连串的变故折腾得有些反应不及,闻言转头才发现刚才因为见到对方的局促而忘记关上箱子,Credence应该是因为自己在外面待得有些久又听到了Graves的声音,并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担心自己才跑了出来,但到了现在这个份上事情突然变得有此复杂了起来。也不管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Newt条件反射一步跨出挡在一团全无之前凶悍样子的默默然前面,话语里的瑟缩之意都少了许多:“Mr.Graves我可以跟你回魔法国会解释这件事,我向你保证Credence现在不会伤害任何人。”

Graves看了看眼前这团小的可怜,只被青年细廋身材就能几乎完全遮住的默默然,再对上他带着恳求意味却毫不瑟缩的眸子,头一次生出了禀公执法以外的念头。
“这就是Grendelwald以我的身份暗中联系的孩子?给你一次机会先让他冷静下来。”

“谢谢……”Newt有些惊讶于他会这么好说话,感激地朝他笑笑转过身去安抚临爆发边缘的默默然,Graves在一旁看着忽然有些嫉妒被Newt这样全身心对待的默然者,突然Newt眸中含着因情欲而产生的泪水在他身下喘息着,又躲躲闪闪不敢直视他的目光的样子骤然闯进了他的脑中,这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但他却并没有如同正人君子那样被吓退,他坐在一旁严厉的目光审视着Newt的一举一动,偏向宽大的袍服掩盖住一些生理反应,等到Newt好不容易向Credence解释清楚情况将他重新哄回箱子后才感到那一道令他十分不自在的视线,只能低着头站在一旁如同等待宣判。

Graves的神情稍稍缓和了一些,像是在赞赏他的配合,垂目似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出口:“在你回美国前的这段时间住在我的寓所,以便防止你箱子里的动物和默然者失控,我的屋子有魔法防护,关于这次的情况,我会写信告诉Theuses。”话音未落,他再次看到了Newt露出如同受惊小动物一般的眼神。

Newt听到要求时也确实受到了惊吓,他的亲身体会让自己再清楚不过与这个alpha共处一室的危险,目光扫过一旁的老旧箱子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看上去有些委屈地点了点头,不加打理而显得杂乱的棕黄色发丝随着动作在脑袋上摇晃,过了一会儿他才再次小声开口:“请不要告诉Theuses。”Newt不敢想象Theuses知道了这件事会冲来纽约做什么。



“好。”

评论

热度(218)

  1. 蒹葭37这个Cain是假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