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BS/蝙超】平凡之路(中4)

写的好棒。

晏昭泉:

前文:平凡之路(中3)


本篇cp涉及:蝙超为主,米乔为辅


雷点:男男生子(超人),涉及亲兄弟cp(米乔)。


如不能接受,请勿进入。


之所以“中”篇会有不少,只有最后一篇才会叫“下”,这样看起来就是在上中下三段里完成的一样。


=====================================


    “哈哈哈,老头子果然非同凡响,竟敢调戏爷爷。”达米安看到这里哈哈大笑,搂着乔纳森的手臂收紧,他的弟弟被拉得直接贴紧他的胸膛,耳边听着兄长胸膛的震动,脸色发红。


    “爸……爸爸太大胆了!”为了掩盖一时的紧张,乔纳森也跟着大声喊了一句,声音有点反常,引得达米安侧目看了他几眼,不动声色地将他搂得更紧。


    “我们继续看吧,我有预感爹地就是那段时间住到哥谭来的。”达米安笑着点开了下一个文档。


 


8月9日 晴


    我往返于哥谭和孤独堡垒之间,疲于奔命,但我至少成功让克拉克在年底前都能专心致志地陪着我。


    克拉克的人类身份还是没有彻底恢复,出于私心我根本不想让他再去大都会当什么记者,但是我明白他不会善罢甘休。


    “我觉得你应该再晚一点。”我试图说服他再休养一阵,尽管我明白他的身体早就回到了巅峰时期,“我可以动用手里的医院关系,帮克拉克·肯特出具一系列证明,说明你当时在爆炸中的伤势,如何在一年多时间里疗养,最后才恢复到可以工作的状态,这样你的起死回生就有据可循了。”


    “我就知道你会帮助我!”克拉克听了喜上眉梢,似乎在盘算着怎么回到《星球日报》。


    我不太高兴,他回到大都会,岂不是意味着我们俩又要异地相思?但我不会蠢到把这些话说出来,只能继续循循善诱,“超人才复出不久,克拉克·肯特应该再晚一点,才不会引起大家的怀疑。”


    “克拉克·肯特只是一个小人物,不会被人家怀疑啦。”克拉克似乎不买账。


    “可是卢瑟知道你是谁,你不能保证他是不是在进监狱之前已经把这个消息散播给了别人。”论逻辑推理我还是很有信心能够赢过超人的,“况且你的同事们也会对你出现的时机有所猜测。虽然你现在的伪装看起来很完美,可任何事都经不住怀疑,一旦有一个人怀疑你和超人的关系,接下去的求证就会变得简单。”


    “那你说怎么办呢?”看到克拉克额头的小卷毛都没精神地耷拉下来,我只想把他搂紧怀里好好揉一把。


    事实上我也确实这么做了,我将他箍在怀里,对着他的耳朵轻声呵气,“不如再过一阵,到年底怎么样?”


    “……好吧。”他看起来很不情愿,被我含住耳朵,不断地扭动,可他最终没有挣脱,只是乖乖地任我抱着。


    我发誓我只是抱着他,吮吸了几口他的耳垂,其他什么事都没有做。


 


8月12日 阴


    最近的天气很多变,闷热又潮湿,多半是因为台风快来了的缘故。超人在人类世界中忙的不亦乐乎,可我们又遇到了新的麻烦。


    我今天在瞭望塔检测到300公里外的太空,正有什么未知生物朝地球快速飞过来。


 


8月13日 小雨


    我确定那个生物是个威胁,今晚开始瞭望塔全员都处在备战状态,到凌晨这些外星生物就会袭击地球,我已经测算出降落点在墨西哥的一个火山口。


    我们必须赶到那里去。


 


10月26日 晴


    是的,时隔这么久才写这篇日记,是因为我在上一次战斗中受了重伤。


    那天的战斗非常激烈,这是我们目前为止遇到过的最强大的敌人,他们非常智能,而且能够迅速找到我们每个人的弱点,加以攻击。


    我甚至来不及给瞭望塔的指挥中心发出指令,就不得不全身心地投入战斗。


    原本我们配合得很好,尤其是克拉克、戴安娜和我。戴安娜从正面攻击,我和克拉克在后面联合起来就可以把敌人干掉。


    可是这些生物确实非常智能,他们很快明白克拉克的弱点是氪石。


    我无法判断他们是如何在短短几秒内获得那么多量的氪石,或许他们本身来的时候就带着,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他们一直隐藏起来。


    我看到尖锐的氪石武器,瞬间想起两年前在码头的那一幕,让我心惊胆战。


    当时我正在试图摧毁一架敌人指挥机的反应堆,但就是那一秒的犹豫,我被人扣住喉咙扔在地上。浑身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直不起腰,可我不能让克拉克有半分危险。


    因为氪石的出现,战场上情况迅速逆转,克拉克的战斗力显然受到很大影响,我看得出他很疼,可他正在咬牙坚持。


    我必须保护他。


    这是我当时唯一的念头。


    我把超过我体重近一倍的怪物彻底打倒的时候,抬头正看到一个外星生物举着尖锐的氪石朝克拉克靠近。


    “不!”那一瞬间我的身体仿佛充盈着力量,我感觉不到疼痛,弹跳着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冲向克拉克,“不!快让开!”


    我已抽出了软鞭,可已经来不及对敌人造成致命伤害,只能改变力道卷上克拉克的腰,用力将他卷入怀中。我还没来得及寻找掩体,就在下一秒被氪石穿透左胸。


    我觉得身体有一瞬间停顿,似乎一点也不疼,因为克拉克正焦急地喊我的名字,所以我知道他很好。这就够了,他很好这就够了。


    我再也、再也不会让他在我的面前倒下。


    放松下来的那一刻我才感到铺天盖地的疼痛,我自以为是个很耐痛的人,可这种疼痛还是超过了我的承受极限。


    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是当年的克拉克也这样疼吧?


    等我再次醒来,我明白我又在孤独堡垒的培养皿中,后来克拉克极力纠正我的叫法,他说这是医疗舱。


    我觉得通体轻盈,而克拉克显得有些憔悴。我很内疚,就算是氪星人,不眠不休地照顾一个病人也很消耗体力。我希望他去休息,或者去太空中晒晒太阳,可是他却说他还有一些事要做。


    他坚持要我在医疗舱中再躺三天,我答应了。


    克拉克每天都会给我一粒鹌鹑蛋大小的药丸,味道很清洌,就像冬天的雪松。我觉得身体越来越舒服,就连困扰我多年的那些旧伤都不再隐隐作痛。


    克拉克听了我的变化只是微笑,他的眼神带着一丝狡黠,我有所察觉,却并没有想过那意味着什么。


    直到我昨天,我待在堡垒的资料室,查阅那天大战的外星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键盘上黄色的按钮。


    屏幕上顿时闪现出一堆资料和数据,我知道那个按钮是控制氪星生育室的,可我没想到屏幕上出现的是我的资料。


    上面陈列的数据让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系统显示,我被送到堡垒时已经停止了心跳,几乎没有生命迹象,无论使用何种常规手段都无法挽救生命。


    所以在这两个月中,克拉克使用他自己的血液制作了30粒那种药丸,利用氪星再生技术,将他的血液和具有强力修复功能的细胞植入我的体内。


    这样做的结果,不仅是拯救了我的生命,甚至让我可以和克拉克共享了生命,也意味着他为我分担掉了一部分旧伤带来的疼痛和困扰。


    这个结果给我的震惊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事能够比得上的。


    “布鲁斯,你在这里做什么?”克拉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饮料,我闻到了热可可的香甜。他进门就看到了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资料,显然也愣住了,看看我,又看看大屏幕,终于叹了口气走了进来。


    “不解释些什么吗?”我看着他的眼中又闪烁着之前看到过的那种眼神,突然明白其实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在为我的永生而感到欣喜。


    “你……你现在和我一样长寿了。”他舔了舔嘴唇,似乎意识到了我的不悦,收敛起一开始的狡猾和快乐,变得小心翼翼。


    “擅自篡改我的寿命,你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分不清内心复杂的情绪到底是愤怒,还是震惊,还是被冒犯,总之我突然变得暴躁起来。


    我喜欢掌控别人,但不喜欢被人掌控。我的生命居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我成了不会死去和老去的人。我该大笑吗?


    我觉得可笑,这一切的发生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你……我以为你喜欢我。”克拉克似乎有些窘迫,但他还算镇定和坦然,直视我的眼睛,“难道你只是嘴上说说,而不是想和我共度一生吗?”


    “我以为我以人类的身份也能和你在一起。”我哼笑一声,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蹿腾上来,努力克制着不要再说什么伤人的话,可我的眼神一定很可怕,因为我的内心正在怒吼,难道只有氪星人才配在你的身边吗?难道人类就不行吗?


    “人类的寿命最多100年,你已经过了几十年,还能剩下多少年给我呢?”他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突然叹了一口气,“难道你只愿意陪伴我几十年吗?”


    我说不出话来,一种无力感涌上。我无法反驳克拉克的初衷,可我又很难说服自己不要在意被人安排的命运。


    “用这种方法救你是出于无奈,你当时快死了,就连堡垒的计算机也给不出更好的方案。只不过这种治疗方法连带的效果是让你和我拥有一样的生命。这并非我一开始就算计好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克拉克把那个杯子重新拿起来塞进我手里,烘热的温度温暖着我的手心,我听得出他很疲倦。


    是啊,他贡献了那么多血液,所以才会那么憔悴。我从一开始的震怒变成了现在的心疼,我很想说点什么,可他没有给我机会。


    “我很庆幸你现在和我一样长寿,”他似乎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永生是很孤独的,可是有人陪伴就不孤独。只不过你和我不同,你还是会受伤,还是会流血,只要对着你的心脏再来一刀,你还是面临死亡的威胁。但你的细胞修复能力和我一样强,在你还没有死的时候,伤口就有可能愈合。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绝对不会死,只要一刀毙命,心跳骤停,你还是救不回来。”


    “我不是……”我试图辩解我的本意,我不想听到他这种带着哀伤的声音,可是他还在继续。


    “但是你甘心么?布鲁斯?”他突然抬起头来反问我,“如果你死了,而我活着。你甘心吗?我是超人,我想要的男人,女人,只要我想,谁会不来呢?当你死了,谁能保证我不会被别人打动呢?那时候你甘心吗?”


    克拉克步步逼近,他指着自己的脸颊,自己的嘴唇,自己的头发,一字一顿地质问我,“你吻过的嘴唇,你摸过的脸颊,你顺过的头发,甚至未来,我们可能会发生些……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现在拥有的,如果将来被另一个人拥有,你甘心吗?!”


    不!我不甘心。我张着嘴,却发不出这样的声音,因为克拉克看起来悲伤又悲愤。


    “我会忘了你的,布鲁斯。我现在那么爱你,是真的,可是在你不在的未来,我会忘了你,也是真的。有朝一日当你死了,而我的人生还很长,没有你陪伴在我身边,我很快就会忘了你。”克拉克从来不说假话,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真实而残忍。


    “到了那时,或许我会很悲痛,我会脱下这一身只和你并肩作战的战袍,披上另一种颜色的铠甲。可是,我仍然可以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之后,当全世界最优秀的人类,无论男女,他们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终究还是会耐不住寂寞而爱上一个。到了那时,布鲁斯,你算什么呢?”


    “在我更为漫长的几百年,几千年岁月里,你现在陪伴我的这几十年,会变得什么都不是。或许等到地球像氪星一样爆炸的那一天,我回忆起遥远的现在,回忆起你,布鲁斯·韦恩,我曾经的某一个搭档和爱人,也只是轻轻一个叹息。”


    克拉克还在说着,他的眼眶通红,我知道他已经快要哭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匕首直指我的心脏。


    “布鲁斯,你自以为掌天控地,却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一生。或许后世会有人给你写书,写你那韦恩集团传奇少主的身份,写你那黑暗哥谭守护骑士的传说。”克拉克上前一步,终于和我再也没有距离,“可是你的这一生,就换来我的一声叹气,你真的甘心了吗?”


    甘心了吗?甘心了吗?


    我几乎快要大笑出来,我怎么可能甘心?我怎么愿意被你遗忘?我要做你的伴侣,我要你永远承欢在我的身下,我要你见到我就永远想不到别人。


    我要你永远不会忘记我!


    “你在……威胁我?”我笑骂了他一句,一把将他紧紧搂住,手臂压在他的后背,恨不得将他压入我的骨血。


    “我在向你求婚。”他笑了一声,似乎放心了些。


    我以为我听错了,可事实上我没有,因为第二天乔·艾尔的AI就来告诫我氪星人的生理结构,克拉克是真的做好了准备要和我消耗漫长的一生。


    我打电话回家,“阿尔弗,我就要结婚了,过不久我将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9月3日 晴


    我的婚礼最终还是公开了,和我结婚的人是克拉克·肯特。媒体用这个机会大肆表扬了一番曾经码头大战中已经“牺牲”了的肯特记者。


    大家七嘴八舌地猜测,基本全靠脑补拼凑出了一个富豪救美,日久生情,感天动地的故事,这倒是歪打正着,方便克拉克日后的复出。


    婚礼很简单,我和克拉克,阿尔弗雷德和玛莎,四个人一起布置了庄园的花园,在那里竖起了花墙。同样是男人,我们省去了很多繁复的新娘才用得到的步骤。穿着般配的白色西装,一步步走在洒满花瓣的红毯上。


    我的内心是喜欢朴实的。尤其是这种重要的场合,我只想让我在乎的人感受到我的用心。


    我在今天之前,还未和克拉克有过任何性爱。克拉克在这之前暗示过我们可以,但我不想。


    他是我最珍贵的珍宝。我的内心尊重一种古老的,古怪的传统,这会让今晚的初次具有某种神圣的意义。


    他并没有笑话我的保守,也没有嘲讽我曾经的放荡,事实上,他对这样的安排显得非常感动,因为我能看到当时他的喜悦。


    现在我听到他在浴室里穿衣服,估算他还有最多三分钟就可以出来,我得结束这篇日记了。


    Tonight is DDay,我必须拿出全力让克拉克再也不能离开我。


tbc

评论

热度(78)

  1. 阿羽晏昭泉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