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聪明人总爱犯点别致的错III【Solo/Tony】

海带螃蟹:

*亨本拉郎


*年龄差无视了原作设定按照亨本的来


*背景是阿狗的时间


*全是Bug和OOC




第一章  第二章


 


Napoleon Solo/Tony Mendez


 


聪明人总爱犯点别致的错 III


 


一个月只有四周,每天的工作让一个几乎快要加班到不知道周末是什么的人忙的焦头烂额。


如果不是某次他步行路过的橱窗上贴了一张看起来面熟的海报,他都已经不记得孤零零躺在他的破旧钱包里快要一个月的票了。


美国并不比加拿大暖和多少,Tony保持着一张看起来没什么情绪的脸站在他自己的衣柜前面,里面的衣服不算多也不算少,上班下班买菜做饭绝对够用,出门聚会就餐看演出也完全没有问题。


问题是,他是要去和Napoleon Solo一起看。


Tony的眉头不明显的皱了皱,他为什么要为和Solo一起看演出而觉得有什么不同,他又为什么会那么确定Solo一定会来。也许那张票是他自己不小心搞丢了,也许Solo只是一时觉得好玩并没有其他意思,有太多个可能性让他觉得今晚他根本不会看到Solo,Tony沉默的叹了口气,还是从柜子里挑出了他此刻最好的西装衬衣。


乌云满天的傍晚让出行变得不那么心甘情愿,打开门时灌进领口的冷风让他立刻又折返回去给自己添了一条围巾,在加拿大再次遇到Solo时戴的那条深灰色围巾,Tony放弃似的埋头走进冷风之中,他迈开左脚的时候希望Solo不要出现,迈开右脚的时候又希望Solo能按时出现,他觉得自己像个把握不准敌方意图的毛头小子,还什么都没发生就已经开始自乱阵脚。


完全没有了成熟男人该有的游刃有余,不过好在他有一张看起来随时都淡定无比的脸。


穿过临近演出时间而人来人往的人群之后,Tony把大衣寄存在了衣帽间,他找到票面上的座位坐下,左右看了看,两边的位置还都是空的,不知道在开演之前Solo会不会出现在某一边。


舞台上的幕布安静的垂着,周围熙熙攘攘的观众接二连三的落座,他忍不住一次次抬起手腕确认着时间,分针已经开始逼近12,随着秒针的转动,他开始克制不住的越来越希望Solo出现在他的身边。


他左手边的位置上坐下了一个年轻的姑娘,穿着一条漂亮的裙子牵着男伴的手,友好的对他露出一个微笑,他牵动嘴角给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礼貌弧度,然后就听到开演前的铃声。


人声安静了下来,灯光慢慢变暗,音乐响起,幕布拉开。


Solo没有来。


Tony有些失望的靠进椅背,他想也许Solo只是有什么原因而迟到了,他也许可以等到中场休息的时候,也许他就能看到一个掩饰不住焦急的人跑到他身边叫他一声“Mr.Harkins”,他想也许Solo已经不记得一个月之前他拿走了一张演出的票,或者只是他单纯的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也许Solo根本没有打算来。


今晚的唯一目的没有实现,演出也就对他没了吸引力,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在热烈的掌声中他随着一部分观众起身,转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会,并没有一个逆着人流方向跑进来的身影,他决定趁着天色不晚回家睡个好觉。


失望在理智的作用下变回平静,Tony谢过衣帽间的工作人员,随意的把围巾缠绕上脖子,他走出大厅,发现曼哈顿街头飘起了雪花,他又想起来那张冻红了的好看脸蛋,还有端着半杯雪而显得傻乎乎的模样。


埋头匆匆往家走,的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那个顶着薄薄的一层雪花在下半场开场前勉强赶到的傻乎乎的人。


Solo的脚步在看到本应该坐着Kevin的位置空着时慢了下来,他受伤的左臂还因为刚才的跑动而剧烈的疼痛,他在因为天气而晚点的航班落地后就立刻赶来了这里,终于在下半场开始之前走进了剧场。


但是他没有想过Kevin会选择不来。


Kevin绝对没有迷糊到不知道这张票是被他拿走的,也绝对不会迟钝到不知道他把票拿走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想好了该怎么为迟到了一个小时而道歉,该怎么在第三次见面时把两人的关系拉进一步,至少这一次不能再让他说出“这周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可这些准备完美的微笑现在失去了用武之地,Kevin没有来,也许和他一样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耽误了行程,也许只是在气他迟到了太久而已经离开。


总之Solo就是不信Kevin会不想见他。


所以第二天他在Kevin端着热腾腾的咖啡转身的时候带着重逢的喜悦站在了他的面前。


在看到Kevin那张一瞬间明显的惊讶又立刻恢复了平静的脸之后,他也只能承认自己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那个他绝对不承认的可能性。


“好久不见。”


一个月之后Kevin的声音还是那么波澜不惊,礼貌的微笑第一次有了好久不见的弧度,不比第一次的郁闷,第二次的意外,这一次看起来就像两个久别重逢的好友,在路边巧遇而打个招呼。


Solo为此却突然的犹豫起来,直到他听到对方又一次开口。


“你还好吗?”


这关心像是小心翼翼又意有所指,一时之间想不透彻,他干脆再把微笑的嘴角扬的更高,映着日光的眼睛眨了又眨。


“你昨天没去。”


肯定句,却在等待一个反驳的回应。


Tony听到他的话愣愣的也跟着眨了眨眼睛,他疑惑的反应了一秒钟,随即垂眼轻声笑了起来。


“你迟到了。”


无需解释的含义让Solo彻底的松了口气,表面上是不动声色的漂亮笑容,他盘算着如何邀请面前的人共进晚餐,床都上过两次了,他们也该可以开始正常的约会流程了吧。


“今晚有空的话,一起吃晚餐吗?”


他没想到又一次,Kevin抢先了,这和前两次看到他就想方设法把他赶跑的人有点不一样,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Solo依然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他们约定了时间地点,然后在分开两个小时之后又一次见面了。


作为Napoleon Solo和Tony Mendez。


Solo看着被介绍为这次任务的共同执行者的Tony,觉得自己久经沙场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欺骗和伤害,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脑袋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和那个看起来并不怎么意外的人握手并且说出了很高兴认识你的。


该死的Tony Mendez还关心的问了他左臂的伤如何了。


好极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和这个同事去吃饭了。


Tony有些莫名理亏的看着对他爱答不理的Solo在顶头上司离开之后彻底的对他视而不见,犹豫着是应该诚恳的道个歉还是应该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提醒他约好的晚餐,最终在浪费了半个小时之后,他觉得就算为了接下来的任务着想,他也应该首先打破沉默。


“Solo,如果你不想今晚……”


“闭嘴。”


Solo粗暴的打断了他的破冰计划,然后同样粗暴的起身拽了拽自己的西装,绕过会议桌俯身就吻了他。


“……”


这是个好办法,Tony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然后抬起双手抱住了他的肩膀,用唇舌安抚着委屈的人。


“所以…晚餐?”


“我去接你。”


 


END





评论

热度(82)

  1. 阿羽海带螃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