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sk】【授翻】Jim the (Not-so) Virgin 第十八章

喜迎更新<( ˘ ³˘)/🌹

4spirk:

第十八章  育婴课与迎面一拳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




第二天下午,Jim和Spock准备去上为新晋父母所开设的第一堂育婴护理课。Jim换好衣服在门口等Spock去拿他的PADD。瓦肯人后来在门口和他碰头,却没有去开门,只是盯着Jim。


“Jim,你是不是忘了什么?”Spock问。Jim莫名其妙的看向他。


Spock垂眼看向Jim的双脚,而后抬起一边眉毛看向Jim的脸。Jim瞄了一眼,发现他还只穿着袜子。


“哦……对哦……鞋。”




等Jim穿好鞋子,他们离开了家走向几条街之外的医院,育婴课就在那里。然而当他们路过一家意大利冰淇淋吧时,Jim立马拐了进去。


“Jim,我们必须按时赶去上课,”Spock跟在金发男人身后进了店。Jim无视他,仔细研究店里的各色冰淇淋。


“能为您效劳吗,先生?”站在柜台后面的男人微笑着询问Jim。Spock眯了眯眼睛,站到Jim身边,伸出手环住他的腰。


“我要一个中杯的冰淇淋,加一勺酸樱桃、香草冰沙还有椰蓉。”Jim跟那个人说道。


“好的,请稍等。”


“这是你的新嗜好吗,Jim?”Spock在他们去往医院的路上问。Jim一边走一边开心的吃着冰淇淋。


“是宝宝们想吃。这太好吃了。你要不要也来点?”


“不了,谢谢。”


“那就好,其实我不想跟人分享这个。”


Spock搂住Jim的腰,为他不符合逻辑的怀着孕的伴侣而默默发笑。




等他们到达医院的时候,Jim已经吃完了甜点。他们去了一楼的教室。教室里摆着好几张桌子,每张桌子前放着两把椅子。已经有一些准父母提前到了,大部分是人类伴侣,也有少数几对其他种族的。Spock领着他去了教室前面的一张桌子。


Jim笑了几声,等Spock为他拉出椅子。


“什么这么好笑?”


“你真好学,居然挑了前面的桌子。”Jim说。


“鉴于老师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呆在教室的前半部分,所以坐在这里对我们最为有利,”Spock一边回答,一边把他的PADD放到桌子上,拿起触笔准备做笔记。


Jim微笑着摇摇头。




当发型不太整洁的中年金发女人要求教室里的人们依次做自我介绍并说明怀孕情况时,Jim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看到Spock也一样对那个女人眯起了眼睛。她看到了坐在前面的他们,于是点头示意他们第一个来做自我介绍。   


他没站起身,只是坐在椅子上微微侧身看向其他准父母。“大家好,我是Jim……这是我的……男朋友Spock。三月初,我们就将迎来双胞胎了……还有,呃……我们还不知道要怎么换尿布。”


听到最后一句话,有几对准父母轻笑起来。


等所有人都做完介绍,老师终于也介绍了自己。


“大家好,很高兴看到有这么多准父母出现在这里。我叫Gwen,我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我还是这所医院的护士,在NICU工作。”


Spock举起手,Gwen看向他,点点头问道,“有问题吗?”


“你教这门课多久了?”Spock问道。


Jim翻了个白眼。


Gwen微笑作答:“我在NICU做了十七年的护士,过去五年里一直在教这个。说起来,我还从没在这个课堂上见过瓦肯人。”


随后,她转向其他人,开始介绍接下来两节课里他们会学到什么。Spock做了些笔记,Jim没费心去管。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里,Gwen介绍了婴儿的出生、行为、健康以及安全方面的基本知识。要记住的东西太多了,Jim庆幸Spock有着超强的记忆力。老师后来给大家发了婴儿必备用品清单,这让Jim很开心。


在这堂课结束的时候,她跟大家说下堂课将会是实际操作课,包括怎么用尿布、包襁褓等等。Spock在课后去找了Gwen询问更多问题,Jim则离开教室,到大厅里看宝宝降生前的课程列表。


产前瑜伽好像很有趣……我该去研究下。哺乳课绝对不要……哦他们还有给多胞胎父母准备的课程。Jim一边看课表一边胡思乱想,拿出通讯器对着瑜伽课和多胞胎父母课程的海报拍了个照片。


“Jim,你对哺乳课感兴趣吗?”Spock走到他身后,开口问道。Jim摇摇头,倚上瓦肯人厚实的胸膛。


“不,没这个功能。”Jim回答。


“你可以。只要摄取营养品……”


“不,Spock。”Jim打断了他。


Jim敢发誓他听到Spock嘟囔了一句“母乳喂养最好”才让出一条路来。


“你跟老师聊了什么?打探家庭作业吗?”他们在去往附近餐馆吃饭的路上,Jim问。


“否定的。我希望详细了解她在课上所说的一些内容。”


“啊,好吧。下节课我们要换尿布了。给真正的、活生生的小宝宝们换尿布。”


“的确。”Spock几乎是在叹气。


“哦不是吧……你可不能把换尿布这事全推给我。我们可是要有两个男孩的,所以你必须帮忙给他们换尿布。”


“当然,ashaya。”Spock回答。




第二天下午,Jim坐在图书馆的桌子旁复习下场考试的东西。他的PADD放在身前,笔记则在桌子上散了一堆。


在他轻点PADD屏幕时,他听到身后有人在说,“八成是他的哪个教授的。”


“嗯,最有可能是Pike舰长的。”


哦,真他妈的……我的孩子跟你们有半毛钱关系吗,Jim想着,紧紧握住手里的铅笔。他朝后瞄了一眼,看到那是Gary的两个朋友,Gary则正朝他们走去。Jim叹口气,重新看向他的笔记。


“Gary……会不会是你的?”Jim听到有人问。


“哈哈哈,才他妈不是。他的确会时不时让我操几次,但我才没那么蠢,跟那个小贱货做的时候一直都戴套。”Gary嘲讽道。Jim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别哭出来。他从桌子上抬起视线,看到Uhura正在面前看着他和他身后的那几个人。


好极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在她面前哭。


“嘿,Jim!”Gary喊他。Jim充耳不闻,低头看着桌子。


“哟呼,Jimmy!别装了……跟我们说说,孩子的爸爸是谁?”Gary一边问一边朝Jim的方向晃过来,站到他的桌子旁边,双手按到桌子上。他对着Jim咧开嘴笑起来,说,“你干吗不直接承认你不知道那是谁的?你看,这就是为什么小婊子们总是……啊!”


Uhura一拳揍上Gary的脸,打断了他的话。


“操!你有病?”Gary恶声恶气的骂道,用手揉着脸。


“有病的是你!PetaQ(注:克林贡语,蠢货/懦夫/无耻)!”Uhura吼回去,朝他迈了一步。Jim从椅子上站起身,几个保安也在这时跑了进来。


“怎么了?”其中一个保安问道,打量着Gary和Uhura。Gary憋足了劲试图寻找借口,而Uhura只是瞪着他不说话,这让Jim轻笑起来。


“她脚滑了。”Jim开口说道,向保安们做出最无辜的表情。


Uhura瞄了他一眼,而后转向保安点了点头,“我脚滑了。”


“你脚滑了……然后碰巧在他脸上揍了一拳?”


“是的,就是这么回事……纯属意外。”


“好吧。好吧,那么你现在去忙你的事情吧。”保安跟Gary说着,挥手让他离开。Gary点点头,又看了看Uhura和Jim,转过身跟他的朋友们一起走了。鉴于“脚滑”的后果,保安给了Uhura一个口头警告,随后离开了。一等保安走得够远,Jim就爆发出一阵大笑。Uhura跟他一起大笑出声,但Jim随后突然停止笑声,垂头看着自己。


“操……我刚刚尿了,”他叹了口气。Uhura偷笑几声,帮他收拾好东西,送他回宿舍换衣服。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揍了他一拳,”Jim洗完声波浴走出浴室门换衣服时这么说。他一到宿舍就给Uhura找了一个冰袋敷手。


“我必须出手。他居然中伤你,不能忍。”Uhura回答。


Jim走出浴室,对她微笑着说,“好吧,谢谢你……但是下一次能不能让我来揍他?”


她坐在Bones的床上,手背敷着冰袋,对着他咧嘴笑起来,“没问题。”


Jim面朝她坐到自己的床上,“我的克林贡语有点烂,但是你是叫他petaQ来着吗?”


Uhura笑了几声,点点头说,“没错……觉得那个词挺合适的。你会克林贡语?”


Jim咧嘴笑起来,“我可不是只知道跟农场动物性交的乡下人。而且我在外星语言实验室混的。不过要声明,我去实验室不是为了烦你。”


“我知道。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你有点……”


“我没给你留下什么好的第一印象,我为此道歉。我当时喝醉了,而且生活也一团糟,”Jim打断她的话,“不过,我的确喜欢逗你跟猜你的名字,Sade?”


“猜的不对。不过我有一点点喜欢你这么逗我,我也同样为第一次见你时候的刻薄道歉。不如我们现在开始试着做朋友?”


Jim微笑着点点头,“我很乐意。”这时候,双胞胎决定要踢他一下。他轻轻皱眉,揉了揉肚子。


“宝宝们闹了哈?”Uhura笑着问他


“Spock跟你说的?”Jim问。


“今天早上他在上课之前一直在看PADD上的超声波照片。还有,Gaila跟我说上周六晚上你跟他发短信了,说你肚子里是两个带把的小家伙。”


“嗯,的确是的,”Jim笑起来,盯着她看了一会又问道,“你的瓦肯语说的怎么样?”


“为什么这么问?”


“我想学……为了孩子们……也许也有一点为了Spock。你愿意教教我吗?”


“也许吧……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当然可以,说吧。”


“Spock跟火鸡是怎么回事?”


Jim大笑起来。




等Jim解释完火鸡事件,Uhura大笑了一阵后同意教他瓦肯语,随后便赶去上课了。Jim这会儿没有课,于是他待在寝室里,决定跟妈妈联系一下。


他坐到自己摆着电脑终端的桌子前,打了几封草稿,最终还是全部作废。最后,他发出去的只是一条很短的信息:Hi,妈妈。我是Jim。等你有空的时候联系我。我有事情想告诉你。再见。Jim。


Jim叹口气,确定自己只能这么说。希望她能收的到,希望她能联系他。




她的确在那天晚上联系他了,就在他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宿舍后。电脑接到讯息吵起来的时候他在床上正睡的香,Bones大声喊他,要他赶快去搞定那混蛋玩意。Jim费力把自己从床上挖起来,走到桌子边上坐下。当妈妈的脸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现在都半夜了,妈妈。你可以明天早上再打过来的。”Jim跟他说。她对他翻了个白眼。


“你到底想不想跟我说话?我还有任务,我得看好这艘星舰,你知道吗?”Winona回答,双臂抱胸,不肯看他的眼睛。她的视线落在他身后的某一个点上。从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起,她就不曾正视过他的眼睛。


Jim在心底叹了口气,记起了自己不愿意和她联系的原因。


“好吧,好吧,听着,我有些事想告诉你。我……呃……怀孕了。”


Winona眨眨眼,叹了口气,又用一只手捂住双眼,说道,“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你知道自己的体质。你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我没有不负责任……不是这么回事,妈妈。学院的妇产诊所出了医疗事故,我被意外地进行了人工授精。还有,我知道父亲是谁。”


“意外的进行了人工授精?你还真是事故集中体啊,不是吗?好吧,你打算留着它吗?”


Jim咬住牙,点了点头,站起身给妈妈看他的肚子。


她叹口气,“好吧。显然你已经怀孕有一段时间了。你联系我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还是你需要什么东西?”


Jim真的开始生气了。他重新坐回去,从眼角余光能看到Bones已经从床上坐起来,正注视着他。


“我什么都不需要,母亲。我只是以为你会想知道自己马上要成为奶奶了。”


“我已经是奶奶了,Jim。Sam和他的妻子有个儿子。你还有其他要说的吗?还是说我可以挂断了?我还有任务……”她随后切断了通讯。Jim什么都不想听了。他听到Bones下床走到他身后,俯下身体用双臂环住Jim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拥抱。


“别往心里去,Jim。起码你跟她说过了,如果她还想跟孙子们建立关系,她会再联系你的。别被影响,好吗?”Bones安慰他。Jim点点头,在Bones的帮助下躺回床上。当他的朋友用被子把他包好并弄乱他的头发时,他轻笑了几声。


Bones返回床上把自己舒舒服服的窝起来。Jim翻了个身看向他。


“你是个超棒的朋友,Leonard,”Jim对他说。


“别拍马屁了,Jim。”


Jim微笑,“嘿?”


“什么事?我要睡了。”


“你想不想做宝宝们的教父?”


Bones转过脑袋看着他,微笑着说,“当然,孩子。我很乐意。”


“耐你,Bonesy。”


“快滚去睡。”




上完最后一节课后,Uhura立马去了Spock教授的办公室。他没在办公室,于是她去语言学实验室找他,那里只有他一个人。


“教授,我能借一步说话吗?”她问。


他从桌前转过身看向她,“你的手怎么了?”


她瞄了眼自己轻微擦伤的指关节,“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你知道Kirk的前男友是谁吗?”      


Spock突然站起身,椅子滑向身后。“Jim在那里?”他低声吼道,朝她走过来。


她朝着他举起双手,摇了摇头。“Jim没事。他在宿舍,一切都还好。”


Spock冷静下来,重新站回原位,“请继续。”


“是Mitchell学员。Gary Mitchell是他的前男友。他已经跟Kirk分手了,却一直在学院里散播流言,是个大混蛋。抱歉我说了脏话。”


“Gary Mitchell。”


Uhura点点头,“图书管理我撞见他嘲讽Kirk,我实在听不下去,所以揍了他一拳。”


“攻击他人……”


”她笑起来,摇了摇头。“保安只是给了我口头警告。因为Kirk告诉他们那是我脚滑了。我也这么说的,Gary也一样。所以没人碰到麻烦。我真的已经烦死那些流言了,其他人类学员也都一样。都是Mitchell和他那群白痴朋友挑的事。天哪,我真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招数才继续赖在学院。”


“谢谢你,Uhura,告诉我这些。我会和Mitchell学员谈一谈。”Spock说。


“不客气……但是你能不能别跟Kirk说是我告诉你的?感觉他是真的想自己搞定Mitchell的事。”


“我不会跟Jim透露一个字。”


Uhura微笑着离开实验室,Spock则走到电脑终端前开始查询Mitchell学员的资料。


 


TBC.


 


(诈尸更。这篇文一晾就是三个月,非常抱歉。土下座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