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有只海豹:

都是氪石惹的祸3-6




4


他们一直坐到电影散场,等观众们走得差不多了,布鲁斯才拍拍克拉克的肩膀,提醒他到离开的时间。克拉克感激地笑笑,黑框眼镜后的双眸如雨后的天空,湛蓝清澈,带着潮湿的水气。


咖啡馆就在两个街区外,走过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正适合散步过去,缓解久坐导致的浑身酸痛。


“真是奇怪,你有没有发现路过的人都在看我们。会不会是有人认出你了?我第一次见到的你的时候,布鲁斯·韦恩走出私人飞机,你看上去完美得就像一尊艺术品。露易丝那时候对你一见钟情,我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并肩走了大半段路,克拉克终究不习惯这样的沉默,于是找起话题来活跃气氛。他推推眼镜,黑色的老式粗框眼镜给他的一身打扮减了不少分,这大概就是他这一路上不受注意的原因之一。


“你的手。”布鲁斯忍无可忍,提示道。


“我的手有什么问题吗?”克拉克随口反问,低下头,快速地从手臂到脚尖都扫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到令人侧目的地方。


“另一只,”布鲁斯无可奈何,只能再次提示,“从电影院开始你就一直抓着我的手。”有时候他真的怀疑眼前的氪星人的奇怪行为要么是他的生理构造与众不同,要么就是他的演技精湛,骗过了所有人——甚至包括蝙蝠侠在内。


克拉克恍然大悟,连忙满脸通红地松开了布鲁斯的手。几秒钟前他还暗喜布鲁斯走在身边,虽然沉默,但他们之间距离早已越过了布鲁斯的安全距离。他还以为是气氛恰好。


克拉克假装引路,偷偷地观察布鲁斯的反应,发现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看起来仿佛对此并不在意。


他其实有点失望。前提是他没有用超能力作弊,去听布鲁斯心跳的话。


克拉克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来打圆场,目的地就已经到了。说是咖啡馆,其实更像是一家家庭快餐店,老板和克拉克是老相识了,有时候即使是紧张的午餐时间,克拉克也会绕路到这里点一份苹果派打包带走。


咖啡的甘醇,烘焙的甜香,间或从后厨飘来的烤肉味,不大的空间里热热闹闹,算不上吵闹,却也构成了奇妙的和谐感。


显然,和克拉克预想的一样,布鲁斯很喜欢这里——从他一落座拿起菜单,十秒内就做好决定就能看出。他们认识的时间足够久,久到克拉克知道这位韦恩大少爷心情不好时的挑剔程度有多苛刻,有时候就连阿尔弗雷德都难以招架。


“一个苹果派,一个黑森林蛋糕,两杯煮咖啡。”现在还不是用餐的高峰期,店内的服务员都在后厨准备配菜,克拉克挥了挥手,直接朝柜台后的老板喊话点餐。


“黑森林蛋糕?”布鲁斯的声音从菜单后传过来,当然即使他用菜单挡着脸观察店内的环境,克拉克还是可以看到他有些惊讶的表情,“我以为你会选苹果派。”


“你不是也是吗。我也以为你会选巧克力蛋糕而不是水果派呢。”克拉克微笑,无意纠正布鲁斯把他和苹果派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主观印象。


“然而你对这儿的苹果派赞誉有加,热情难却。”确定餐厅没有问题后,布鲁斯脱下棒球帽,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凌乱的头发支楞着,几缕刘海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这很少见,通常情况下,他要么衣冠楚楚发型一丝不乱,要么绝不轻易取下头罩。他现在看上去像另外一个人,不是那个哥谭甜心,不是黑暗骑士,但也不完全是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毫无疑问是伪装大师,而克拉克想摘掉他的所有面具。


苹果派可不是万能灵药。


甜点上来的很快,咖啡也是,餐桌上香味四溢。克拉克端起他的咖啡,滚烫的棕色液体从唇齿间流过,同时透过氤氲的蒸汽看着布鲁斯用叉子切下一块苹果派送入口中。酥脆的派皮,入口即化的馅料,苹果的酸甜在味蕾上绽放,超级感官使他感同身受。


“太甜也太酸,酥皮倒是无可挑剔。”


布鲁斯放下叉子,拿起水杯漱口。


“试试看巧克力蛋糕吧,他们用的是最纯正的巧克力,猜你一定喜欢。”克拉克把自己点的那份蛋糕推到布鲁斯面前,特意在双关的地方加重了语调。


“谢谢,但是……”


但是他的语速快不过超级速度。布鲁斯来不及谢绝,克拉克就交换了他们的盘子。布鲁斯瞪着面前的巧克力蛋糕,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克拉克打算吃掉自己尝过一口的苹果派。他迟了一步。


“妈说过,浪费食物是不好的。”


即使克拉克说得没错,布鲁斯也很难不去怀疑这是什么诡异的陷阱。


然而环顾四周,朋友间交换食物似乎是司空寻常的事,譬如此刻,就在他们背后的那一桌坐着几个高中女生,闹个不停,没有一个人老老实实地吃自己面前的东西,一边嬉笑聊天,一边挖旁边人杯子里的冰淇淋。三点钟方向坐着一对情侣,用一对折成爱心的吸管喝同一个杯子里的玫瑰奶昔。


想到她们的行为与自己和克拉克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布鲁斯忽然觉得背后一阵恶寒。他连忙把注意力转移到蛋糕上。


巧克力蛋糕正如克拉克所承诺的那样好吃,微微的苦涩与香醇在味蕾上绽放,柔滑湿润的口感带来美妙的甘甜回味。砂糖、乳酪奶霜和可可组合得敲到好处,没有普通蛋糕的厚重黏腻,轻盈得像蝴蝶振翅般轻柔,触动心弦。


没有什么比美食更能消弭负面情绪。克拉克静静地看着布鲁斯的眉头舒展开来,微微眯起眼睛品尝美食的表情,对他来说,这也算是一种享受了。除了牢骚和开解,朋友间碰面喝咖啡也可以是放缓生活的脚步,享受闲暇与宁静的方式之一。


与身体的放松不同,克拉克的超级头脑高速运作着,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他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有一天休假,于是头脑发热约了布鲁斯出门。他以为自己会被拒绝,却没想到走了大运。


如果没有爆炸声和枪击声干扰这一切的话。


从大约一两个街区之外传过来的声音让餐厅里骚乱了一阵。和其他人一样,克拉克也抬头往窗外望去。


“珠宝店遭劫。”


克拉克压低声音,用口型告诉布鲁斯。他们对视一眼,随即默契地点点头。布鲁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惬意地舒展身体靠在椅背上。他看着克拉克,蓝眼睛里跳跃着戏谑的闪光,微微勾起嘴唇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


“这是超人的工作。”


的确,周围的大都会市民尽管面露惊慌的神色,但都还在待在座位上,小声嘀咕着好奇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但这里是大都会,超人所在的城市,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


克拉克冲出门。


布鲁斯目送他离开,和其他人一样,抬头望向角落里的电视。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下午四点十分,全市最大的珠宝店内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持枪的劫匪使用塑料炸弹炸开了展示柜并开车逃离,据悉事发当时珠宝店店员们正在准备一场世界顶级珠宝展览,遭劫的宝石保守估计价值在三千万美金左右……以上内容来自星球日报社记者露易丝·莱恩在现场的报道。”


餐厅里的电视上播放的连续剧被插播的紧急新闻取代,爆炸发生了不到五分钟,记者就已经出现在现场进行直播。他们甚至比警察来得还快。


由超级英雄守护着整个城市真的是件好事吗?布鲁斯摇摇头,端起咖啡送到嘴边,才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他招手,叫来循声而出安抚顾客的服务员。


“您的朋友没事吧?”服务员过来给布鲁斯的咖啡续杯时,好心地问。


“他的车就停在那个方向,你知道的,新车,还来不及上保险。”布鲁斯耸耸肩,面不改色地撒谎道。


“别担心,超人会解决的。”


没过多久,在餐厅里绕了一圈的服务员折返回来,给布鲁斯送来一碟手工曲奇。“免费赠送,希望您别介意刚才的意外,继续享受我们的食物。”服务员解释,接着他就拍着胸脯保证道:“别担心,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有超人在,大都会可谓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了。”


他应该过十秒钟再说这句话。


因为他话音刚落,一辆无牌越野车就冲破大门,一头撞进了餐厅里。


电视上,珠宝店劫案的直播新闻还在继续,就在珠宝店经理赶来,向记者介绍他们遭劫的珠宝的来历时,超人带着五花大绑的劫匪回到了案发现场,将被劫的宝石首饰还给经理。记者正要将话筒递给超人时,后者忽然神色凝重地望向镜头之外,画面一闪,这位超级英雄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镜头之外,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5


布鲁斯本可以躲开那辆失控的试驾车。


但他没有。


不穿制服他也还是蝙蝠侠,哥谭的义警,正义的守护者,绝不可能在灾祸发生时独善其身。所以当越野车冲进来时,布鲁斯在第一时间拉着惊呆的服务员往安全的方向躲,护着对方的头扑倒在地上,炸裂的玻璃暴雨般砸落在他身边。


他晕头转向地起身,模糊的视线中出现红蓝色的熟悉身影。


“你受伤了!”


他听到有人惊呼,但并不觉得疼痛。布鲁斯摇头,正想开口解释自己平安无事,或许只是撞到头了所以现在有点昏昏沉沉。但下一秒,他就被人打横抱起,失重的眩晕感袭来让他一时失语。


还会是谁呢。


“别……”布鲁斯在强风中艰难地开口,语句被吹得支离破碎让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发出过声音,他把手搭在克拉克的肩膀上,撑起身体靠近,“别去医院,我没事……去你家。”他有时候会忘记克拉克不是凡人,不用特意凑到克拉克耳边他也能够听见自己说的每一个单词。


“但是你受伤了,你流了很多血!”布鲁斯外套上濡湿的触感,他苍白的脸色,空气中血腥的味道,全都让克拉克心慌不已。他看到那辆车突然加速冲出路面的时候就立即赶过去,但还是慢了一步,他也不可能放弃其他惊惶躲避的客人安危不顾,而只保护好布鲁斯的周全。但他是超人,他本该让所有人都平安无事。


“别去医院。”布鲁斯恢复了一些体力,他用最大的力气拉住克拉克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用蝙蝠侠的嗓音和不容拒绝的语气命令。然后他看到克拉克惊恐无措的神情,布鲁斯放软语调,“我不会有事的,克拉克,只是皮外伤。”


克拉克遗憾地看着近在脚下的中心医院,犹豫片刻还是照布鲁斯说的去做了。他折返路线,绕过可能的监控和潜在的目击者,带着布鲁斯回到了自己在大都会的公寓。


他找出急救包,不确定地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淡定地撕开染血外套的布鲁斯。


“我不该听你的。我应该送你去医院,或者带你去找阿尔弗雷德……不不不,我应该带你去堡垒,AI一定有办法治好你!”


“放轻松,克拉克,别那么大惊小怪,”布鲁斯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按住克拉克的肩膀,拍了拍,“听我说,这只是一点皮肉伤,放松些好吗。”他看着对方惊惶不定的眼睛安慰道,语调镇定得仿佛那个流了一身血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他说完,满不在乎地坐到沙发上,撕开T恤衫开始处理伤口。克拉克从未想过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布鲁斯半裸的身体,伤痕累累,血迹斑驳。


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但凝结干涸的血痂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布鲁斯快速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伤情,确认碎玻璃没有伤及肌腱和神经后,用消毒的镊子仔细地挑出嵌入皮下的颗粒物。


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疼痛。克拉克深知对于普通人,这样的疼痛意味着什么,而布鲁斯却满不在乎。


“让我帮你。”克拉克的声音有些发抖,他抓住手上的镊子。


布鲁斯怀疑地挑眉看着克拉克,后者一脸严肃,手指如顽石般坚硬不可动摇。他难得地没有用蝙蝠式的冷嘲热讽回应,只是松开手,至少他相信超人的超级视力。


有那么一会,房间里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普通尺寸的双人沙发要塞下两个健壮的成年男子还是有些勉强,隔着两个抱枕的距离,布鲁斯还是能感觉到沙发另一端凹陷的分量,身体散发的温度,不属于自己的汗水、香皂和烟尘的味道。克拉克靠得太近了,触手可及,布鲁斯却有一种荒谬的错觉,眼前一切只是他的幻想,贮存在流光溢彩的肥皂泡里,一戳就破。


“……你真不该这么做,这些伤口可不是小问题……我先帮你把碎玻璃挑出来但是这些伤口还是有可能感染,不仅如此你受的伤可不是能用皮肉伤来一笔带过的,相信我,我看过的医学书籍比大多数外科医生还要多,你的伤口需要缝合……布鲁斯?你在听吗?”


布鲁斯感到后悔。一开始他就不该搀和进来,无论是布鲁斯·韦恩还是蝙蝠侠都不适合这种下午茶会面,更不用说麻烦总是不长眼地找上门来。或许现在脱身还来得及。布鲁斯摇头,避开克拉克热切的视线,拿起绷带缠在身上开始打结,“这样就够了,我自己能处理,等回到蝙蝠洞我会呼叫阿尔弗……”


“闭嘴。”克拉克咬牙按捺下心中的无名之火,用超人的语气命令道,轻柔的声调中带着某种足以让蝙蝠侠服从的强硬。


布鲁斯安静地等了一会,他和克拉克就此争论过许多次,超人永远也不放弃他那一套,蝙蝠侠则坚持他的蝙蝠准侧将所有关心自己的人排除在外。


克拉克沉默得太过反差。


布鲁斯错愕地抬头,看到一个快要哭出来的超人。他见识过克拉克·肯特与卡尔-艾尔的许多个面貌,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


“这不像你。”布鲁斯艰难地找回声音,喉咙像咽下过巨石那般干涩疼痛。他心里明白这么说不过是在自欺欺人。钢铁之躯,坚不可摧,明日之子,所有的形容赞美颂扬都将超人视作希望的象征。布鲁斯比谁都清楚,克拉克·肯特不过是在小镇农场上成长的农家男孩,天真,乐观,易受伤害,尽管如此有一个他所知的最美好的心灵。


“我知道。”布鲁斯轻声回答,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给了莫名地变得多愁善感的克拉克一个别扭但真诚的拥抱。肩膀上传来压力时他们俩都有些紧张,布鲁斯不缺定克拉克是否也感应到了那微妙的反应,那些他们肌肤相贴时产生的细小电流。也许是他多心了——那不过是静电。


他的手指在濡湿的暖流化在肩上时改变了方向,轻柔地穿过克拉克柔软的发丝,落在他的头顶,一个纯粹的关怀的爱抚。


“我尊重你的选择,布鲁斯,”克拉克握着布鲁斯的手,把发烫的脸颊贴在对方温暖的手掌上,“我也知道你有能力照顾好自己,但是我没法眼睁睁看着你受伤,自己却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我可以用超能力帮助任何人却不能保护好自己最……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布鲁斯说。克拉克还抓着他的手呢,他迟早会明白一切,但是血压升高在鼓膜中制造的聒噪鼓点影响了布鲁斯的判断力,然后他意识到那不是自己的心跳。


布鲁斯闭上眼,让克拉克冰凉柔软的唇瓣贴上来。事后他会此刻的一时冲动感到后悔……不,他永远都不会后悔这一刻,布鲁斯抱住克拉克的肩膀把他更加拉向自己,最终,两颗悸动的孤单的心紧紧地贴向彼此。




6


漫天风雪中,纯黑色的蝙蝠战机如同一道沉默的影子般飘落在陆地上,几乎没有惊动这片雪原上的任何生物。蝙蝠侠望着窗外,寒冷在他驾驶到极地上空时就已经渐渐侵蚀了他的感官,银白的冰雪世界中他孑然一身。


尽管如此,离约定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并不着急离开狭窄冰冷的驾驶舱寻找一个温暖的庇护。适当的安宁和低温是必要的,布鲁斯无法平静,无法停止思考,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他头脑中碰撞反应,疑虑膨胀爆发简直要蒸干他脑中的每一个细胞。他反复回想克拉克这些天来的反常,从一开始过分纤巧华丽的甜点,那些关于颜色的文字游戏,到最后的情感爆发,总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原因绝不会仅仅是因为多年来他们彼此心知肚明的感情?


蝙蝠侠相信超人,蝙蝠侠怀疑一切。


布鲁斯松开紧握的双拳,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掌心中满是汗水,他打开驾驶室的出口,直面凛冽的寒风,准备去做个了结。


很久以前超人就将进入孤独堡垒的权限交给了蝙蝠侠,以防万一,就和他把能制服自己的氪石戒指交给蝙蝠侠时的理由相同。蝙蝠侠数次出入过这个藏在北极冰原下的世外桃源,却还是头一次不是为了紧急任务而来,他得以有时间仔细观察千万光年之外的科技遗迹。


这次布鲁斯没有费心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沉重的鞋底踩在类水晶的坚固地面上,回声在遍布四壁的水晶锥间震动着传递到走廊深处,算是向堡垒的主人告知他的到来。


一道暖流拂过他被极地寒风剐得刺痛的脸颊,浓重的鲜红色映入眼帘。布鲁斯感到喉咙发紧,面具的边缘卡在皮肤上压迫感觉变得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难以忍耐,受低温侵扰而麻痹的神经后知后觉地提醒他堡垒内的温度被调整过,带来怡人的温暖,让他身上厚重的装甲变得越加沉重。


克拉克连忙落在地上,差点被自己的长袍绊倒,他穿着平底鞋,视线恰好能与布鲁斯的平齐。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他不想做出任何需要让布鲁斯仰视自己的行为。


尽管克拉克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调整了自己的踉跄,布鲁斯还是觉察到了一些痕迹,在华丽的传统氪星式礼服之中,看到了他所熟悉的小镇男孩腼腆的微笑。毫无疑问,那笑容是有感染力的。


“欢迎,布鲁斯……欢迎。”


克拉克有点不知所措地愣了片刻,才伸手握住布鲁斯的右手。通常情况下,他们不会如此拘束。他们也并不是第一次约在堡垒里见面,但是考虑到此时他们约见的目的,两人都有些心照不宣的尴尬和紧张。


即使隔着手套,布鲁斯也能感觉到克拉克的手指是多么的温暖有力。他们握手的时间比往常要久了一些,久到布鲁斯松手时竟荒谬地感到寒冷。他裹紧披风,指尖滑过万能腰带,无论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样的状况,布鲁斯确信自己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来接受……或解决它。


布鲁斯还没准备好,克拉克就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或者说,他的超能力帮了点小忙。也许连蝙蝠侠都不知道,超人对他的了解绝不止浮于表面。


“别,别说,布鲁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拜托了至少……在我带你去过那个地方以后再告诉我你的决定。”克拉克抢先开口,急切的语调,绝望又苦涩。


即使是蝙蝠侠也无法拒绝超人的请求。


再一次,布鲁斯发现自己身处无垠的冰原之上,只是这一回,克拉克温暖的怀抱将冻土荒原的万年冰霜隔绝在外。


在他们脚下,银白的山谷中藏着一片紫色的花海。美丽的花朵不受风雪侵扰,静谧地开放,如同波光粼粼的海浪般轻柔地摇曳。


布鲁斯几乎立即认出了那些特别的花。那是数年前,他为了庆祝超人的生日,利用已知的氪星科技与资料尽可能再现的一种氪星植物,它在花期时有着玫瑰的外表,闪烁着星光的紫色花瓣。


他为之命名为“氪星”。


他们落在花海中心一小片绿地上,布鲁斯谨慎地抖动披风,避开那些看似娇弱的花朵。到目前为之,他还说不清当初那个送花的冲动是否正确,那并不算一个愉快的生日,芒戈混入堡垒,用外星植物控制了超人的思想让他陷入幻境之中,被唤醒的超人也因此勃然大怒打倒了那可恶的侵略者。那朵花带来的喜悦与幻境相比微不足道。


可现在看来,克拉克确实喜欢这些带着他遥远故乡痕迹的花朵,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壮观的花田。


布鲁斯收回视线,看向站在他面前的克拉克。


小镇男孩的腼腆羞涩在超人的制服中表露无遗,他欲言又止,眼中映出来源于玫瑰花的星星点点的光芒,深邃五官俊美得如同古希腊雕刻。在某一个时刻,他肃穆的神情骤然带动了布鲁斯的情绪,也随之紧张起来。


“布鲁斯,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也一直都想告诉你,从我们见面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爱你。我读过也见过太多一见钟情的故事,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它会发生在我身上,直到我见到你。你是那么美丽,黑暗,孤傲,但是正义,我每认识你一分,那份爱意就愈加深刻,我知道你会觉得我的行为可笑,默默爱着一个人从不开口,但是那是你,哥谭的骑士,黑暗中的光明,我无法用言语形容你的壮举你的奉献,就像我对你的爱意一样……我爱你,布鲁斯,我知道你也许从来没有考虑过和我在一起,但是……”


也许正如他所说,他忍得太久,所以一旦开口就难以见好就收。


布鲁斯能够轻易地从克拉克脸上读出他的想法。他微微地勾起嘴唇,胸口因为克拉克表露出的真挚情感而发热,如果说超人或者克拉克遇到了情感上的困难,那么那一定是蝙蝠侠的工作。


“我的回答是’好’。”


布鲁斯开口。


“所以请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克拉克愕然,呆呆地看着布鲁斯再一次露出一个莞尔的笑容,伸出手把他压向自己。


他们拥抱住对方,贪婪地追寻彼此的嘴唇,热烈地亲吻,仿佛渴望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再没有比这更对的事。


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顺理成章,克拉克的手解开布鲁斯的腰带,拉开他的暗扣脱下他的内裤揉捏饱满的臀瓣而布鲁斯扯开克拉克的上衣双手沿着下摆探入他的胸口和后背隔着那条著名的红色内裤抚摸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他们艰难地一路跌跌撞撞回到堡垒里,克拉克差点撞穿了卧室的墙壁,最终双双摔倒在水晶大床上。


布鲁斯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他轻巧地跃起,跨坐在克拉克身上,身上只剩下贴身的紧身衣和面具。他抬起手,正要摘掉沉甸甸压在脸上和头皮上碍事的束缚,却被克拉克制止。


“让我……”他有点哽咽,“拜托,布鲁斯。”


他颤抖的手指取下蝙蝠侠的面具,露出布鲁斯涨红的带着压痕的脸,满是融雪和汗水,狼狈又倔强。克拉克小声惊叹,着迷地看着布鲁斯汗湿的睫毛颤抖着粘连在一起,看着情感像暴风雪般在他眼中肆虐,给暗沉的蓝色双瞳中镶上了一道银边。


“拉奥啊,我一直想这么做。”克拉克低叹,着迷地用手指膜拜布鲁斯的面庞,动作轻柔得像在抚摸一朵结球的蒲公英。


布鲁斯眨眨眼,微笑着咬住克拉克的拇指……




( ´_ゝ`)´_ゝ`)´_ゝ`)


布鲁斯是先醒来的那个。


他没有惊醒一脸满足地沉浸在梦乡中的克拉克,悄悄下床,使用过度的肌肉带来的疼痛感反而让他睡不着,干哑的喉咙也催促他尽快找到能够解渴的饮料。与一个不止餍足的氪星人通宵做爱的后遗症就是他全身酸痛,像散了架又被拼回去那样手脚无力,与此同时又有一种奇特的满足感,让他起身后的每一脚都仿佛漂浮云端。


清凉的水缓解了布鲁斯喉咙中的干渴,和他被情欲烧昏的头脑。他没有回到卧室,而是继续将自己裹在克拉克的睡袍里,满足享受着氪星织物带来的爽滑感,慢吞吞地参观起了前一天没来得及看到的堡垒内部。


布鲁斯一走进主控室,就被放在观测台上的一颗粉色水晶吸引了注意。尽管那看起来是一块相当普通的石头,但是它不会无缘无故地被放进分析器里。布鲁斯注意到一旁的仪器显示出稳定的能量值和光谱图像,及微量的辐射能量探测。


仪器的另一个显示屏上则是只有一份以日期为编号的文件夹,布鲁斯只看了一眼就想起那是超人行为怪异的时间。克拉克显然没想到过这份资料会有人看到,或者说他并不觉得研究内容有被隐藏的需要。某种古怪的好奇心作祟下,布鲁斯打开了文件夹。


那是一份新型氪石的观测记录。


他就知道……


布鲁斯掏出随身携带的铅盒,把粉色水晶放进去。堡垒里太冷了,他依稀能听见数百英尺之外的呼啸风声,那片氪石几乎从他颤抖的手指间滑落。


他就知道。





评论

热度(57)

  1. 阿羽有只海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