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BS]哥谭海之恋-双更完结

动画版老爷的歌声怎么可以这样美

安能如風:

标题:《哥谭海之恋》


作者:安能如风


分级:NC-17


警告:清奇狗血AU,OOC,人鱼生态习性私设多,Mpreg,先婚后爱


配对:蝙超BS


注释:塞壬!布鲁斯 X 氪星王子!克拉克




我的蝙超文目录




IX




如今贵为氪星王子和塞壬王妃的克拉克,其实童年时也未有外人想象的风光。他在培育仓里就失去了父母,抚养他成人的是他的奶娘玛莎。十岁之前,被钦点和亲前,在那个见人下菜碟的皇宫里,他衣食无缺,但也没有什么朋友。




玛莎一直是他的精神支柱,他最重要的亲人。




克拉克曾经以为毕生都无缘再见他视之如母的玛莎了,但就在婚后一年,塞壬王便亲自与他一同回归陆地。不是皇室的礼节性外交,他们没有带任何随从,直接拜访了玛莎的家。




家养的拉布拉多犬小氪远远地就闻到了小主人的气息,两腿一蹬就往克拉克身上扑。玛莎惊喜得几乎勒断了她的王子的腰,也破例拥抱了一下王子的塞壬丈夫。也许是太久没有接触过母性的亲和,向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布鲁斯居然有些手足无措地望向了克拉克。




乐于看好戏的克拉克才不救他呢,还在餐桌上给玛莎讲了不少布鲁斯的英雄事迹,听得玛莎连声惊呼,频频劝布鲁斯要多吃一点,补补身体。




品尝过饭后甜品苹果派后,布鲁斯和克拉克帮忙收拾了碗碟,然后玛莎就将他们赶出了厨房。克拉克看布鲁斯的心情不错,便提议去他小时候玩耍的小溪旁走走。布鲁斯同意了。




出乎某种不好明说的小心思,克拉克无情地忽视了冲他们热情叫唤的小氪,布鲁斯也没有问为什么不顺便遛狗。




凉风习习,两个人并肩走在乡间小道上,一个是英姿勃发的年轻王子,经过一年海底生活的洗礼,少年人的青涩稚嫩逐渐脱去,有点婴儿肥的白净脸庞渐见轮廓,越发具备成年男子的阳刚坚毅;另一个则是塞壬成熟冷峻的帝王,为了在地面行走,施法将鱼尾变成了双足。




在地上生活了足足十八年,海里游了不过一年,脚踏实地的感觉已经有些陌生。克拉克一边感叹着,一边眼神儿总忍不住往塞壬王又长又直的双腿上飘。布鲁斯的鱼尾他熟悉得闭着眼睛也能摸出来,可这双腿见识的机会太少了,怪不得他好奇啊。而且这裤裆看着挺紧的,难道布鲁斯变出人腿,那个地方也——




 “需要我脱了给你观察吗?”布鲁斯突然道。




“好啊。”克拉克反射性道,愣了一下才明白自己回答了什么,顿时涨红了脸。“不,不用了。又不是,”他结结巴巴,逞强道:“我又不是没见过。”




布鲁斯给了他意味深长的一眼。




克拉克突然觉得有点热。无可否认,他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性幻想,好奇着塞壬和人类的布鲁斯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




他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布鲁斯指着已经进入视线范围的流溪,问起克拉克的童年往事。夫夫二人几乎没有聊过这一类的小事,克拉克起初有点不太自在,怕自己在年长者面前显得特别幼稚笨拙,可看布鲁斯听得饶有兴趣,渐渐地也就放开了。




从布鲁斯醒来已经过去三周了,虽然塞壬王忙着重掌政权,克拉克从旁协助,皇室夫夫间并没有太多独处交流的机会,但克拉克也察觉到了布鲁斯对待自己的态度上,有了些微妙的转变。




不是很明显,克拉克犯愚蠢的错时他依然会毫不留情地嘲弄,克拉克提要求时他也不会予取予求。但他会更多地听取克拉克的意见,更坦率地表现亲昵爱护,甚至和克拉克分享他私密的情绪。




当一众臣民在庆功宴上歌功颂德时,布鲁斯面上肃穆,却趁人不觉,附耳克拉克,低声抱怨着他们浪费了他和王妃珍贵的睡眠时间,与其听这个还不如枕着克拉克大腿看奏折。




当迪克在晚饭桌上大声抱怨二弟杰森是如何冷酷无情无义无理地拒绝带他周游大陆时,布鲁斯悄悄告诉克拉克那是因为迪克是个毫无眼色的电灯泡,而芭芭拉已经拒绝了他三次即兴求婚了。




甚至在阿福提及捕捉蛮鱼的旧事时,布鲁斯也不再忌讳在克拉克面前流露出深沉冷酷的一面。




他的喜怒哀乐,他的光明,他的黑暗。




拉奥啊,这真不公平。




假如克拉克曾经有过一瞬的后悔,塞壬王态度的转换便断绝了他所有的后路,让他只能该死的,绝望地,陷入哥谭的爱海。




他们在小溪旁的一片干净石地坐下。克拉克脱了鞋袜,将脚尖浸入凉快的溪水中,晶莹的水珠溅湿了小腿。布鲁斯似乎很想伸手把玩——在情事中他就有这个癖好,原谅海族对人足的好奇——但他忍了下来,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克拉克,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布鲁斯道,语气僵硬。




克拉克瞥了他一眼,又迅速回过头去看水里的倒影。布鲁斯是不是有点紧张?“什么事?”




“你想要,听我唱歌吗?”




克拉克惊讶回头。据说塞壬的空灵歌声异常动听,每一首都带有不同的魔法效果,甚至有谣言指首批来到这个星球的氪星人,就是被塞壬的歌声降服控制,不战而败。因为歌唱会消耗魔力的关系,塞壬们如非必要都不会开腔,克拉克也只在庆典上听过几次祝福之歌而已。




“是什么歌?”克拉克问。




布鲁斯想要回避克拉克的眼神,但还是直直地对上了他的视线。“契约之歌。”




“什么?”




“这是海神送给塞壬的魔法,以歌声与外族定下婚姻契约。”




克拉克没有即时答话,他有太多想问的问题,也有太多说不出口的话。




“对不起,克拉克,我早在一年前就该这么做的,但是,”布鲁斯顿了顿,像是不知道如何措辞,没有紧接着往下说。




“不要道歉,我明白的。”克拉克小声道。“毕竟我们都是联姻的牺牲品,我们之前根本没有见过。老实说,如果刚结婚的时候你就问我要不要结个有魔法效果的契约,我也会有疑虑。”




“那我也应该和你商量,而不是让大家都误会我们结了契,将你蒙在鼓里。”布鲁斯深吸一口气。“而且你错了,你是被迫和陌生的对象结婚,我不是。”




克拉克瞪大了眼睛,听布鲁斯一字一句地说出了真心话:“当年,是我选中你的。”






X




布鲁斯并不是由海神选定的王位继承人之一,在大众的眼里,他只是一个风流浪荡的轻浮富二代,上任的年老塞壬王只把他当做一个拖延时间的傀儡,根本没想要将他推上皇座。然而,在他持续表现出真正的功绩与才华后,塞壬王终于意识到,布鲁斯将会是一个比所有海神选定的人选更优秀的继任人。他开始在公开场合支持布鲁斯,让布鲁斯参与论政,建立大众对这个毛遂自荐的未来塞壬王的信心。




这也是他为布鲁斯定下与氪星皇室的婚约的原因,一来向塞壬族证明他让布鲁斯继位的决心,只有塞壬王才有与氪星皇室联姻的资格,巩固他的登基资格;二来也是向氪星权贵表达友善,即便下任塞壬王不是用传统方法登上皇位,也无损两族友谊。




如是这般,未婚的氪星贵族名册和背景资料就被送到了布鲁斯的桌面,燕瘦环肥的俊男美女任君挑选,让塞壬眼花缭乱。




布鲁斯的思想比他之前的塞壬王更开放,他知道两族的关系早就不需要联姻维持了,勉强嫁来的氪星王子公主也是心不甘情不愿。他有改革祖宗传统的决心和魄力,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这桩婚约是无可避免的。布鲁斯不愿意如此草率地决定彼此的一生,他正准备在登基后大展拳尾,肃平哥谭海,太早完婚只会拖累他,和连累对方有丧偶之险。倒不如选个年纪小的,先将目前局面应付过去,待十年八载过去,蛮鱼被扫荡清光,他的王位也稳固了,再谈是否要完婚。




这一决定,就将名单上的人删掉了七七八八。剩下的贵族当中,布鲁斯反复细读过,最后挑中了卡尔艾尔。除了因为这个孩子长相干净纯洁,让他心悦外,也因为卡尔的背景与其他人有些不一样。他并不是完全不知人间疾苦的小王子,他从小就没有父母,由他的奶娘玛莎照顾长大。




布鲁斯早夭的母亲也叫作玛莎,他想,克拉克也许能体会他的心情。




事后回想——那是在多年之后了——这个理由有点傻,布鲁斯却没有后悔选中了卡尔。




卡尔收下了布鲁斯的鳞片变成的贝壳,无忧无虑地快乐成长着,不知道他的未婚夫在这八年间多少次出生入死,多少次生命垂危,多少次在群情汹涌下横眉冷对千夫指,多少次伤痕累累被他的亲鱼族鱼指责误解。卡尔不知道,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被记录下来,送到了一个孤僻的塞壬王桌上,成为他黑暗中唯一的美好,繁重国事中仅有的慰藉。




但布鲁斯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他知道卡尔的小名叫做克拉克。




他见证了克拉克的成长。




从不甚在意的翻看,逐渐生出的好奇,到不能自拔地追逐光明,绝望里的希望,到疯狂的迷恋,幻想占有这个氪星人,到深入骨髓的爱慕,和随之而生的迟疑。




他不确定遍体鳞伤的他,是否配得上那个完美的氪星王子。




他不确定黑暗的哥谭海,是否配得上散发光芒的克拉克。




他读过哥谭史书,他知道有多少的氪星王妃陨落在这片海里的,氪星人天生应该活在阳光下,而不是深不见底的大海里。




他做不到主动放手,让光芒流出他的掌心,他的强势个性让他习惯将一切都攥紧,将所有都纳入算计。但如果是克拉克主动提出解除婚姻,他想,他应该有足够的力气点头。




克拉克能成为他的例外。




这就是为什么,在得知克拉克与露易丝谈恋爱的时候,他明明妒忌得发狂,却从不出手干预。塞壬族是没有心脏病的,就算他心痛欲裂,也不会有性命之危。




磋商婚礼的细节并不需要出动塞壬王,单派遣迪克就能代表塞壬族下决定了,但布鲁斯想正式见一次长大后克拉克,不是透过照片影片,不是透过魔法。




即便这也许是最后一次。




总该给机会克拉克亲口向他提出退婚。




然而,会上克拉克并没有退婚的意思,他只是神情空洞,安静又麻木地接受了种种被加诸身上的安排,甚至没多加注意他未来的塞壬丈夫,早早就从晚间宴会上退席。




布鲁斯那时候自然晓得了,那是因为露易丝和克拉克已经分手。他为克拉克心疼,为克拉克接受了嫁到哥谭海的命运而欣喜,又为自己的欣喜而感到了可耻。




向来被批评不近鱼情的塞壬王亲自统筹婚礼,每一个细节都亲力亲为。他加强了哥谭皇城光岩的魔法强度,在新房加装了黄太阳辐射器,减少克拉克可能会有的不适应。书房里填满了克拉克可能感兴趣的魔法书籍(提及婚姻契约的都被抽起了),厨房里堆满了符合陆地人口味的海鲜。每一个仆人都前所未有地戴起了特制的语言翻译器,务求为他们的未来王妃提供最好的服务。




六个月后,塞壬王与氪星王子的婚事如期举行了。




有些事情是他没有准备做,却又在冲动下做了的,比方说新婚晚上因为醉酒而放纵了情欲;比方说情不自禁地当着众人的面亲吻克拉克,流露出对他的真心爱慕。




有些事情是他很想去做,但又因为该死的理智而止步的,比方说他宁愿割下鳞片做克拉克的护身法器,也坚持不与克拉克定契,不让他怀孕,不将他束缚在哥谭海;比方说他想留住他,却一次次地鼓励他离开,回去他的岸上,甚至公开宣布无论日后发生何事,氪星和塞壬两族的友谊都将长存,让克拉克再无后顾之忧。




他的偏执和盲目让他无视了克拉克的改变,一意孤行地冷待着他最爱的人。如果不是和小丑鱼同归于尽的经历,如果不是被克拉克亲自救了回来,也许他永远也不会清醒过来,看到克拉克眼里的爱恋和忧愁。




差一点,他就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推开了克拉克。




这些话他没有全部告诉克拉克,至少现在的他还无法说出口。在克拉克的眼里,年长的塞壬丈夫行事雷厉风行,自信又强大。那些因爱而生的自卑和软弱,他宁愿它们成为永远的秘密。






和熙的阳光洒落涓涓流动的溪面,折射出闪烁的光泽,依稀映照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将另一个抱在怀里,贴着他的耳畔说着什么。他的声音太低了,就连附近的鱼雁也未能窥得一字半语。




那是只能让克拉克一人听见的魔法。




动人又神秘的魔法。




古往今来,第一次在陆地上施展的塞壬魔法。




克拉克并没有从塞壬的歌声里分辨出歌词,但他能感觉到丝丝的魔力缠绕在他们的身上,逐渐收紧,将相爱的人类和塞壬结成了永恒的伴侣。




从今而后,他们将生死不离。






“待会一起回哥谭海?”




“才不!”




“⋯⋯”




“难得回来探望玛莎一次,至少得住几天再回家吧?”




“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回来探望她。”




“说好了?”




“嗯,还可以带着我们的小鱼儿。”




“什么小鱼儿?哪来的小鱼儿?”




“我会展示给你看。”




ENG






爆肝写了两更的分量,


正文至此完结,感谢一直支持布鲁鱼与小王子的大家XD




想听老爷歌声的,可走这里




稍后将会写一个故事值得拥有,但未必需要的番外,全面揭露塞壬的生育秘密ww

评论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