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蝙超/大米超】死魂灵(ABO世界观)序

有趣的CP

Durandal:

配对见标题,雷者误入!


大写的欧欧西,三俗狗血梗,老爷和大米是Alpha,小记者是Omega


标题来自于Halsey的Ghost,码字时听的是1 Mic 1 Take版本,和那本毛子名著啥关系都没有


 


《序》


提出辞呈的那天,大都会的天空晴朗得跟克拉克第一次来这儿报道那会儿一个样,连拂过脸颊微风的气息都差不了几分。


 


他在星球日报工作了快10年,再过一两个月就能拿到十年员工称号和一张毫无用处的奖状。虽然因为各种不可抗因素,迟到、早退、缺勤像幽灵一般纠缠着克拉克,但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上司肯定会偷偷替他争取些奖励的。


 


——可惜他终究是没能熬满第十个年头。


 


他习惯了成为新闻人物,以超人的身份,决不会是克拉克。


 


这年是布鲁斯·韦恩死后的第三个年头。


八卦小报依旧不厌其烦拿十年前与韦恩先生结为伴侣的前肯特先生大做文章。


他们刚结婚那会儿,克拉克被塑造成机关算尽、削尖脑袋想往豪门钻的小镇男孩:那么多年轻貌美身身家良好的Omega变着法儿希望成为布鲁斯的伴侣,怎么韦恩先生偏偏选了个玉米地里摸爬滚打长大的乡巴佬?


 


骚动是自然的。


克拉克没去理会,刚开始在报社工作那阵子,一些只知道他名字、连话都没搭过一句的同事就背地里指指点点,大学毕业初出茅庐的小年轻无所畏惧——或许那时他就该学会敬畏,他该顾忌自己的丈夫是星球日报报社的大老板而避嫌,但为了长年以来心仪的公司他没有。


 


没多久骚动平息,谁都知道的,娱乐新闻没什么活头,让人们诧异的是,布鲁斯似乎真的打算一洗以往的花花公子样貌,一切绯闻瞬间都与他绝缘了。


 


这之后的日子不可思议得平静了很久,久到没有人会认为克拉克是靠关系才进了报社,久到布鲁斯和克拉克浓情蜜意地拖过七年之痒,久到克拉克以为他们会一直这么下去的时候,韦恩先生的死讯让平寂七年的水面掀起了海啸。


 


带起浪头新高峰的是哥谭日报不知从何处得到的消息:布鲁斯·韦恩留的遗嘱里,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克拉克,并要求其继续资助正义联盟。


 


阴谋论者这下来了兴致,他们开始怀疑克拉克为了巨额的遗产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流言蜚语让即将三十岁的青年感到愤怒,那些不知情的外人用布鲁斯的生命在消遣、把他与布鲁斯间坚贞的爱情当肮脏的交易,但克拉克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把继承下来的遗产给了达米安·韦恩。


 


被扣除了大额继承税后达米安还是哥谭最有钱的人,而且很快他就能挣回被课税的那些钱,甚至还会比那更多,就像他父亲所能做到的那样。


 


然而对克拉克恶语相向的言论并未因此转向或是终止,他开始被人苛责“作秀过度”,不光是一分不要地把财产给了达米安,也因为他拒绝接受解除标记。


 


伴侣意外身亡的Omega必须及时解除标记,在大多数州这条被写进了法律,但大都会和哥谭是少数几个还未成文的城市,可Omega们普遍都会这么做,为了他们自己好,为了他们能放下过去寻找新的人生。


 


克拉克拒绝的理由有很多,在找到尸体前他不相信布鲁斯死了,就算那人真的死了他也要带着标记活下去,而且除非有氪石或是红太阳灯,布鲁斯留在他后颈上的咬痕根本无法消去。


 


从遗嘱风波到作秀嫌疑平息前前后后过了差不多一年,期间还有不少人质疑克拉克既然放弃了继承权为何还住在韦恩庄园里。青年装作未受影响,出色地完成记者的工作——还得到了职业生涯里第一个普利策奖,他装作未受影响与继承了蝙蝠黑披风的达米安和正义联盟一同一如既往地维护和平。


 


只有超人知道克拉克背负了什么,好在这次有更多人站在了Omega这儿,星球日报的同僚选择相信这个堪萨斯青年的正直。


 


他便是从未料到迫使自己离开星球日报的不是那些来自外部赤裸裸的恶意,而是达米安不合时宜的爱慕:有狗仔拍到了韦恩集团的年轻总裁在继承自父亲的阿斯顿马丁里亲吻他父亲的伴侣。


 


这下人们又沸腾了,各种揣测接踵而至,说法各异可归纳下来不外乎“那个Omega不要脸地勾搭上了亡夫的儿子”。


 


 


克拉克认识布鲁斯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有个儿子。


外界对小韦恩先生来历至今依然众说纷纭,但克拉克知道达米安是布鲁斯年轻时的某个“疏忽”,倒不是说他那会儿韦恩先生不懂避孕的措施,而是女方耍了些手段才有了这个孩子。


 


他和达米安的关系略显微妙,但又和普通再婚家庭的问题不尽相同。


小韦恩先生看起来并不想念自己的生母,也从来不拒绝克拉克对他的关怀,在得知对方的真实身份还提出了各种要求,比如说抱着超人脖子来个绝无仅有的哥谭夜间飞行。


 


这种不稳定的平稳持续了没多久,很快,达米安就显露出Alpha的属性。克拉克与之逐渐保持起了距离,那时他还未被标记,或者说,那时他们还没发现红太阳灯的妙用,而为了标记就使用对氪星人有杀伤力的氪石从来不在布鲁斯的计划里,没有标记的Omega和处于青春期的Alpha总得避避嫌,更何况这个Omega还是这个Alpha父亲法定的伴侣。


 


达米安当然察觉到了异常,也立刻就猜到了缘由,这让他毫无由来地愤怒与不甘。这些负面情绪在克拉克被布鲁斯标记后达到了个巅峰,接着令人咋舌得一落千丈,消失得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直到他的父亲、克拉克的伴侣在一次直升机坠落的事故中下落不明,最终被认定为死亡,它又吐露着信子蠢蠢欲动起来。


 


与达米安·韦恩“亲热”的新闻成了压垮克拉克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被那么多次推上风口浪尖,再一次次被海浪淹没,到了这会儿人们又将他只剩半口气的躯体打捞上来继续摧残,不过是血肉之躯那部分的青年承受不住了。


 


他打算不再继续记者的工作,搬去大都会的郊外和母亲一起生活,正义联盟的工作他还会继续,反正超人的速度足够快,住在哪儿都一样。


 


可是试问,达米安·韦恩怎么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他?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