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大关周】出巡(1)ABO设定

梅子玉:

写在前面:


上一个文就像写论文,我在竭尽所能地依据我所理解的人物性格来写,界定他们会这样做而不会那样做,所以比较束手束脚,也比较累。


其实我原本是不爱写原著向的,还是架空自由。这一次就ABO架空,关A周O,没有213案,但依旧是师徒关系,正副队长。


关于关周年龄,官方说法非常混乱,有官设是77年和82年,年龄差5岁。最后周巡告白,提到大关28岁做指挥,而他应该是有职位才能有权力要走周巡,所以15年前大关28岁,15年后周巡35大关该是43。那么年龄差8岁。


个人萌8岁年龄差(◔◡◔)


故事发生于周巡二三十岁,大关三十多岁的时候,目前纯大关周设置


(1)


关宏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周巡坐在旁边抽烟。


周巡套着他那件长袖白T,袖子挽到手肘处。他靠在床头坐着,唇边松松地叼着烟,头发乱蓬蓬的遮住眉眼,看不清表情。


关宏峰闻到房间里浓重的信息素气味,惊慌地在被子底下摸了一把,大脑嗡嗡作响。


听到动静,周巡朝他这边偏了偏头,也不知看到他没有,只听他说:“别紧张,关老师,你只不过是发情了,我这做徒弟的帮你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也算是份内的事,别放在心上。”


关宏峰注意到他嗓子有点哑,有点紧张地反问了一句:“发情?”


周巡听出他的语气,这才转过头来仔细看他,一挑眉用戏谑的口气问:“你——不会从来没有发过情吧?”


关宏峰哑口无言。


周巡没有猜错,他真的是第一次发情。


Alpha发情并没有Omega那样频繁且有规律,但是分化之后也难免会遇到几次。通常是被Omega发情诱发,也有可能是环境或药物影响,甚至可能因为心理因素。


当然,Alpna也可以服用抑制剂来缓解,成年Alpna都会携带以防不测,可是关宏峰从来没有带过。


关宏峰一直被他孪生弟弟关宏宇嘲笑是个Beta,用关宏宇的话说就是“好好的A不做,非要装B。”


没办法,关宏峰的信息素就是比Beta还要稳定。他的自控能力是一流的,一半是体质原因一半拜他极端冷静理智的性格所赐,从分化以来,不仅没有发过情,连波动都很少有。


这对一名刑警来说原本是天大的好事,他们在警校训练的时候很重要的一门课就是如何控制信息素。出色的刑警都可以将自己的信息素控制如Beta那样悄无声息,但是像关宏峰这么极端的也确实少见。


所以当关宏峰发现自己居然发情并且睡了自己的徒弟之后,饶是他平日再冷静理智也难免大惊失色。


首先,他根本不知道周巡是个Omega。


刑警队充斥着Alpha的荷尔蒙,甚至连高亚楠和赵茜这样的技术部门都满是女性Alpha,周舒桐这个小Beta已经算是少见,何况是Omega,尤其这个人还是周巡。


——谁能相信早在警校的时候就以手黑闻名的周巡是个Omega?


骨骼纤细是Omega的特征之一,周巡的身材确实比他们都小上几号,而且他的五官也确实比他们更精致秀丽,但是周巡打架骂人拍桌子砸板凳给人的印象太深,大家一致认为再没有比他更Alpha的Alpha。


他自己也在刻意隐瞒,他一定一直在服用抑制剂,信息素非常隐蔽,大概除了队医没有人知道他的第二性别。


如今,关宏峰知道了,要命的是,他还睡了他。


关宏峰模模糊糊地记起之前的事情。


其实最近几天关宏峰一直觉得有点不舒服,信息素有些轻微波动。他偶然跟法医高亚楠提起,高亚楠建议他去验验血,至少要把抑制剂带在身边,他没往心里去。


一是他从未出过问题,二来最近实在太忙。


他们在追查一个犯罪团伙,这个团伙被怀疑走私一些类似毒品的违禁药品。昨天晚上,关宏峰带着周巡去他们常常出没的一个夜店调查,出来的时候他就有点不对,但他没有做声,只叫周巡送他回家,进家门他还有印象,之后便一片模糊。


他应该是在夜店中了药,夜店里各种违禁的催情剂应有尽有,他这种从未发过情的体质极易中招,果然,一时疏忽铸成大错。


他的冷汗冒了出来。


他迅速扫了一眼周巡的脖颈处,谢天谢地那里没有咬痕。发情极易伴随标记行为的发生,如果他咬了周巡脖子上的腺体就意味着标记,他要是就这样标记了周巡,周巡大概会一枪崩了他。


此刻他比面对凶案现场还要惊慌,他竭力冷静下来,咳了一声说:“我……没有伤害你吧?”


周巡斜睨他一眼,笑了一声说:“说什么呢,也不看看我是谁。”


关宏峰无话可说,是啊,周巡是什么人,整个长丰支队,要讲能打,周巡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也就海港支队的赵馨诚能跟他打个平手。


周巡把烟蒂摁灭在关宏峰的床头柜上——要放在平时关宏峰肯定忍不了,可是现在他理亏,一声也不响。


周巡说:“还不起床去洗洗?还要上班哪,正副队长都缺勤算怎么回事?”


关宏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连忙起身套了衣服去浴室。等他从浴室出来,周巡已经不见了。


房间里的信息素仍旧浓得呛人,一部分是他,另一部分是周巡。


他第一次真正闻到周巡信息素的气味——不像一般的Omega那样甜腻,是一种清味,仿佛雨后的森林或是修剪后的草坪。


这种气味混杂在关宏峰潮湿阴郁的气味里,仿佛阳光撕裂乌云,跳跃着勃勃的生气。


关宏峰不知不觉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去叠被子,一拉开被子他就懵了——床上一片狼藉,到处是干涸的体液,还有一道一道的血痕。


他突然想起周巡穿的严严实实的白T,想起他一直坐着不动,直到自己去浴室才离开。


关宏峰屏住呼吸,血液几乎凝固——周巡受伤了!


他的大脑中猛地闪过一些片段——周巡慌张地叫“老关!”,他失去理智的低吼,撕裂的衣服,周巡举起又放下的拳头,毫无前戏的粗暴,耳边痛苦又隐忍的叫声,亲吻,咬噬,体液和鲜血。


他打了个哆嗦,脸色发白。


他曾经试图标记周巡,他依靠本能去咬他的腺体,周巡竭尽所能地阻止了他。


那是昨晚上周巡唯一的反抗,在其他事情上,他都顺从了他,哪怕他从里到外都受了伤。


关宏峰记得他什么措施也没做,当然也不可能做,他家里从没有过安全套之类的东西。


关宏峰一直被关宏宇嘲笑性冷淡,他自己甚至也这么认为,但是昨天晚上他绝对不是。


虽然没有经验,但是凭生理知识他恍惚记得他大概进入到内腔了,而且是强行进入的,因为周巡并没有发情。


他不仅进入而且成结了,如果周巡今天不处理一下的话甚至有可能怀孕……


关宏峰的脸色变作惨白,他将床单扯下来卷做一团丢进垃圾袋,然后换衣服出门。


他迫切地想要见到周巡。


PS:


关于ABO的简单科普——


本文设定标记是成结加咬腺体,内腔是O的身体内部某处的称呼,o发情时打开,a进入后能够标记或使o受孕。


o定期发情,可通过服用抑制剂或ooxx缓解。a极少发情,b不发情。


目前就是这些,以及这里巡花不会怀孕,我还是比较排斥生子的。

评论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