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楼诚灵异向】渡灵之阴兵借道(完)

喜欢灵异

楠楠自语lnn:

前文看这里:


第一章 阴阳眼(一)(完)


第二章 安魂咒(一)(二)(三)(完)


第三章 鸽血红(一) (二)(三)(完) 


第四章 阴兵借道 (一)(二)




第四章   阴兵借道


(3)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


 


李局长一大早就来了书店,没办法,俩人手机都无法接听,只能亲自来找人了。


 


“李局长,早啊!”正巧明楼拎着早饭刚回来,“吃饭了吗?要不要吃点。”


 


打开门,明楼直奔休息区,却见阿诚趴在桌子上熟睡,手边放的全是近代史相关,准确一点来说,时间线都卡在1940年左右。


 


“阿诚,阿诚?起来吃点饭。”明楼轻轻推了推阿诚的手臂,温柔的声音听的李局长一刻都不想多呆,小年轻一恋爱,真是没眼看。


 


阿诚迷迷糊糊的抬头,揉了揉僵硬的脖子“你回来啦,李局长也在啊,查到了吗?”


 


“嗯。”明楼将早餐一一摆好,招呼李局长一起来吃,“边吃边说吧。”


 


“那些人能确认身份的不多,毕竟那时候死的人实在太多,地府也忙不过来,不过大部分都入了轮回了。”明楼咬了一口小笼包,抬头看看李局长并没有什么反应,看来是已经习惯了,“能确认身份的,当兵的,几乎都是201旅的,还有几人虽穿着军装,但确实是当时潜伏的同志,死亡时间是在1949年5月,就是上海战役时期。哦对了,当时201的旅长叫杜见锋,我特意查了下生死簿上,他的寿命应该早就尽了,生死簿上却在自动添加,应该是有人在以命续命。”


 


“的确,方孟韦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一个叫杜见锋的人,但始终没有消息。而且,昨晚收到消息后,我们就打算带方孟韦来问话,”李局长摊摊手,有些可惜,“我们去晚了,人又不见了。”


 


正说着,李局长电话响了起来,“凌远啊,怎么?确定吗?好,我这就过去。”


 


“凌远的电话,医院昨晚住进了一个老人,登记名字是方孟韦,让我们去确认一下。”


 


三人到达医院时,凌远刚给老人检查完身体,“患者昨晚送来时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已经没事了。老人头部曾受过创伤,身上有许多伤疤,肩膀一处应该是子弹贯穿伤,还有几处利器划的,有些年头了,对你们来说应该有点用处吧。”凌远将检查报告递给李局长,“熏然这几天状态很好,有苏醒的迹象,我去看看他。”


 


警方很快联系上了送老人来医院的养老院负责人,据了解老人是十几年前被人送来的,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家人,老人来时就糊涂了,什么事都记不得,问他名字,就只说是‘方孟韦’,再没多说过一句话,平时就只是安安静静的读读书晒晒太阳。


 


阿诚发现老人手里一直攥着一张老旧照片,想拿来看看,但老人攥的很紧,即使是在昏迷中。“来的时候他就拿着那张照片,时时不离身,起初还能看清楚点轮廓,应该是两个年轻男人。”


 


阿诚蹲下身,歪着头仔细看着,照片上人脸已经泛白,右上角还缺了一块,只能分辨出两人穿着西装,手拿着捧花,身体微微侧着,应该是在对视。


 


李局长再次联系了方家,询问是否有一些在北平时的老照片,却被告知方家曾着过一场大火,那些照片都没能来得及拿出来。


 


线索再次断了,李局长联系了电视台,发布了老人已知的一些信息,希望有人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一晃就是三天,明楼又回了趟地府,带回了一个不知是好还是坏的消息,方孟韦寿命已尽,就在游船的第二天夜里。


 


其实方孟韦的寿命应该还有二十年,但那二十年却成了虚命。


 


与此同时,凌远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香炉不是二爷爷偷的,二爷爷只是想找杜爷爷,那个人告诉他,只有这样做,二爷爷才能再见杜爷爷。”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小方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香炉就摆在办公桌上,小方的怀中却抱着另一个盒子。


 


其中一个,正是阿诚在船上看到的装着香炉的盒子,另一个则是骨灰盒。


 


“二爷爷看到电视的时候,认出了杜爷爷,本来打算来医院的,但是二爷爷没能撑得住。”小方还记得当时方孟韦躺在床上,看到电视上老人的照片时,方孟韦空洞的眼中终于有了生气,只笑着说‘又让我等你了’。小方第一次看到方孟韦如此柔和安静的表情,他回来了,可是他也死了。


 


“我只是想带二爷爷见杜爷爷最后一面,之后,我会去自首的。”


 


“那你知道,他一直在为人续命吗?”虽然早已猜得到,但阿诚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小方点点头,“知道,其实二爷爷早就见过那人,我家那场火就是因续命而起。这是二爷爷临死前才告诉我的。”


 


李局长带着小方进了病房,老人已经醒了,正安安静静的坐在病床上,手里拿着那张照片,眼睛盯着窗外,一对蝴蝶蹁跹起舞。


 


见有人来,老人慢慢转过头,在看到小方手中的骨灰盒时,停住了目光。


 


泪水默默流下,嘴角抽动着,勉强扯出一点笑容,带着一点痞气,“你他娘的,说好的等老子回来呢。”


 


夜晚降临,警方封锁了吴淞口码头,没有了灯光照耀,显得阴气沉沉,闪电划破阴云,雷声闷闷的藏在云端。


 


“老子这样帅不帅!头发行吗?衣领整齐了吧?”


 


在场的只有阿诚和明楼看得见杜见锋,小方本想点燃犀角香,却被明楼阻止,之所以在黄浦江上能让犀角香发挥作用,是因为水下的东西,现在点燃,白白浪费。


 


“你说,孟韦会不会怪我啊,这么多年……”


 


“那就别让他等太久。”阿诚将杜见锋朝码头一推,示意明楼可以了。


 


明楼将剩余的犀角香点燃,把香炉放在岸边,又贴了几道符纸,随后又和阿诚一起摆了几块石头,算是简单的将空间封闭起来。


 


烟雾升腾着飘香码头,一道挺拔的背影渐渐映入眼帘,那人穿着深蓝色的制服,宽肩窄腰,朝气蓬勃,背着手站在码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数着一艘艘起航的船,听着流水,等着来找他的人。


 


“孟韦……”


 


那道身影颤了颤,却没有转过身,“我以为还要等很久。”


 


“老子绝不会…”


 


“嗯?”方孟韦突然转过头,一双小鹿眼有些红,正狠狠的瞪着杜见锋。


 


“我,是我,我不会再让你等了。”杜见锋走到方孟韦身边,两人没在说话,就只是相视着笑。


 


小方看着手中的照片,似乎慢慢的清晰起来,两人也是这样笑着。


 


那百余鬼魂又开始涌向码头,在方孟韦和杜见锋身前停住了脚步,两人齐齐敬了个军礼,那百余鬼魂互相看了看,也笑了起来,朝二人敬着军礼,然后,慢慢消失。


 


“二爷爷在那场大火之后就糊涂了,行为举止也变成了另一个人,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另一个人,就是杜爷爷。如果是‘杜见锋’寻找‘方孟韦’,他们是不是就能早点见到了。”


 


小方带着方孟韦和杜见锋的骨灰回了香港,离去前,将一个日记本交给了阿诚,“这是二爷爷的回忆录,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


 


阿诚当然知道,小方口中的‘他们’不止是方孟韦和杜见锋。


 


目送着小方离去,身后,似乎一直有两道身影相随。手牵着手,从年轻一直到老。


 


如明楼所料,江里的东西早被人捷足先登,潜进水中,越下潜,水温竟越高,到了江底,又突然冷的刺骨。江水浑浊,底部布满淤泥,偶有水草垃圾堆积,却在污秽下,一枝桃花悄悄绽放,花的周围,摆放着几块奇特的石头,应该是阵法一角。


 


明楼拔起桃花,在淤泥飘起之前,浮出水面,这一出来,却发现游出了几十米远,在看手中的桃花,竟扎根在一截白骨之上。


 


桃花在手中渐渐枯萎,化作一缕黑烟没入白骨,白骨随即变色,又迅速化为齑粉随风而散。


 


明楼突然感到一阵冰冷,似乎有一双手在操控这一切,而他们,都是被那双手随意摆弄的牵线木偶……


————————————————————————————


已残血复活,大概还有三章结束,每章应该最多两节,如果我按照大纲写的话………

评论

热度(92)

  1. 阿羽楠楠自语lnn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