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羽

看一部电影,萌一对CP,掉入一个个坑。就再也爬不出来w(°o°)w

【凌李】普通爱情故事 Sec.21

柳逐卿:

前文回顾:Sec.1 Sec.2 Sec.3 Sec.4 Sec.5 Sec.6 Sec.7 Sec.8 Sec.9 Sec.10 Sec.11 Sec.12 Sec.13 Sec.14 Sec.15 Sec.16 Sec.17 Sec.18 Sec.19 Sec.20











Section21 晚风。


这城市的夜景是如此的熟悉,无论是路边总是光彩熠熠的时装店,还是闪耀着迷人霓虹光束的音乐酒吧,抑或是装点的格外可爱的奶茶店,都像是匆匆的过路人一般从凌远的眼底一晃而过。


他飞驰新市的道路上,穿过一辆又一辆的车,越过一个又一个的人,奔赴属于他的约定。


凌远业已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样心急火燎地赴约是在什么时候,又是为了谁。


汽车在浓重的月色下划过一道完美的弧度驶进了小区,凌远握着方向盘轻车熟路地寻找着自己的房子。他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向李熏然说起过自己的住处,或许是随口一提,哪里知道他就这样记在心底。


李熏然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总是自己以为的无心一句,实则他早就牢牢记住。


凌远找了个合适的车位停车,甩上汽车门,表面上他依旧是他临危不乱,沉着冷静的第一医院院长,到底脚步还是忍不住三步变作两步地往前跨。


或许正是因为经历过石沉大海一样的沉寂,也经历过近乎绝望的失望,所以再将要得到的当口,才会如此了。


李熏然百无聊赖地晃悠在凌远家楼下。他站在路灯底下,颀长的身影被月光与路灯拉成纤长的模样,轻轻地在地面上晃来晃去。他一面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一面遥遥地四下环顾,却也并没有什么收获,最后又低下了头。


天气不似从前那般寒凉了,凌远瞧着他,竟想起与李熏然的重逢。


那时候的新市还是这样的冷,北风呼啸,雪片零星,好似随随便便地哈一口气,不多时便会结成一片冰晶那样。


他正是与李熏然时隔十年,重逢在这样一个根本就称不得温暖的时刻。


而今时光匆匆,新市早已是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尽管晚风吹拂依旧有片刻凉意,但到底叫人能够明显感觉得到春日的气息。


李熏然就这样站在那里,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牛仔外套,袖子被他往上卷了两折,两手插在兜里,左手手腕上戴着一只表带黑色的手表。外套里头衬着一件基础款的黑白条纹海魂衫,下头倒也只是一条黑色的九分裤,露出一截细瘦的脚踝,脚上套着双黑白的帆布鞋,乍一眼倒是干净清爽极了。


凌远望望李熏然,再瞧了瞧自己——清一色官方的社会人士打扮,西装革履,领带公文包,头发也特意弄得油光发亮,活脱脱一个奔三的老男人。


吸了口气,凌远觉得瞬间高下立现。


李熏然打扮得仍是这般年轻而元气,就好像刚刚毕业的高中生似的。


而自己,俨然一副已经被社会蹂躏得不像人形的模样。


一点也不般配。


于是凌大院长的脑海里就这样倏忽间划过六个大字。


 


凌远正踌躇着要在什么时机走过去正恰当,却巧直接被眼尖的李熏然瞄到,自己都还立在原地不动,那人便步履轻盈地朝他走了过来。


“哟。”李熏然看起来心情不错,还冲着凌远吹了个口哨,“凌大院长果然准时。”


凌远暗自腹诽说你都威胁我了,难不成我还要皮吗?


待李熏然走得近了,凌远才分明看清楚他的面容。好似比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要瘦了一些,脸上的颧骨都有些明显了起来。李熏然的头发显然是没有打理过的样子,毛茸茸地打着弯,一些发丝落在他光滑的额头上,头顶的绒毛在风中摇摇晃晃。


“吃饭了吗?”凌远问他。


李熏然点点头:“可惜吃过了,不然我还想讹你一顿。这附近开了一家泰国餐厅,听说很正宗,我还没去吃过。”


凌远无奈地笑了一下,却未曾许诺。


自然要请李熏然到家里去,哪怕只是喝杯水也好。


凌远注意到李熏然手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银白色的拉杆箱。


“……你还没回家?”凌远狐疑道。


李熏然一步一个台阶地跟在凌远身后,异常乖巧。楼道里的灯光昏黄,他又低着头,凌远没能看清那人脸上的表情,只能听见李熏然不轻不重地说:“我没房子住了。”


凌远记得李熏然和他说过,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与父亲住在一起。起先一段时间和大学同学合租过,后来各自南北走散,他又辗转回到了新市,有了现在的工作,就一直都是租房子住的。可新市毕竟是发达的一线城市,生活节奏快,物价又高,手头上没有点小钱钱还真不能把日子过得太精致。


这么一想好像也能理解李熏然话里的意思了。


钥匙插进锁孔里发出轻轻的“咔哒”声,凌远走入房内伸手摁亮了电灯。


帮人把有些沉的行李箱拿进屋里,李熏然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随手拣了张椅子坐下,也不客气的。凌远倒是体贴,倒了杯水给他。


“那你准备住哪儿?总不能说堂堂李队露宿街头吧?”


李熏然捧着杯子喝净了水,才慢悠悠地说:“本来我是打算去住宾馆的,但是你知道这住个一天两天倒还好,如果长久地住下去那我可真是要被掏空。”他说到这里便停下来,偷偷观察凌远的表情。凌远没觉得有何不妥,只是闻言点点头,没曾回答。


于是李熏然又接着说:“然后呢我想想,要不就和小李一块去住吧,两个人好照应,也方便。谁知道这小子最近背着我处了个对象,才多久两个人就开始腻腻歪歪地同居了。这我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是不?”


正在加班的小李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十分不解地揉了揉鼻子,心说这又是谁在叨念我呢?


李熏然在心里意思意思地感谢了一下为了自己大业而“英勇献身”的单身狗小李。


 


话都说到这里了,凌远就算再怎么反应不过来都不应该了。


他的眉毛轻轻往上挑了一下,借着客厅里明晃晃的灯光看李熏然的表情。李熏然竟是坦然,眼底都不带一丝情绪,干干净净地望着他,直勾勾地似要望进凌远的眼底。


“所以…我是你最后的选择了?”


话里有话,语气平淡,面部表情淡定,这是正常的凌远没错。


李熏然暗暗咽下一口口水,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微微干涩的嘴唇,从嘴里蹦出一个“嗯”的音节来。


凌远看得出那双澄澈的眼睛里究竟装了些什么颜色。


那种呼之欲出的期待,他得要有多么狠心与绝情,才会使之染成失望呢。


老狐狸凌远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也不正面回答,只说:“你怎么觉得我一定会同意呢?”


“我……!”李熏然被噎到,说不出话来。


李熏然低下头去,毛茸茸的额发遮住了他有些暗下去的眼睛。


“熏然,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不是。”凌远的声音沉沉地落进李熏然的耳朵里。这种深沉,有点像方才一路走来时候,那夜色的深沉。


垂头丧气的模样更加想叫人欺负了。李熏然闷闷地推开椅子站起来,伸长了手臂正要去取挂在一旁椅子上的外套,谁曾想从另外一边又伸出一截手臂来,比他还要快速地捞走了那件外套。李熏然有些茫然地抬头,正对上凌远似笑非笑的双眸。


“你……?”


他摸不准这个男人的情绪,也早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我也没说我不同意啊。”


凌远的声音依旧深沉如这窗外夜色,带了几分如同微凉晚风般的笑意,慢慢地飘进了李熏然发热的耳朵里。






=====


怎么感觉写了个蔫坏的凌远在逗然然喵emmmmmm……

评论

热度(149)